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假,所以開心

2017/3/18 — 17:38

唐鳳說要做「真實查核機制」,各大新聞網說這可以「打擊假新聞」,於是受到各方抨擊:政府帶頭箝制言論自由。

這裡頭存在著諸多諷刺。我們姑且不論「中華民國=台灣」算不算假新聞好了。光是提到「打擊假新聞」本身,就可以說是個假新聞,至少是標題的錯誤,或是林全徐國勇有意的誤用。

在唐鳳的提案中,了不起叫做「不實資訊小幫手」。那構想大概是以後你在臉書、line等常用社群網站貼連結,如果你有裝這個小幫手,可以提示你說裡頭可能有「不實資訊」,當然你要繼續貼也可以。

廣告

至於甚麼算是「不實資訊」,由第三方單位來做,政府只是架個平台讓這套機制可以成立。官方訊息也可能被第三方判定為「不實資訊」。但這至少有以下幾個問題:

一、不實資訊的界線模糊

廣告

概念上你可以區分「事實」跟「評論」的差異,事實不能虛假,評論容許揣度。不過實務上這個界線很難抓,例如「挺同方一連串斷章取義的不實言論,讓同婚議題的對話近乎不可能。」這樣的句法,算是事實還是評論?甚麼叫做「一連串斷章取義的不實言論」?舉證歸納需要到甚麼程度?甚麼算是「對話近乎不可能?」判準何在?

你把「挺同」改成「反同」,改成任何一個議題立場,都會有同樣的問題。言論的說服力,是許多的「說服元件」結合出的結果。如果你標準放得很高,只要一個元件出錯,就算是「不實資訊」,那所有學術經典大作都無法通過考驗;如果你標準放得很低,只針對「有明確數據、人事時地物」的錯誤進行審查,那可能有些幫助。

但標準高低的判斷權力,來自於做這個小幫手的「第三方」。

二、「第三方」中立的實務困難

中立存在於概念上,實務上難以落實。我有我的生命經驗與思維立場,我不是中立的,你也不是,或許沒有人是。那誰能「扮演中立」?我們希望法院審判是中立的,不過司法改革喊這麼多年,許多人對這機制也不是很信任、或者在特定時刻盲目信任(想想小模案)。

在政府的平台上所尋求的「第三方」如何中立?就算能夠避免標案中無形的意識形態審查(想想政府對公關公司的藍綠標籤事件),這個「第三方」也必定有某種立場。

唯一的解法是,這個「第三方」有許多團體,各自開發出自己版本的「小幫手」。政府只是提供架設「小幫手」的技術工具(開放原始碼?)所有人都可以自行架設「小幫手」。

那可能在實務上更為荒誕。你完全可以想像,那些習於在LINE群組發放謠言的長輩,下載了國民黨外圍團體開發的「小幫手」。於是各式各樣的同溫層更加穩固……

三、「小幫手」系統維護的資本落差

你要維持「小幫手」的順利運作,需要有固定人力成本投入,每天更新「不實資訊」的連結名單。而這未必能夠與商業機制掛勾--人們未必會付費加這套小幫手進來。如果小幫手是免費的,那各式各樣的小幫手之間,就是一場資本的比拼,誰的宣傳能力強,誰能請到更多人,誰的錢能燒更久……那最後強盛的一定是背後資金雄厚,具有某種政商立場的小幫手能存活。

理想上,如果有個NGO可以把「小幫手」做得很好,也必須要收費維持營運,它是不是能有足夠的市場自給自足,我很懷疑。在「內容付費」成為熱門議題的當下,能夠真正從中開拓疆土的少之又少。那這套「內容審查」的付費能存活嗎?如何能取得跨議題跨族群的「真實對話機制」,而不是成為「鞏固同溫層」的和諧機?

四、真正的問題在於:因為假,所以開心

食品的化工添加,好吃,便宜,所以不會終止。如果知道會傷害身體,除非罪證確鑿,往往也是將就將就。但你有想過嗎?「言論市場的化工添加物」,你覺得損害心靈,對許多人來說,卻是「心靈的養生藥劑」。

是的,我們活在謊言裡面,而且許多人對謊言有著強烈的依賴性。想想最近「威權時代的美好」的圖文,它假不假,許多人不在乎。它讓有些人過得踏實,穩固了一直以來的價值觀,不必負擔「因應時代調整價值觀」的心力成本,千真萬確,比起甚麼都真。

這些假新聞假消息,都有真實的需求。

揭開謊言,面對現實,對許多人來說是難以承受的成本……誰能替代他們支付?

*   *   *
整個「真實查核機制」,最最理想的運作情況,也就是讓每一個人(包括政府)都可以製作自己版本的「小幫手」,提供給自己的客群下載。這終究避免不了政府權力與企業資本的優勢競爭地位,也避免不了各式各樣的小幫手變成「同溫層凝結劑」的問題。

真實資訊,不是不好,是人們不想要。我無意說這類的努力都是徒勞,只是比起機制,更根本且重要的問題還是:

我們的社會,做好了面對正反交鋒、拋棄成見、調整自我價值觀的準備了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