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身不是魯蛇 女神並不存在 — 從跟蹤騷擾入罪化談起

2017/12/13 — 14:17

我支持跟蹤騷擾的入罪化政策。怎樣算是有刑責的跟蹤騷擾,是個有難度但立法技術可以克服的問題。

至於司法負擔的疑慮,用最簡單的邏輯來看,跟蹤騷擾所造成的具體侵害跟抽象危險,比大部分的公然侮辱大多了。被辱罵,可以民事求償,或訴諸被害者的雅量;被長期跟蹤騷擾,還需要討論甚麼雅量嗎?

但我所好奇的,是這些犯罪問題的文化成因。男性在暴力犯罪中,以壓倒性的比例扮演加害人的角色,已經是普世皆然的社會現象。那背後的成因,我認為是人類社會對於男性武勇的仰賴,所造成的嚴重副作用。

廣告

在一些無法把「武力秩序」外包給軍隊/警察的情境裡,例如原始社會、戰亂時期、公權力難以到達的郊區、地下經濟,秩序得要靠住民自己來維繫。

在武力養成上,男性具有先天優勢,這並非必然(也是有許多女性比男性更適合鍛鍊武力),但具有普遍性,也因此形成了我們熟知的社會風貌:武勇與憤怒,具有維持秩序的功用,而被當成是一種正面的男性品質。即使在武力秩序已經可以外包給軍警的都市空間,這種文化特性依舊存在。

廣告

我們可以在一些流行文化作品中,看到這些「男性武勇」的崇拜與反思。

崇拜面像是大部分的動作電影,是以男性為主角,藉由武力去保護他人或進行復仇。這填補了現代文明的缺口。現代社會,我們已經不再那麼需要男性去扮演秩序維護者的角色,武力秩序的維護,已經外包出去,並且用一套法治體系去避免它失控。但武勇文化的心理需求還在,所以得要寄託到文化內容產品上面,去滿足人們的武勇想像。

反思面則常見於日本的動漫上,像是在《新世紀福音戰士》裡面,男主角碇真嗣被強勢的女性角色圍繞,要靠綾波零保護才能擊墜使徒(那句票選經典台詞:「你不會死的,因為我會保護你。」)就連最強力的絕招「暴走」,其實也是男主角失去意識後,機體內的母性意志,他媽(真的是他媽)的發揮。這類的橋段或是作品,一定程度上顛覆並且舒緩了男性的武勇焦慮,把武勇的功能轉移到了女性身上,稍微平衡了僵化的分工想像。

男性武勇這條大而無用的文明尾巴,成了低門檻低成本的情緒宣洩方式。在這套價值觀中,男性的武勇是正面的,憤怒也是正面的,只要你還有可以實施武力的身體機能,你就能在各種低劣感中,透過武勇來博取一些自我價值,即使那是違法且不道德的。

但這並不是說,社會地位的改善就能避免男性武勇的失控。有另外一種文化因素,將問題更加惡化,那便是社會上對於男性「頂天立地」的期許。

在性別間的社會機會慢慢趨向於平等(只是趨勢,還沒實現)的時候,傳統認為男性必須要在資本主義中征戰並且獲勝的期許,很多情況下是落空的。頂天立地,那身軀是要有多巨大,才能對得起家,對得起國族。

男人實在不比女人偉大。期許落空的人,在絕對指標上可能過得不錯,社會處境優於絕大部分的人,但他們自己無法這麼認為,因為要撐起天地,要出類拔萃,優於大部分人是不夠的,更要成為人中龍鳳。於是他們感受到自己是「弱勢/底層」,這個弱勢不是絕對座標上的弱勢,而是跟天上龍鳳相對比之下產生的主觀感覺。

沒辦法頂天立地、成為人中龍鳳,那讓男性即使是前10%的處境,依舊會感到不滿怨憤。這種文化因素,使得武勇失控不只是少數人(真正意義上的底層)的事,而是每個社會位置都可能有的風險。

這種不頂天立地,就一無可取的龍鳳困境,在另一項文化因素下,有了解套的捷徑:找到一個符合主流價值標準的女性伴侶。

其實,單身沒甚麼不好,單身不是魯蛇,有伴侶不意味著自我價值的實現,但主流社會不這麼想:「你單身,除非你真的已經成就非凡,不然不是你不想,而是你不能。」這當然是種病態的價值觀,卻指引出了一條捷徑,不管你自我感覺多差,多失敗,只要找到一個女神般的對象,你的生命困境就瞬間解脫,躍升成勝利組了。

於是「女神」一詞在現代社會,具有點石成金的無邊法力。一個男性不管多失敗,只要能跟女神交往,那就瞬間成佛成仙,躍上雲端。女神作為龍鳳困境的解套方案,本身是個脫離現實的幻想概念。真實世界的女性,或者任何人任何性別,都不是神,都無法通過幻想概念的標準,都不可能具備無盡的慈悲。

男性透過想像中的女神,給自己指引出了一勞永逸的捷徑,但這條路是虛假的。

男性把武勇價值觀中的忍耐與堅毅,放到感情賽局,對人對己都是極大危險。灌籃高手中的三井壽說,自己是永不言棄的男人,如果這句話講的不是籃球而是追求,那不但不熱血,更讓人覺得有社會隔離的必要了。

不過身在局中的人,察覺不了身上的繩索,不知道自己的思考迴路已經出錯了。

錯誤的積累,最終導致暴力犯罪。在加害者的眼中,妳欺騙了我,妳救不了我,妳不是神,而是個神棍。透過武勇來去除假神,成了加害者挽救自身錯誤,維持龍鳳以至於女神信仰的方式。這既是可惡,也是可悲的。

一路說下來,我並不認為受害者有甚麼責任,這當然是加害者的責任。但透過整體社會價值觀的修正,或許,我們可以避免一些悲劇:

一、武勇只有在保護弱者時,才有價值。身為男性,即使缺乏武勇,依然很有價值。

二、不要再期待男性得要頂天立地、出類拔萃了。要接受很多時候女性遠比男性傑出的事實。

三、單身不是魯蛇,女神並不存在。

四、在感情上輕易接受對方的拒絕,心平氣和的退場,是一種美德。

五、你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失敗,除非你用暴力來挽救你想像出來的失敗。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