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滋是男同性戀所引起的」 賴清德搞混了兩種關係

2017/9/23 — 15:53

三立電視片段截圖

三立電視片段截圖

賴清德所犯的錯誤,是搞混「統計相關性」跟「因果關係」。

他說:「愛滋是男同性戀所引起的。」這個句法,就像說「美國犯罪是黑人引起的」。這是錯的。犯罪的因果關係主要在於貧富差距、社經地位、文化結構,不是在於族群膚色。

你頂多只能說,族群跟犯罪有統計相關性,不能說這是某個族群「引起」的,因為它們之間沒有因果關係。

廣告

把「統計相關性」跟「因果關係」搞混,會賦與這個族群不必要的道德責任:因為是他們引起的,所以他們要負責。

同時,這也減輕了其他族群的責任:因為問題不是我引起的,所以我責任比較小,甚至沒有。

廣告

如果我們用這種態度討論偏鄉教育,說因為偏鄉學童學力表現比較不好,所以「台灣平均教育水平未能提高,是偏鄉引起的」,這種歸責方式,忽略了真正的成因,沒辦法解決問題。

有人說,就算不提因果關係,愛滋患者裡面,很高比例是男同志,講這個只是陳述事實,沒甚麼不對。

陳述事實,不是最高的價值,改善社會問題才是。如果一項事實的陳述,會導致問題變得更嚴重,你可以選擇不說出來。

不說出來,不代表要隱瞞真相。一個事實越少人知道,說出來的價值越高。愛滋的統計關聯,不是甚麼新知,是我們早已經知道的事情。你去講一件每個人都知道的事實,不是為了推廣新知,不是為了解決問題,是為了讓你覺得自己責任比較少,別人責任比較多,是為了讓你覺得自己比較優秀。

對衛服部來說,當然可以藉由統計,強化對特定族群的宣導。但是賴清德的發言是在公開場合,不是在政策研擬的內部會議。這種談論方式,只會讓問題更惡化。

降低愛滋感染的方法,是安全性行為。進行安全性行為的同性戀,得愛滋的機率跟異性戀沒有差別。

把男同志跟愛滋連結在一起,意思就是說愛滋是「你們這個族群的事」、「他們自己要注意要負責」。這是把男同志從社會切割出去。這麼說的人,意思是「我們沒甚麼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們/他們。」

這種切割法,比在犯罪者臉上刺字更糟。如今我們已經知道,在罪犯臉上刺字,標示出這個群體,只會使得再犯問題更嚴重,而且容易讓輕度犯罪演變成重度犯罪。所以我們不會做這件事。

犯罪者的例子中,還是真的有犯罪的。但是許多男同志,終其一生都進行安全性行為,他們也被拉進了「你們/他們」非我族類的群體,不只是貼標籤,而且是用性傾向劃分的族群連坐標籤。

社會宣導要取得成效,就必須建立平等信任的基礎。你說有些人是比較劣等的,即使他們甚麼也沒做,你就打破了這層信任。你侮辱一群人,然後要這群人聽你的話,這可能嗎?

當你把一些人從社會中標示出來,說這個群體是有危害的、令人嫌惡的,你的政策宣導就不會有效。

又有人說:他們被侮辱活該,統計數字就是這樣,是他們自找的。

請注意,「自找的」不是事實陳述,是價值判斷。當你做出這個價值判斷的時候,你就把一個群體從社會上割裂出去。我只問一個問題:這種割裂行之有年,愛滋人數是上升還是下降?這種割裂,解決了問題嗎?

其實對許多人來說,根本就沒有要解決問題的意思。只要自己屬於責任比較小的族群,就可以趾高氣昂的指責他人。

這些人真正需要解決的,是自信心跟同理心的缺乏。

我們的社會,長期以來被植入了一種「恥辱文化」,我們認為,背負著恥辱,可以「忍辱負重」,可以促進成長。所以就算貼標籤,就算搞連坐,受辱的人只要有心,只要力爭上游,都有機會成長,變成更好的人。

我不否認,在某些極端案例中,恥辱會讓人更積極,更努力,更有警覺。但大部份的時候,恥辱文化只會讓施辱者獲得快感,被辱者感到痛苦,讓原有的社會問題更嚴重。

去散播一項可以輕易取得,近乎眾所周知的統計數據,不是甚麼崇高的事實陳述,而是在對特定族群施辱。

當你為了自我感覺良好,利用統計數字的外殼,對他人進行施辱的時候,其實,你是在侮辱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