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察柯文哲前所未有的低迷選情

2018/5/25 — 20:30

柯文哲(資料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柯文哲(資料圖片,來源:柯文哲 Facebook)

柯文哲目前的選情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我想說說自己的觀察心得。

這篇文是站在比較抽離的角度做思考,大家就別費神揣測我是柯黑還是柯粉了。我支持獨立建國的發展,關心台灣社會的團結、本土化和民主化。就這樣。

柯文哲團隊的強項,是有掌握到網路族群的口味。柯文哲的網路經營是台灣政治人物最強的,這是個客觀數據問題,不必爭論。

廣告

大家比較關心的是,網路聲浪是不是空氣票。我覺得這不是二分法的問題。就像我們在聊電子商務會不會取代傳統店面,長遠來看是會的,但這個時間點下會取代多少,要進一步探討。

網路意見也是意見,也是民眾政治傾向的表現,但這不是選票的全部,只是一部分人的意見。就像所謂的「藍綠基本盤」、「組織票」、「傳統媒體觀眾」,也是一部分人的意見。

廣告

柯文哲遇到的第一個侷限,也就是統計數據的侷限。網路數據分析可以告訴你關鍵字的熱門程度,可以初步分析正反聲浪,但沒有辦法很細緻分辨是誰支持你、會不會一直支持下去。

傳統政治遇到這種侷限的解決方法,是「先把產品做好」。也就是認知到市場調查的侷限,先把論述/產品打造的夠強,然後盡其所能的藉由通路(組織、媒體、各種意義上的樁腳),把論述/產品打出去。

柯文哲團隊對網路的信任與依賴,使他們犯下了一些疏失。簡單的說,就是錯誤的把一些「藍轉白」當成是「柯粉」。因為數據有時候沒辦法這麼精確的告訴你,支持你的人會不會因為某些因素,轉為支持丁守中。

柯文哲的聲勢高峰,來自於去年世大運的天時地利人和。世大運有個開低走高、反年改鬧場的戲劇效果,有外包策展團隊的舞台功力,台灣選手也有傑出的表現。這些多重因素的加總,灌到了柯文哲的聲勢上。

這種從大型體育賽事獲得的聲勢,給予了台灣人渴求的團結希望感。這是跨越淺藍淺綠,甚至對深藍深綠也有一定感染力的。所以從去年九月開始,柯文哲獲得了一個金剛不壞的buff。不管各方力量怎麼批他,不管他做了甚麼,他聲勢都墜不下來。

但buff(增益效果)不是角色原本的體質,而是有時效性的能力強化。世大運去年八月底結束,延續到今年初已經明顯下滑。到了現在,可以說buff已經消失了。

柯陣營沒有發現自己的聲勢之所以維持高峰,靠的並不是柯粉/白色基本盤的擴張,也不是世大運的光環,而是他一定程度上,吸收了藍營的支持者。

這就是我說的,統計數據的侷限。

柯文哲這幾個月來,說了一些話讓部分藍營支持者可以順利轉白。例如:

去年7月雙城論壇的「兩岸一家親」言論、11月拿高雄舉債酸陳菊、今年1/23回問蔡英文的「台灣價值」、3/23拆公投盟帳篷、4/28說管中閔案「不清楚是哪個白癡決定的」。

柯文哲經常說,不要拿意識形態互相檢查,台灣意識形態過多……等等。好像意識形態是個很糟糕的東西。

其實,意識形態就是一系列價值觀與願景的總和。本身可以是好,可以是中性,也可以是壞的。

當政治人物的意識形態跟實際政策效果背離,卻利用意識形態當保護傘規避檢驗,這就是壞的。

當意識形態跟個別政策一致,並且朝向對整體社會有利的方向,就是好的。

自稱「沒有意識形態」,也是一種意識形態。通常是指「拋開歷史、統獨爭議,著眼於當下的生活需求。」以這個標準來看,「兩岸一家親」的用詞策略,也不是上述這種「白色意識形態」,而是比較靠向親藍、親中的這邊。

從去年中到今年初,柯文哲這種親藍的意識形態,並沒有讓他流失掉「白色基本盤」。柯粉基本上相信這真的只是「隨口應付一下老共」,但卻吸納了不少藍營票源。

隨著柯文哲對民進黨、獨派陣營的步步進逼出言不遜,反彈力量也日漸凝聚。最具有政治意義的力量,是傳統綠營的組織票。

這些「綠營組織票」,人數未必比「台灣各地柯粉」多。所謂的外溢效應,是有可能發生的。我認為,民進黨不禮讓柯文哲,全台灣整體選票會變少,至少會比自派人選來得少。但關鍵來了,在這種情勢下,民進黨不禮讓有個很理性的原因。

我認為,綠營基層說「寧可讓國民黨選上,也不要讓柯文哲連任」,是有點賭氣的想法。國民黨畢竟還是有歷史責任跟組織腐化的問題,是個歷史悠久的犯罪集團,跟單打獨鬥的柯文哲相比,長期威脅還是比較大的。

有意思的來了,對於民進黨決策層來說,即使基層支持者的反應(寧可投國民黨)有點不理性,但聽從這樣的意見自派人選,還是理性的。

這些因禮讓而流失的綠營組織票,人數比例未必多,但對民進黨來說非常重要。

這些死忠支持者,是長期以來幫民進黨催票、作戰的基礎動能,樞紐,引擎。只要他們還在,就算輸一時,也不會輸一世。反過來說,只要死忠組織票萎縮,就會陷入國民黨在台南高雄的處境,一步步走向再起不能。

也就是說,顧組織票,短期可能有傷害,長期來看還是必要的。民進黨如果要禮讓柯文哲,必須給這些支持者一個交代。

這就是為甚麼蔡英文要一再問柯文哲的「台灣價值」。其實,就是要給綠營組織票有個交代。

了解到這個道理,就可以知道柯文哲當初反問蔡英文,是如何答非所問的傲慢了。

當然,柯文哲也「補考」了,也拿民進黨的「勤政親民愛鄉土」出來說了,但為甚麼效益不彰呢?

