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舉陳水扁牌,選舉威力如何? 沒有許 P 外溢效應,只有扁牌內縮效應

2018/6/20 — 19:25

資料圖片,來源:許忠信 Facebook

資料圖片,來源:許忠信 Facebook

2010年在陳水扁號召之下,各地的阿扁們組成奉陳水扁為精神領袖,由陳唐山當召集人,李鴻禧擔任助選團榮譽團長,並有各地台灣社鼎力支持的一邊一國連線。連線在各地推薦縣市議員候選人參加選舉,由於成績不錯,連線在2014年更擴大提名名額,成績同樣斐然,在陳水扁的故鄉居然一舉當選了15名市議員,聲勢不凡。 

今年地方選舉,前台聯退黨立委許忠信依樣畫葫蘆,也高舉扁旗,號召一邊一國訴求投入台南市長選舉。 

陳水扁的勇哥物語興奮地說許忠信的參選他早在三月就知道了,他說許忠信的參選使將來台南選舉成為許和黃的對決,精彩可期。 

廣告

民進黨決定台北市拒絕禮讓柯文哲而提名姚文智後,5月30日我在FB上警告可能會對外縣市產生「柯P負面外溢效應」,現在陳水扁說許忠信也會對台南之外的民進黨選情産生「負面的外溢效應」,他說這叫「許P現象」。 

許忠信跟隨2010年、2014年一邊一國連線的腳步就能夠像當時一邊一國連線候選人一樣順利當選?而且各地民進黨就會在許忠信的負面外溢效應下吃足苦頭? 

廣告

如果許忠信真的這樣相信,他恐怕就是忽略了當年一邊一國連線的一個核心策略,那就是只推薦縣市議員候選人以連線名義和民進黨其他候選人區隔,但是不推薦自己的市長候選人和民進黨競爭。 

一邊一國這樣做,理由是:陳水扁自從2005年之後,民氣低迷,成為10趴總統,民進黨單一席位的縣市長候選人都避免和他掛勾;只是他民氣再低,只要各地民眾中都有10%的阿扁們,這10%在複數選區的議員選舉中如果集中選票,讓一個人當選不只沒有問題,甚至可能讓他衝到最高票。一邊一國連線對這一點非常清楚,所以在2010年和2014年選舉,縣市長候選人沒有人推薦自己人,而議員雖然推薦了幾十個,但是在同一選區中連線絕對只推薦一個。 

同一個道理,所以在2016年單一選區的國會選舉阿扁們不只不組成連線,甚至屬於阿扁陣營、曾經在一邊一國掛有頭銜的立委候選人在選舉中都避免訴求特赦陳水扁。至於這一次選舉,已經有傳統的一邊一國陳水扁嫡系成員被民進黨提名參選地方首長了,但是到現在也沒有見到拿陳水扁和一邊一國當訴求的,所以今天半途才投入扁陣營的許忠信以陳水扁、一邊一國當選舉主訴求,陳水扁在興奮之餘免不了大加讚賞。 

一個說法是,縱使陳水扁在各地人氣低迷,但是台南畢竟又是陳水扁故鄉又是綠得不能再綠的地方,挺扁力量太強大了,挺扁的必定屬於民眾的壓倒性多數,2014年一邊一國連線在台南市議員選舉一舉推薦19位候選人參選,人數居全國各縣市之冠,當選人數多達15人,其中8人更拿下各選區第一高票,氣勢威猛就是這一個緣故。既然是這樣,現在許忠信在台南當然有和黃偉哲進行精彩競爭的條件。 

為了強調許忠信的選擇正確,陳水扁這樣說:「蔡總統2016選舉得票率最高的鄕鎭區是麻豆,高達78.09%,比蔡總統的故郷枋山74.38%還高」,看到陳水扁這段不可思議的話後,許忠信想必大受鼓舞。 

今天陳水扁還選得上台南市長或單一選區立委嗎? 

