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寶春去中國賣麵包

2018/3/29 — 16:47

吳寶春(Facebook圖片)

吳寶春(Facebook圖片)

吳寶春去中國賣麵包,統派(例如黃安)就見獵心喜了:「看吧,說不去中國,最後還是得要來展店,還不趕快支持兩岸統一?」

也有一些對中國深惡痛絕的民眾,說無論如何都不能賺中國的錢。

我得直說,吳寶春的成功,所謂的「台灣之光」,裡頭有些台灣人不健康的心理。

廣告

別誤會了,我很喜歡吃吳寶春的麵包。從他早期待過的帕莎蒂娜,到後來在高雄市政府旁的第一家店面,就在我高雄當時的生活圈中,有時經過就會順便去買。

他第一家店開在隆大建設的都廳苑一樓。都廳苑是大規模的集合式住宅,完工剛好落在2008金融海嘯過後,高雄房市正要飛漲的時間點。隆大給吳寶春三年免租金的優惠,是成功的商業合作案。在那之前,都廳苑的店面幾乎都租不出去,商圈還沒成型。吳寶春麵包成功的炒熱了那個地段的人氣。我喜歡的像是酒釀桂圓麵包這樣的經典款。它的特色是聞起來香氣很淡,要細嚼,讓空氣跟嚼爛的麵包充分混合,就能吃到獨特的香味,久久不散。最好配一杯水。最好是一個人緩慢的吃。這需要很高的專注力,以至於不會感到寂寞。

廣告

我說的不健康的心理,跟麵包本身無關。而是說,長年以來,台灣考試至上,對各行各業的職人缺乏根本的尊敬。對大部分的保守家庭來說,做麵包根本不是一個鼓勵子女從事的選項。而這是錯的。任何行業只要做得好,都有高度的社會價值。

吳寶春之所以能在備受打壓的環境中脫穎而出,並不是說他的麵包必定是最好的、最在地的,而是他拿了世界獎項。這就是第二層的不健康心理。台灣深受殖民的殘害,以至於缺乏判別各項事物的優劣座標,非得要在國外(而且是西方/日本)獲得肯定,才能夠快速的獲得本地人士的承認。

台灣也有一些優秀的地方店家,在沒有國際光環之下,需要累積數十年、橫越二到三個世代的情感記憶,才能被尊重肯定。這對技藝者來說,是太嚴苛了。

吳寶春麵包一來弭平了職人被打壓的陋習,二來也有國際背書助勢,於是他成為了一個精神象徵。一個台灣展現多元競爭力的圖騰。

這個圖騰如今要從中國起步(藉此邁向國際),會遭到譏諷是可以理解的。在統派人士的眼中,這就是台灣/蔡英文/本土派圖騰隕落、挫敗的鐵證。

事實上,這些譏諷及統戰話術背後,是有種猥瑣低劣的大爺心理:「我出錢,我就是老大,你們來我這賺錢,就得要聽我的。」

這種出自於文化自卑的傲慢心態,不只中國人有,台灣人也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對服務生的傲慢態度,店內消費稍有不如意,就擺出一副正氣凜然訓斥奴僕的態度。那樣的狂氣,我想就算放在法庭上對付嫌犯,也是過頭了。

我經常觀察身邊的人。我的心得是,凡是會動輒呼喝服務生的,人格都有些問題,沒有深交的必要。即使他們看起來有學歷,有收入,有行頭,也無法掩飾內心低劣的階級意識。

做生意這件事情,錢貨兩訖這件事情,也不過就是各取所需,沒誰占誰便宜。花錢的不會比賣貨的高尚。消費者不會比商家崇高(當然也不應比較低等。)

在中國龐大的統戰系統當中,確實有些「讓你佔便宜」的狀況,特別是一些文化飯局、官場招待。在這些情境中,你受到禮遇,其實也不是你有多了不起,不過就是你能夠幫助他們在官僚體系中衝個統戰業績罷了。

台灣人去中國做生意、工作、留學、旅遊。不見得有甚麼政治意識,生活的驅力罷了。在這個驅力中,要小心的是不要讓自己的利潤超過50%被中國掌握,不要只有在中國才擁有競爭力。不然一旦被政治意識檢核,你就喪失了維持自我的底牌。

但我們實在不必跟著統派起舞,硬要把人分成兩類,一類人死守台灣,另一類人走向中國。這種僵硬的二分法,是統戰策略中用來分化台灣人的技倆,雖然粗糙,但經常有用。

如果只要跟中國扯上邊的人,都要被歸類成統派,那就正中了統戰的局。原本不特別喜愛中國的人,也會感受到被台灣排斥 — 這就是統戰想要達成的效果。

我們當然可以鄙夷黃安這種人,但也不必把去中國做生意的都想成如此。即使他是吳寶春,是一個精神圖騰。

在我看來,政治是很生活的,生活是很政治的。你每一次對地方店家的肯定,都是對各行各業職人的鼓勵,都有助於台灣主體意識的形成。你如果打從心裡看不起新東西,覺得那只是「文青的把戲」,那你不過是在助長阻礙台灣發展的階級觀點。

堅守本地市場的,給予更多關注與肯定。走向中國的,也不必酸言詆毀。所謂的愛,所謂的本土情懷,我想應該是具有很大的包容力的。而這樣的「台灣真情」恰恰能與「統戰假意」做為對比。真正的太陽,總是比偽裝成太陽的北風來得有力量。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