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唐鳳是不幸的 也是幸運的

2016/8/29 — 18:34

唐鳳,圖片來源:唐鳳youtube片段截圖

唐鳳,圖片來源:唐鳳youtube片段截圖

唐鳳準備就任政務委員的一連串新聞,讓我感覺到台灣的落後。

我認為,不論年紀、性別、學歷……只要專業能力可以對台灣做出貢獻,入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此,理應是稀鬆平常之事,竟然因為反常特殊而成了新聞焦點,那就意味著,我們所生活的日常,其實是扭曲的。人們會用年紀、性別、學歷等等的條件,去勾勒出專業官員的樣貌,並且把這種扭曲當成是正常。

廣告

年紀太輕,就是沒歷練的童子軍;是女性,就是缺乏為公務奉獻的魄力,跨性別更是搗亂道德秩序萬萬不可;學歷不足,就是能力不足。於是年復一年的搞出了「老年男博士內閣陣線」,以此作為對理想官僚的想像。違背想像的人,即使再適合,也被摒除在名單之外。

唐鳳入閣這件事,之所以支持大於反對,不是因為年輕人、跨性別者、自學者已經受到了主流社會認同,而是他成功創業上過商周。這種靠自己的才能白手起家獲得經濟報酬、擔任世界頂級企業顧問的經歷,符合了保守經濟選民的價值觀。對這些為數不少的人來說,他們根本不在乎g0v、vTaiwan,他們只相信國家需要菁英來帶領,自己只需要專注於賺錢。什麼人是菁英?不是很會唸書,就是比他們還會賺錢的人。

廣告

人生於世,善良而敏銳是不幸的,因為總能把四面八方來的矯情惡意看得分明;聰明亦是不幸的,只因做得到,要承擔的太多,被理解的太少。譏諷、排擠、嫉妒、孤寂,若是紛紛體驗,還能抱著溫柔而活,是多麼困難。

但唐鳳也是幸運的。一般的失學、跨性別者,受到多少的矯情、欺瞞、侮辱、歧視與暴力相向,求一個認同的眼神,求一個人真心愛我,是多麼艱苦,多麼遍體鱗傷。這個社會總吝於他們支持,如今在親友在天賦在志趣在努力的加總下,出了個才能者……我們能去沾光嗎?在她們一個個的痛苦時刻,我們做了什麼嗎?

是什麼樣的心靈機制,可以直面人們的偽善與歧視,「想為大家做點事?」

在媒體訪談的時候,問到「對台灣的願景是什麼?」她說:「四百萬年以來,在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相互碰撞中,台灣一直就是持續向上、仰望星空,未來也就是這樣。」

這其實是個很爛的回答,如果這句話出自馬英九之口,恐怕會被罵到臭頭,既天馬行空又不知所云。

這也是個很妙的答案,拿地質學上板塊擠壓,島嶼持續升起,做為意義多重的隱喻,政治上,持續與中國脫離,經濟上,則是日漸高昇,與星空(國際市場、傳世文化的隱喻)距離越來越近。

如果再三推敲這個文學味的答案,則不免有論理上的瑕疵:如果板塊碰撞的結果,台灣日漸下沈、跟中國連成一起,難道我們就要接受地質上的天命?「地理是不可逆的天機」,是政務委員的中心思想?

我覺得放到情境脈絡下做思考,這是個「溫柔的譏諷」。唐鳳想做的,會做的,在g0v已經說得很清楚(http://goo.gl/2vcfJG),對於超出掌握、把官員當成是無所不能的菁英而提出來的問題,以「玄答」回應「大哉問」,那是在偷偷地笑你呢!

把人間愚妄用這麼隱晦的玩笑來自娛,真是罕能的智慧。無奈的是,這樣微酸的俏皮,竟然被媒體及網友解釋為天才的非凡見解,這種社會普遍對菁英的錯誤想像,或許,正是要「促進公共對話」的唐鳳,最難解決的文化難題。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