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各方對神聖婚姻專法公投提案的質疑

2018/4/25 — 11:14

台灣保守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推動「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等婚姻定義公投。圖為「下一代幸福聯盟」網絡片段截圖

台灣保守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推動「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等婚姻定義公投。圖為「下一代幸福聯盟」網絡片段截圖

編按:由台灣「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的三項公投,被台灣支持同志平權的團體視為反同公投,各團體以不同戰略抵抗。據《聯合報》報道,社會民主黨台北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發動「平權公投 彩虹起義」,號召也用三項公投對戰「反同公投」,但由於「平權公投」第三項公投主文為「同意增訂神聖婚姻專法,加強保障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之永久共同生活關係」,引發關注性別權益人士不同聲音。有人認為太戲謔搞笑,也有人指出如此將損害在異性戀婚姻中的受害者權益。保守團體「信望盟」等則借機會提出「神聖婚姻法草案」。本文作者就此作出回應。

我對於無法認真討論各種可能的風氣,一直都不太能接受。民主社會應該要有論理的雅量。很多現在習以為常的價值,剛提出的時候也被直觀覺得離經叛道。

我要以個人立場,正面回應各方對神聖婚姻專法公投提案的質疑。

廣告

這個提案的原始目的,是具有嘲諷意味的戰略設定。然而,隨著事態的進展,有信望盟的成員表示支持。除此之外,我在看了朱家安的看法之後,重新評估這個方案的合理性。

我認為,這個方案有一些疑慮,卻有討論的空間。

廣告

我在無數的場合,遇到一些只要聽到台獨、轉型正義,就皺眉而去的人。甚至有一些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他們的理解方向竟然是:你說這些,是為了工作,不得已吧。

這些都讓我受傷。

一個社會,竟然對某些政治概念視為思想禁區,某些字詞一旦提出,竟然會連了解都不想,直接把你視為妖魔。何等悲哀。每次我遇到這種下意識的反對者,都立誓此生不做一樣的事。

我不同意信望盟提出的神聖婚姻專法版本。但這個概念本身,有討論的餘地。

據我所知,目前並沒有從反同成員那裏,收到大量的第三項本文(神聖婚姻專法)連署。他們嘴上說同意,行動上好像跟不上。

而一項有些嘲諷意味的提案,獲得對立陣營的支持,在我看來,不是甚麼失敗,而是表示雙方有一丁點意見合致的可能。這怎麼會是全然錯誤的事。

面對各方質疑(認為神聖婚姻會強化婚姻約束力,擴大婚姻對弱勢族群的迫害),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親密關係具有多元樣貌,政府有義務在符合憲法精神的前提下,以私法自治的原則,增設多元的法律制度,讓人民自由選擇,以此保障不同樣貌的親密關係,貫徹人權保障。

與民法婚姻同時供人選擇的《神聖婚姻專法》,是一種適用對象限縮在一男一女,結合密度更高的婚姻關係。其背景在於,社會上存在著婚姻結合密度更高的真實需求。

此需求與特定宗教信仰者具有密切關聯,但並非完全疊合。《神聖婚姻專法》適用對象並不限於特定宗教信仰。所謂「神聖」一詞,也僅僅為社會上對這種尚未創制、結合密度更高婚姻的描述用語,若有憲法宗教信仰自由的疑慮,亦可改稱為《大婚姻專法》、《堅固婚姻專法》等等。

《神聖婚姻專法》的婚姻結合密度較目前民法婚姻為高,為了避免過高的結合密度,造成婚姻中的弱勢方難以終結關係。神聖婚姻的高結合密度,必須來自於強化對婚姻中經濟弱勢方的保障,並加重經濟強勢者的責任,以促進雙方對婚姻的審慎經營。

《神聖婚姻專法》必須具有以下特點:

一、在民法婚姻關係存續五年之後,方可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主管機關必須徵詢雙方當事人意願,若有一方以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手段,迫使另一方同意申請,則神聖婚姻申請無效,並將此情形增列於民法第1052條判決離婚之事由。

二、神聖婚姻申請經主管機關審核通過後,將於雙方當事人國民身份證上加註。

三、神聖婚姻在兩願離婚的情況下,必須符合分居三年的條件。夫妻分居期間,為保障經濟弱勢一方,分居雙方所需生活費用,仍應比照未分居前由雙方共同負擔。

四、發生民法第1052條請求離婚之事由時,可歸責之一方在能維繫基本生存的前提下,名下所有剩餘財產歸另一方所有。可歸責之一方處於經濟弱勢者,不在此限。

五、神聖婚姻無需增設比民法婚姻更高的租稅優惠、生育補助、教育津貼及刑事責任。不得改變目前法律對婚姻當事人與子女間的法律規定,亦不得干涉學校教育。

六、在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前,神聖婚姻專法暫緩施行。

有人認為,神聖婚姻排除掉相同性別者的參與,違反憲法的平等權。然而回歸神聖婚姻的設立宗旨,很大一部分來自於特定宗教信仰者對婚姻的想像,增設的神聖婚姻能夠滿足此種社會上的真實需求。同性別二人,亦可以依民法婚姻章建立婚姻關係。

在婚家觀念日益薄弱、離婚盛行的今日,結合密度更高的神聖婚姻,很難想像會成為社會的主流制度。

既然不是主流,只是滿足少部分人的信仰需求,同志可以用主流的民法結婚,但被排除在神聖婚姻之外,是否違反平等權,就不是這麼絕對。

如果神聖婚姻專法,可以解決特定人的需求,又不致於影響婚姻弱勢者的權益,也不會有性別平權的疑慮。那麼,為什麼不能是個開放討論的提案?

更何況,公投要第二階段成案,必須要有三十萬人連署。這門檻絕對不低,為何要在政策討論的初期就先貼標籤?

關於這個題目,可以延伸討論的有很多。

你認為這個概念,不管內容怎麼制訂,本質上都是弊大於利,那也一定有你的理由,有些我也覺得很有道理。

你沒有理由,光聽名稱就反對,光看到別人反就跟著反,看到有些你不喜歡的人參與這個活動就跟著罵。我覺得,這不是民主倡議的態度。

有人要跟我提兩岸統一,提維持現狀,提華獨必然論,我不會先預設他不能溝通,而會看他的理由是甚麼。能講的盡量講,講不通的給點耐心。

如果做甚麼倡議,都要略過溝通階段,直接分邊開戰,那最後結果就是維持現況,一事無成。

如果你看了我對這個提案的認真思考之後,覺得還是窒礙難行,疑慮重重,那只要你言之成理,我不僅會尊重你的不支持,我也可能會轉而站向你這一邊。

如果你只是想酸,那是你的自由。但請恕我講一句重話:你的民主素養,跟你討厭的那些人沒有甚麼分別。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