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後,你會記得我嗎?」

2016/12/5 — 19:48

West Wing 劇照

West Wing 劇照

回家的時候,媽媽把我拉到一邊,告訴我一個早就已經可以預料到的消息。

「醫生說,你老爸可能有早期失智症的狀況,你覺得怎麼辦?」她的臉色凝重。

我之所以說「早就已經可以預料到」,是因為這幾年來,他逐漸的衰老,而對於周遭事物越來越不關心。我不斷的鼓勵他,要他出門走走,他不願意。而媽媽跟我,都無法說服他,因為他的個性非常固執。怎麼形容他的固執呢?就是,即便讓他每個月出國去玩,他都不願意,理由總是很多。

廣告

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再提起,但是我知道,這一天終將會來。

吃飯時,我盡力的搞笑,不時的拿他過去的糗事來損他,而他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就像是我在講別人的故事一樣。我放了他最愛聽的台語歌,努力的考驗他的記憶力,他似乎在思索,然後答案也是正確的,看來還行。

廣告

結束晚餐以後,他到了客廳,我坐在他的對面,就我們父子兩人。電視關著,其他人都還在餐桌上。

「你贊成同性戀結婚嗎?」我問他。

他有些愣住,但還是搖搖頭,「我反對這件事,即使你是我兒子。」

我有些啼笑皆非,因為他大概以為我是同志,天曉得我只是要刺激他思考。

「好吧!如果我帶男人回家陪你吃飯,你會拒絕我們進門嗎?」索性我就故意更直接一點。

「會。」他不假思索的說,「你們要相愛可以,但是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要不是他是我爸,我可能就以為他是護家盟的長老。

「理由?我要理由。」我的口氣還是很柔軟,但是要他思考的意志很堅定。

「因為這是傳統。本來男人只能跟女人而已,同性相愛就很違反天性。」他搖搖頭,似乎這是個笨問題。

「傳統?你知道以前的傳統都是一夫一妻多妾嗎?」我追問。

「我認為這樣也不對,婚姻就是只可以一男一女,其他的人都是多餘的。」看來他的邏輯一致,語氣堅定。

我嘆了一口氣,決定放棄說服他。而這時候,我想起了一部美國影集白宮風雲(the west wing)的其中一個橋段。

劇中的白宮發言人茜潔趁著同學會,返回俄亥俄州的老家,不過事實上是想去看看罹患失智症的父親。茜潔原本以為他的繼母會好好照顧他父親,但卻意外發現,父親的再婚對象,發現另一半逐漸失智以後,決定離開他父親。父親的病情比他想像的還要嚴重,醫生說,「這種疾病並不是忘記鑰匙放在哪裡的小毛病,而是會忘記鑰匙做甚麼用的重病。」。

在這部影片中,有幾幕很精彩的對手內心戲。第一場讓我震撼的片段,是茜潔對著離開父親的繼母發飆,他認為繼母離開父親,是一件道德淪喪的背信行為。繼母則是平靜中帶點哀傷的說:「對不起,我沒辦法跟你這樣的父親相處,他現在的樣子不是原來跟我相處的樣子。我不想在以後的生活天天都要幫他換尿布。」她換口氣說:「你知道嗎?這是一種long goodbye。」;茜潔則冷冷的說:「對,當你拋下他以後,變成了short see you later。」。

另一幕則是父親跟茜潔一起在河邊釣魚,父親突然認不得自己的女兒,將他當作離開他的繼母,對著茜潔大吼:「你們女人都一樣,你不願意陪在我身邊;我女兒也不回來看我;你們都一樣。」;茜潔發現老爹認錯人了,忙著跟他說「爸,別這樣,我願意辭去工作,回家陪你。」父親搖搖頭,突然發現自己失態,尷尬的說,「不用,我自己會照顧自已。」然而,隨後父親想載茜潔回家,在路口他已經分不清楚紅綠燈。

「以後,你會記得我嗎?」我誠懇的問。

「我會。」他突然哽咽,「你是我最愛的兒子。」

我突然一陣難過,因為他就像是在交代一些事情一樣。

「我知道你支持同志結婚,我是不會贊成的,但你是我兒子,不要怕別人攻擊你。」

我點點頭,「我不在意,因為也有很多人支持我。公共議題本來就是這樣。」

「但是,你還是不能帶男生回來,我不接受。」他堅定的說。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