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就是有台灣的風格 — 評新版身分證票選

2018/6/12 — 17:09

新版身分證的票選結果,是內政部跟評審團隊在侮辱台灣人的信任。

在這裡,我不談設計的美感好壞。我只講一個常識:網路全民投票獲得 46 票的提案,贏過了 97,498 票的,這是個合理的狀況嗎?

你可以說,內政部一開始遊戲規則就設定好了:進入決選的八名,其中一名是網路最高票,剩下七名由五個評審選出。網路最高票有個進入決選的保障名額,除此之外,網路票對評分沒有任何幫助。

廣告

你說,既然遊戲規則早就訂好了,出現這樣的結果也沒有甚麼不對。

讓我跟你講你錯在哪裡:遊戲規則是給參賽者看的,除非主辦單位違規作假,不然參賽者必須服從規則。但今天,參與投票的人不是參賽者,是台灣社會的公民,他們投出的每一票,都是希望導向一個更理想的政府,更理想的環境。

廣告

現在台灣社會的公民,用將近十萬票投出了一個沒有中華民國國旗的設計(其實高票數的有好幾個,都沒有車輪旗),你政府就是要尊重它,就是要重新思考這套遊戲規則是不是有問題。規則沒有說要參考網路投票數作為評分基準,但也「沒有說不可以這麼做」。

你如果將台灣公民的網路投票做為評分參考,也是百分之百合乎規則。你把網路投票當成是屁,不是甚麼遵從規則,而是利用規則來隱藏來保障心中的傾向喜好。

台灣公民在投票的時候,不是必須要仔細閱讀規章的參賽者。我們心中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想法:希望有個更好的設計,希望有個更好的社會,希望有個更團結的台灣。

而內政部,而這個評審團隊,拿 46 票的作品,狠狠的背離了人民的信任。(這個作品本身可能很好,票數高低不代表它的設計價值,純粹只是台灣人沒那麼喜歡它。)

內政部跟評審團隊很清楚的傳遞一個訊息:「我才是老大,我說了算,你們的投票只是讓我炒熱人氣宣傳活動好交差。」

這個訊息的意思是,以後你再相信內政部舉辦的任何投票活動,你就是笨蛋,被專業評審看不起的笨蛋,被忽弄被欺騙有不滿還會被說成民粹的笨蛋。

最後,得獎作品的原因:「本作品的設計手法中性,不置入過多風格,亦無性別、文化上的偏好,充分構成國民身分證的理想條件。」恕我也無法同意。國民身分證就是要有風格,因為台灣就是有台灣的風格。國民身分證就是要有性別跟文化的偏好,也就是對多元性別、包容弱勢、在地文化的偏好。

那種中性的外皮,掩蓋的只是守舊人士的傲慢與怠惰。

回應增補:

這篇文章發出之後,底下留言有些不同意見,我在這裡補充說明。

專業評判模式在很多場域行之有年,也有其必要。背後的意義是,專家比常民更能做出好的判斷。然而,這套評判方式不應該一體適用在所有的場域。

身分證的樣式具有廣泛的公共性與強制性,這點就跟商業投票(例如廠商舉辦行銷活動,票選新款手機標語)或是特定領域的競賽(例如文學獎、辯論競賽、論文獎)不同。前者你不爽不要買,後者有維持特定領域的專業判準考量。

身分證的樣式涉及到集體美學認同,而且無可避免的涉及到高度政治意識。在這個情境下,專業評判模式必須要折衷,必須要讓步,因為少數專家不能代替多數人民決定要認同甚麼。

我覺得,如果競賽規則是只有票數的前十名進入專家決選,至少這前十名都具有一定的群眾基礎。而決選中,群眾票數也有一個得分比例(假設是 40%)。這樣比起現況合理許多。

至於這個網頁設計不當(例如網頁修正前,先發表的會先被看到;例如投票可能重複不具有代表性。)那就是主辦單位內政部的問題。現在不是做一個商業行銷案,而是具有普遍性、公共性,強制力的決議。流程設計不夠嚴謹的問題,不能因此叫投票的民眾不要在乎自己投出的那一票。

至於得票最高的提案,原設計上沒有中華民國,就算選上,也可能在憲法框架下把中華民國加回去。這點跟評判方式無關,一樣可以讓最高票的「嶼民在地」之後加上中華民國(甚至國旗)。但這樣內政部也要直接承擔政治壓力與質疑。我合理懷疑,為了避免日後的政治壓力,直接選出有國旗國號的設計,可以避免政治壓力。我知道這樣的懷疑牽涉到評審團隊的人格,我不會很堅持這項懷疑,但我必須要提出來,供各位思考。

內政部如果覺得這個設計純屬專業評判,大可自行聘請專家評選,不必開放投票。一般的商業投票是行銷宣傳的一環,然而到了公共領域的意義就大為不同,公部門如果認為兩者相同,是思想上的懈怠。公部門舉辦的公領域投票,不會因為是網路而缺乏意義,必須要視為民意的呈現(但不必是唯一的判準。)公部門把投票當做是行銷宣傳,並且弄出「民眾意見很重要」的外觀,就必須要面對制度缺陷的挑戰。

要不然,一開始就在網頁上大字跑馬燈顯示:「本次投票僅供民眾參考,未必會影響決選結果。只有人氣第一名會進入決選,且投票數不會列入評選成績。」讓大家知道這是個吵人氣的假民意活動,那就不會有這次的爭議。(但會產生新的爭議啦……)

主要責任雖然在內政部,但參與的評審也有一小部分的責任。首先,他們不認同規則,可以不參加。他們認同規則,就會連帶的負上一小部分的責任。他們認為即使規則長這樣,但他們會參考投票數,跟自己的專業判斷做出調合,也不會有這次的爭議。但他們決定不理會投票,並且假裝自己沒辦法看到投票數,他們決定依照其他領域的專業評判模式,並且以此高高在上的回應所有的質疑,因此付出一點成本 — 被批評幾句 — 好像也不是太嚴苛的結果。

一個建築師能不能在公開投票的公共住宅案中,做出完全背離投票結果的選擇?覺得自己的建築專業判斷遠高於常民之上,覺得自己才能夠代替群眾做出更好的決定?或許可以,但那態度也應該是友善、謙遜而樂於溝通的。

何況「甚麼對自己最好」,如果都是專家的事,那推到底也就把民主給推翻了。專家很重要,專業評判模式很重要,但不代表在各個場域都那麼絕對。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