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教育體制的問題 是整個公民社會的政治意識缺乏

2016/12/28 — 8:47

台灣光復高中的納粹cosplay

台灣光復高中的納粹cosplay

這樣說可能有些人覺得有點嚴苛,但光復高中這一系列失控的變裝演出,恰恰就是推動教育改革的最好時機。這起事件反映了整體教育結構上,缺乏政治意識的思辨能力。所以,不管是校長道歉還是教育部長道歉,都只是在回應輿論壓力,對解決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我的判準如同之前所說:「政治意識缺乏的責任高低,跟擁有的資源成正比。」所以,最該負責的就是教育部長潘文忠、行政院長林全跟總統蔡英文。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這些政治人物必須要為「變裝」本身負責,這就像交通部長不需要為個別的車禍事件負責,那超出了他的掌握範圍。

廣告

我的意思是,個案的發生是超出政治力掌控的,公權力本來就不可能避免每一個悲劇發生,政府要負責的是在個案發生之後,做出體制的反省與改革,避免下次案件發生。

這個反省至今仍然沒有出現。

廣告

光是「為甚麼不能扮納粹」以及「為甚麼不能這樣詮釋原住民」就有一系列的思想問題必須處理,諸如:

「屠殺者是否可以扮演?用甚麼形式?」

「種族屠殺跟一般的大規模殺人,有甚麼差異?」

「以色列跟德國有國際話語權,所以不能得罪?」

「怎麼看待與分辨希特勒、東條英機跟蔣介石?用甚麼樣的標準去衡量他們的錯誤?」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行為,會否減損他們在納粹議題上的發言正當性?」

「德國跟以色列平時也沒多挺台灣,台灣基於甚麼理由必須『懲罰自己人?』」

「國際社會對台灣不夠支持與瞭解,跟ROC這個體制依舊存在有沒有因果上的關係?」

……這類的問題還可以列出很多,這些不是高中生可以輕易回答的,甚至大學生也不容易。以公共論述為業的我,要回答上面任何一個問題,都必須花費數天到數周的時間思考研究,才有可能做出比較完整的答案。有幾題還真的沒甚麼把握。

所以我不會去期待有任何一種教育體制改革,可以讓每個高中生輕易回答上述問題--除非那是用死背的--但我們可以期待一件事,就是讓每個高中生,不管成績好壞,都能意識到某些行為是「有爭議」的,然後在還不確定答案前,避開這些爭議行為。

這種察覺爭議的「政治意識」,不是把某些關鍵字(例如「納粹」)列為言論表達的禁區,而是必須要改變以知識背誦為主軸的教育模式,讓學生能夠「思考」甚麼是「正義」?甚麼是「罪惡」?甚麼是「歧視」?甚麼是「言論表達的界線」……

簡言之,中學教育,必須要有哲學思辯的必修課程,應該獨立成一門學科或者融入國文、歷史、地理、公民的範圍之內。

這種改革,我認為是執政者必須具備的政治意識。變裝本身是校方到學生的政治意識缺乏,但會造成光復中學的政治意識缺乏,是整個教育體制的問題,沒意識到教育體制的問題,則是執政者的政治意識缺乏。

社會普遍沒意識到這是教育體制的問題,是整個公民社會的政治意識缺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