許忠信似乎相信他參選的有利條件是:1,台南有陳水扁強大無比的民氣後盾;2,一邊一國的立委、議員遍及台南各角落的強大而廣泛的基層組織的實力;3,他自己優秀的學經歷條件;4,再加上他發現的,「很多市民對民進黨失望,對國民黨怨嘆」的現實。所以他可以在占台南民眾4成至5成的中間選民中獲得有力支持,還可以拿下民進黨民眾一半的選票。 

不幸的是,許宗信在他相信的那麽優厚的主客觀條件下在基層勤跑了2年多,如今他在台南的支持度居然比姚文智在台北市還弱得多。兩個月來幾個民調都發現他的支持度都沒有辦法突破10%。以扁系擁有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做的民調為例,就只有8.4%而已,其他的民調,甚至有低到只有5%多的。 

要在未來短短幾個月中衝出5倍支持度,拉升到4成,而足以和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比肩,那是創造了台灣從沒有過的支持度快速飛升的奇蹟,期待這樣的出現,未免太過於夢幻。 

為什麼陳水扁在台南民眾中超高的擁護不能轉換成許忠信的支持度? 

答案是,並不是陳水扁的高支持度轉移不動,而是今天陳水扁在台南已經不存在什麼高支持度了。這一點從他們對赦扁的支持度上可以明白地看出來。 

這幾年來因為陳水扁爭取特赦的努力從沒有間斷過,因此民眾支不支持赦扁的民調持續有人在做,尤其是最主張赦扁的新國策智庫和新台灣基金會更難想像沒有做過這樣的民調,可惜的他們從未公開過結果,於是我們只好參考其他的民調。基本上各家民調的結果都非常接近,全台灣民眾反對特赦的總有5成多6成多,支持特赦的,只有兩成多3成;至於台南市,當然會對陳水扁比較友善,但是基於是非觀和鄉親情同樣都是普遍性的人性,台南人在兩種人性衝突中掙扎之後,從數據上看,民眾對陳水扁友善的程度比起其他地區高得相當有限。以表一的調查结果為例,全國特赦支持度是26.7%,而雲嘉南這個超綠又是陳水扁故鄉的地區,也只有32.7%,比總體支持度只多了6.1%而已,距反對的41.9%仍然有一段落差。

表一:全台和各地區對應不應該赦扁的民調比較。(來源:新台灣國策智庫)

表一:全台和各地區對應不應該赦扁的民調比較。(來源:新台灣國策智庫)

圖一:呈現是非觀和民主價值的民眾態度(來源:台灣指標民調)

圖一:呈現是非觀和民主價值的民眾態度(來源:台灣指標民調)

支持特赦他的,都只有3成多了,支持他選舉的毫無疑問的,必定還要大打折扣。這樣的支持度,不管是陳水扁自己或兒子在台南都只能選複數選區的議員才有勝算,若要當選單一選區的市長或立委都難之又難,要勝選,陳水扁自身都難保了,還會有什麼力道支持許忠信當選? 

阿扁們一邊一國大撤退,許P一邊一國大進擊 

事實上,一邊一國一批成員在2014年在大本營台南市涉入李全教賄選案,桃園、台北市的成員也都出了狀況後,聲勢便大受影響。2017年民進黨全代會討論赦扁提案的10天前,新台灣國策智庫做了民眾支不支持前總統陳水扁一邊一國連線推薦的候選人的調查,內容並没馬上公布,到了9月24日赦扁提案在全代會被技術封殺的4天後,民調揭曉,結果是只有22.8%民眾支持一邊一國連線推薦的候選人,60.6% 表示「不可能」支持。到了2018年3月,在一年前才趕搭一邊一國赦扁順風車,並且挺扁衝第一,領銜向民進黨全代會提赦扁案,還嗆辣發言咄咄逼人的老將市議員蕭永達,居然在陳水扁居家所在的高雄提名初選落敗。 

可能一方面氣勢並不好,另一方面,一邊一國原有成員有參加這次地方首長選舉的,地方首長選舉必須得票過半,高舉扁旗大大不利,於是2018年選舉阿扁們不再舉一邊一國連線旗幟參選,只有擁扁新手許忠信勇猛出手。 

新入行的許忠信為什麼勇猛過於眾既有的阿扁們?他的希望在那裡?他說了,他擴張選票有兩個途徑。一個是在中間選民中勝出。他說他完全沒有宣傳,很多中間選民不認識他,他相信等他展開宣傳、民眾了解他的專業後,中間選民便沒有投黃偉哲的理由,他將在中間選票勝出。 

這說法很怪。他一方面相信專業是自己最大強項,那麼理當見人就要推銷才對,他卻說他完全沒有宣傳;但是他不是又說基層已經勤跑了兩年了?難道他跑基層時絕口不提自己這一個無比凸出的優勢?難道遍布台南各地的一邊一國們也都不肯替他宣揚?以致於到現在他的專業優勢沒人知道? 

