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大學不講政治,就是最恐怖的政治控制

2017/3/4 — 13:01

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校園 (維基百科圖片)

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校園 (維基百科圖片)

事情的發展遠比想像中嚴重。

原本這只是中國台灣雙方小規模的學術交流,所謂一中承諾書,也就只是浙江省揣摩上意的統戰爆衝之舉,只要台灣簽署的幾間大學承認過錯,事情也就告一段落。浙江省還可能被高層檢討、被他省笑說「哈哈衝太快出事了吼」。

但是,當清大用公開聲明反駁「一中承諾書」的質疑,潛在的問題就爆開了。

廣告

這等於是清大校方用其學術聲望,幫浙江省的統戰行徑背書。此例一開,中國各省各大學紛紛跟進,從暑期短期交流變成長期留學交換,從小規模變成鼓勵中國學生進佔台灣各大學 — 而這剛好舒緩台灣少子化、大學招生困難的問題,形成雙方的利益共謀,造成中生台生混雜的課程大幅增加,長久下來,台灣學生在大學都聽不到任何一中一台的言論了。

廣告

所以我一定要把清大的聲明逐一擊破。

清大的聲明有四點,其中第一點,說這不是「一中承諾書」,而是「堅持學術交流不涉政治承諾書」。

基本上就只是先聲奪人,搶個名分先嚇嚇你,到底是不是一中承諾書,得要看後續的實體討論。

第三點是公然承認校方按照中國學校的需求,給予承諾,並且通知台灣校內老師。所謂「讓中國大陸師生能夠順利通過對方的審批程序」云云,只是個藉口,重點不是中國的審批順不順利,重點是為了讓中國學生來,我們失去甚麼東西。

第四點的意思是,清大也知道雙方的正式書面約定,必須提報教育部,只是清大解釋說這不是正式約定,只是「提供給申請來本校研修,並有此需求的師生。」

重點在於,是不是「正式約定」,判斷標準不是「只影響一小部份師生」,以校方單位名義(清大全球事務部)簽署的承諾書,難道就不是「校與校」的關係,而是「校方底下一個部門」之間的關係?照這個邏輯,校方註冊組給學生的繳費證明,也不是校方跟學生的關係,而僅僅是註冊組與學生的「非正式關係」?

更鬼扯也最文飾其非的,莫過於聲明的第二點。校方說,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範學校交流「不涉及政治」,因此校方的承諾書也算是「不涉及政治」,符合法律的立法精神。

這種詭辯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首先,承諾書當中明明確確寫著:「不涉及兩岸關係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言論」,請注意,裡面並不是寫「不涉及所有政治議題言論」,而是只限制「一中一台」,意思是說,如果是講「兩岸統一」,就不屬於承諾書限制的內容。

只限制單面向的政治立場,卻容許另一個端點的立場,這難道不是涉及政治?

更進一步說,就算承諾書寫的是「不涉及所有政治議題言論」,這對講學自由也是一種限制。

這裡的邏輯關係比較複雜,簡單的說,如果限制的是「暴力色情」言論,那麼,確實可能算是「不涉及暴力色情」。

但是政治是很特殊的事情。政治力、權力關係、意識形態,並不存在所謂的「真空」,每一個人都活在公權力的政治狀態底下……就算是無政府,也是一種政治狀態。

所以所謂的「不談論政治」,本身就是一種談論,而且是「服膺現有政治狀態的談論」,就像是避談轉型正義、威權圖騰、不當黨產,並不是真的「不涉入政治」,而是認同並默認現有的政治狀態。

這就是為甚麼,威權獨裁體制,都會要人民「避談政治」。因為人民只要不提,現行的政治體制就不會被挑戰。這種維持現狀本身,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真正的「不涉入政治」,不是要你不能講,而是不限制你講。你要講,不講,講甚麼,隨便你,這才是不涉入政治。

如果有老師上流體力學的課程,結果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講終極統一論,這其實不是「涉入政治」,而是「授課內容與教學規劃不符」。這問題應該處理,但不應該是因為不能涉入政治的理由。

清大聲明的第二點後段,說校方從來就不會干預教學內容。這種說法,就像是說台灣老闆跟中國公司簽署承諾,說在台灣企業內只有商業行為,不涉入政治,但是台灣企業不會限制員工的工作內容。

你是員工,聽到公司有跟中國簽署這種承諾,能不受影響嗎?身為教授,知道校方有簽署這種承諾,能不受影響嗎?評鑑怎麼看?續聘怎麼看?升等怎麼看?

這是校方在推卸「小警總內心植入計畫」的遁詞,到底「一中一台」包括甚麼內容?現在連反服貿都會被中國說是搞台獨了,那要教授怎麼拿捏言論內容?

最保險的作法,就是甚麼都不要講。

此例一開,中國各省發現這招可以衝統戰業績,紛紛送交換過來,大舉入駐台灣各校。台灣剩下多少學校可以抵擋這種誘惑?

台灣學生剩下多少課可以聽到「不同於維持現狀」的平衡言論?

台灣大學不講政治,就是最恐怖的政治控制。現況的政治狀態被完整捍衛,人人噤聲,台灣校園裡,遍佈著老大哥的眼睛。

清大跟其他簽署一中承諾書的學校,矯飾其非,已經不是邏輯層次的問題,而是言論自由的良心問題。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