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台灣,從政只需要血統,不需要學習

2017/9/28 — 11:01

李柏毅、耿葳、陳俞融

李柏毅、耿葳、陳俞融

住在台北市文山區,每天出門都看到兩個年輕人的競選看板,拍得都很清新健康。

他們是誰?一個是耿葳,台北市議員厲耿桂芳的姪女。一個是李柏毅,台北市議員、議會副議長李新的兒子。

他們做了甚麼,有甚麼政見,並不重要。選民不在乎他們是誰,只在乎他們是什麼黨,他們的家人是誰。他們有充沛的資源出國留學,畢業回來就可以繼承家業。

廣告

在台灣,從政只需要血統,不需要學習。民進黨陳俞融說:「媽媽懷孕時在擔任台灣省議員,我在她肚子裡就學會從政、監督,我有信心。」原來,政治也可以來自胎教。

陳俞融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前台中市長張溫鷹的女兒。她可以對著民進黨黨工說:「黨工是學習與付出,不該只是為了薪水。」

廣告

那當然了,妳出生到現在,除了有良好的政治胎教之外,也從來不必為錢苦惱。許多人工作是為了生存,妳是為了學習和付出,因為別人為黨奉獻一輩子,也沒有從政的機會。妳出示母親的名字,就可以參與市議員初選。

妳的付出有保障,別人沒有;妳不工作也可以過活,別人不行。

這些民進黨政二代,沒有比國民黨討喜。國民黨從來就是血統第一,權貴傳承,街頭社會運動起家的民進黨,包括政治受難者張溫鷹,用青春跟熱血打倒封建權貴後,自己也成了封建權貴。

政治權力的傳承,遠比金錢的傳承可怕。富二代再廢,只是敗自家的家產,把自己家的錢放到市場上流動,說不上甚麼大害。政二代的廢,不是敗自己家而已,是敗掉整個城市整個台灣的權益。

在台灣,當議員、立委的助理,學習怎麼從政,學了一輩子,就可以從你老闆的助理,變成你老闆兒子女兒的助理。

你覺得這很公平嗎?我覺得不。沒有公平評鑑升遷的政治生態,就沒辦法讓更多人才願意投入。

我想找人合作,把2018地方選舉所有的政二代都列出來,放在網路上方便查詢。

你可以崇尚封建,嚮往權力傳承。我可以追求一個公平競爭,人人憑實力而不是憑血統的社會。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