我們要回頭過來看,這裡的「台灣價值」,是由誰定義的?

如果是由柯粉/白色支持者來定義,柯文哲不用回答,光是他是個名醫,是個市政令人滿意(對他們來說)的市長,那就夠了。

但這個問題是為了安撫綠營組織票,「台灣價值」也是由他們定義的。那對他們而言,這個台灣價值到底是甚麼?

簡單的來說:對中國的打壓,你的態度要夠硬。

網路上有人整理出民進黨的一些「對中國友好言論」,包含賴清德的「親中愛台」,以此來批評民進黨是雙重標準,刻意刁難。

但賴清德敢直嗆中國喔。這就是差別。

賴清德也不算甚麼「台獨工作者」,他就是個維持現狀/華獨之間的立場(這是台灣社會主流)。他敢對中國說自己是台獨,雖然有點名不副實,也是滿足了綠營支持者「對中國打壓要硬起來」的期待。

賴清德雖然說親中愛台,但他也敢嗆中國。那柯文哲呢?去年對李明哲的事件,他只說「北京政府要反省」。這態度顯然是太溫和了。

從以上的脈絡看來,台灣價值的考卷,確實是有標準答案的。這答案就是「面對中國打壓的時候,勇於回嗆」。柯文哲一天不填正確答案,民進黨就沒辦法理讓。

柯文哲另外暴露出來的人格特質,也相當有意思。概略的來說,他「愛嗆人又怕沒朋友」。

柯文哲大可以勇敢跟民進黨決裂,接收對國民黨失望的民眾,結合自己培養出來的支持者,也是很有機會。但他為何要在5/9對兩岸一家親道歉,並且支持蔡英文連任呢?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遇過這種人:一面開別人玩笑、酸言酸語,一面又覺得這樣可以跟對方建立社交關係。

隨著社會化的進程,這種人通常會知道這個作法沒有用。但是,有些人沒辦法理解到這件事。

特別是那些一路走來,靠著才能跟努力,一路順遂的人。

柯文哲就是這種人。

他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不想失去民進黨這個朋友(當然也不想失去北京政府)。但他無法忍住自己在鎂光燈前吐槽執政者(事實上,這個特點也是他能成為媒體寵兒,藉此崛起的主要因素之一。)他卻也願意試著跟民進黨修補關係,只是適得其反。

在丁守中被國民黨提名,柯文哲向民進黨道歉示好之後,丁守中首次民調超越了柯文哲。這是因為,柯文哲要靠向民進黨,但做得不夠,沒達到效果,反而讓自己「藍轉白」的支持者流失掉了。

柯陣營以為原有的支持度都是鐵的,但在世大運光環退去,「藍轉白」減少之後,他遇到史上最大的危機。

對柯文哲來說,主要有三種選項:

一、專心市政,盡量正面表述政績,低調勤跑基層。但這個作法。藍綠陣營也會做,而且做得更有經驗。

除非發生世大運這樣跨越淺藍淺綠的事件,讓柯文哲獲得跨越藍綠的支持,不然這個路線,在民進黨自提人選下,可能會小輸丁守中。

二、怒嗆中國,主張去除台北市的威權地景(去蔣化),徹底放棄「藍轉白」的選票,直接把台灣價值的考卷填好填滿。甚至是加入民進黨。

這個作法,難度也很高。因為在柯文哲反覆激怒民進黨組織票的時候,他要修復必須花上極大的力氣。而且可能會流失掉既有的白色支持者。

三、卯起來跟綠營對幹,比丁守中更強更猛的批評民進黨,把「藍轉白」的票徹底拉回來。

這個作法,柯文哲目前略有嘗試(例如說賴清德跟蔡英文「兩岸主張不一致」。)但他是不是能貫徹到底?他是不是能鐵了心擺脫「愛嗆人又怕沒朋友」的中二習慣?這會是很大的考驗。

每個選項,對柯陣營來說都有優缺點。而且選戰越來越近,一旦走下去就很難回頭。

追根究柢,在統獨議題上跨越藍綠,是不可能的。其實,統獨是個光譜的漸層關係,藍綠之間的空隙,仔細分辨之下,比多數人想像的接近。

你想像一下,有張撞球桌,一邊有藍綠兩顆球,彼此的距離只有1.5顆球。你在另一邊,要把白球精準的打到藍綠兩顆球之間,是需要技術的。這種政治領域的論述生產能力,是一門易學難精的專業。

柯文哲長期以來,想要迴避這個問題,卻又想要把球打到中間,結果就是顧此失彼。

跟中國要保持甚麼樣的關係,關乎台灣存續發展的根本條件。這不只是台北市長的課題,而是民主社會裡,全台灣每一個公民的課題。

他會怎麼選擇呢?繼續看下去吧。

今天就平常心說到這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