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素書樓事件 — 龍應台偏離史實的詮釋

2017/9/26 — 10:59

圖片來源:區家麟 攝

圖片來源:區家麟 攝

「.... 兩棟灰敗寂寥的老房子,曾經象徵民國時期的文化風範,在台灣『本土化』政治的大浪起伏裡,兩個人物退到社會記憶的邊緣,兩棟房子也荒涼了。

.... 我有兩個步驟,首先是取得了當時的市長馬英九的支持,把這兩棟房子的管轄權劃給文化局,然後編了兩千萬的整修預算,訂了修復計畫。也果然如預料,預算送到議會審查的時候,反對黨的議員猛烈抨擊,主要論點是,你怎麼可以用『台灣人』的錢去修『中國人』的房子。

在台灣的民主發展裡,質詢慣常的是以侮辱官員的方式進行 .... 我用受辱和忍耐換得兩千萬,素書樓和林語堂故居得到完整的修復 .... 」

(編按:節錄自《龍應台:青春迷惘後發現的十三件事》,9月23日刊於端傳媒)

因為覺得這篇文章(演講稿)第一部分談的「素書樓事件」和自己印象裡差距很大。所以花了點時間對文章的內容做了一點 fact check,主要工具是超好用的聯合知識庫:

一、「素書樓事件」因何而起?

廣告

「素書樓」所在地的產權之所以上了檯面,是起於1989年台北市政府控告卸任市長高玉樹占用公家宿舍不還,高玉樹不甘敗訴,就拉拉扯扯出了一堆案例,包括錢賓四先生的素書樓。當時反對黨市議員周伯倫、藍美津和李定中(可考的是這三位)就此提出了質詢;當時是立法委員(不是市議員)的陳水扁,也在立法院提出質詢,有報導指陳水扁提出的是書面質詢。

二、錢賓四先生遷出素書樓的過程:

廣告

錢賓四先生一派讀書人風格,當然忍受不了被人指責「佔用公地」,因此就在1990年5月遷出;8月錢先生過世。

三、素書樓的土地產權有什麼問題?

始末小複雜,簡言之,根據錢夫人胡美琦女士的記憶,當年錢先生原本是要自費買下這塊公有地建住宅,但後來政府接了手,沒有讓錢家出資。

所以問題其實是出在當時蔣政府把這塊土地給錢家蓋房子時的行政程序不規範,至少通不過日後法制化的標準,牽連到了在上頭蓋房子的錢家。

素書樓土地這一筆爛帳一直到1996年陳水扁當市長任內才解決,當時負責這項工作的是林嘉誠和林全 — 對!就是那位林全。

四、釐清上頭這一段要幹嘛?

釐清上頭這一段史實後,我主觀的解讀是「素書樓事件」之所以發生,更多的原因是威權政府「禮遇國師」的行政流程不完備,在日後法制化及民主化的路上,過去種種經不起反對人士依現代法制原則的檢驗。

把「素書樓事件」總結為台灣政治民主化、本土化的風潮下,民進黨政治人物獵殺「中國學者」,在我看,是極其偏離史實,完全是去脈絡的詮釋。

更不要忘記,錢先生搬走當時的市長是吳伯雄 — 對,就是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之後的市長是黃大洲,也是國民黨人。當時說市政府非常願意把素書樓闢為「錢穆紀念館」的人,也是吳伯雄。

不過可考的紀錄中,吳伯雄領導的市政府並沒有要求錢家搬離,當然也沒有留住錢家不搬。

五、素書樓後來呢?

1992年1月,在黃大洲市長任內,素書樓第一次整修完成,闢為錢穆先生紀念圖書館,隸屬台北市立圖書館體系。日後零零星星可以查到在裡頭辦活動的紀錄。(林語堂故居也是。)

1999年馬英九就任台北市長後,指示再一次整修素書樓(和林語堂故居),當時素書樓做為「錢穆先生紀念圖書館」已經七年,詳細使用情況如何不可考,但絕對不是荒在那裡沒人管。

六、台北市文化局在素書樓管理上扮演什麼角色?

根據聯合報的報導, 素書樓和林語堂故居的第二次整修起於1999年(月份不明), 2002年3月完成,執行單位是教育局轄下的台北市立圖書館。對於當年主責整修、編列、使用預算的單位, 一處說是文化局(局長龍應台) ,兩處報導說是教育局(局長李錫津)。

如果主責修復的是教育局,那麼文化局負責的工作,就是等素書樓和林語堂故居「修好之後」予以接收,然後發包給民間經營。這是可考的,台北市文化局在素書樓和林語堂故居管理上扮演的唯一角色。

同時不難想像,因為這是一個市府最上層決定,發交教育局和文化局執行的政策,所以縱使退一萬步,此舉確實引發了本地政治人物對「中國學者」的圍剿,首當其衝,會承受最大壓力的理應是馬英九市長。

(這部分原本一查台北市政府預算及市議會公報就知道,但因為年代久遠,相關材料沒有電子化,必須要查紙本,當然還得有很多美國時間 ....)

資料圖片:素書樓

資料圖片:素書樓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