白色控一邊一國民粹,一邊一國控白色投機,彼此鴻溝許P一腳踩平? 

因為台南綠的民眾多,台南中間選民並不是許忠信說的有4成至5成,從民調上看只有約兩成半,比台灣其他地區低得多。不過對他來說,民調數據似乎又顯示他可能有不錯的機會:兩大黨的民眾雖然現在歸隊的已經高達7成以上,但是中立,還沒有在黃、高、許3人中做選擇的民眾也高達54.4%,這就提供了包括許在內3個候選人可以繼續努力爭取的空間。 

只是這個空間許容易爭取嗎? 

從民調看來,覺得他有比較有的吸引力的族群是時代力量民眾,有27.6%;其次是時代力量加上民進黨組成的泛綠民眾。兩者依民調數據換算下來有12%略多,這一個數據和中時民調相當接近—中時是15%。

表二:台南市黃、許、高3人支持度(來源:新台灣國策智庫)

表二:台南市黃、許、高3人支持度(來源:新台灣國策智庫)

時代力量是綠色中的深綠,在這個族群他得到了在百分比上遠遠高於其他族群的支持度,相反的,他在中立民眾中卻只有6.2%的超低支持度。在這兩個族群中,他的支持度有這樣大落差,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台灣在價值觀上處於對立的並不只是深藍vs.深綠而已;深藍深綠因為各擁意識型態而對立,然而在「意識形態化」上雙方是一致的;反而中立或白色民眾往往懷有強烈「去意識型態」的傾向,以致於既站在深藍對立面也站在深綠對立面。結果現實上便是白色或中立民眾往往指責深藍深綠都是民粹,而深藍深綠則指責中立民眾是投機分子沒有中心思想。 

現實既然是這樣,那麼未來許忠信怎樣向深綠民眾說他積極拉攏中間民眾並不是和投機分子站在一起,而不會被深綠批評「台南市還需要另一個柯文哲」?同時他又要怎樣向白色民眾說他雖然獲得深綠民眾支持,但他既不是民粹分子,也不會腳踏兩條船? 

由於價值衝突造成的困難,便造成了他在獲得不少深綠支持的同時也壓縮了他在中立或則所謂白色民眾中擴張的空間。無論如何,他真的因為天縱英明,便可以在短短幾個月時間一腳踩平30年來在民粹和白色群眾之間被不斷挖深挖闊的楚河漢界?有那麼容易? 

沒有許P外溢效應;難免阿扁內縮效應 

假若,在台南,民進黨認真地好好選;而許忠信又沒有辦法克服他訴求價值的尖銳內在矛盾,以及台南過半的民眾不願意對陳水扁的負面評價,那麼,許忠信不只不可能像陳水扁說的一樣,形成許P現象,負面外溢效應威脅到民進黨各地市長候選人;甚至單單在台南要成為有影響力的候選人可能都談不上。 

本質上如果許P現象真的出現,他的內容也將和柯P現象完全不一樣: 

柯P外溢現象是他凝聚了傳統藍綠之外的新生力量,並且使導引了這新生力量挹注到外縣市的候選人,他如果對民進黨是正面的,那是這力量投射給民進黨,如果負面的,那是投射轉移到民進黨的對手身上;但是許P現象則將是凝聚了深綠中擁扁的一路,而擴大,或深化了各地的綠營內擁扁和非扁的分裂,至於這股力將只可能發生對民進黨的負面作用,不可能有正面的。 

只是假使民進黨的縣市長候選人中,過去主張特赦的,甚至曾經是一邊一國成員,或阿扁們大本營的正國會成員都避開許忠信,那麼有什麼許P現象可言? 

最可能的是,不會有許P的外溢效應,但是因為不顧現實條件薄弱和普遍人性的力量,硬是冒然出手反,陳水扁反而大受其傷,形成「阿扁內縮效應」。 

其實這樣的「阿扁內縮效應」至少已經發生過兩次了。 

首先,一次是2014年選舉台南一邊一國連線成績斐然後,許多成員便想乘勢追撃,結合李全教企圖推翻台南市議會民進黨原來的議長候選人而在議會建立一邊一國的主導權,結果由於操作過頭,賄選案曝光,計劃破滅,多人被民進黨開除黨籍,同時,禍不單行地,台北、桃園成員也接連出狀況,而被開除,結果造成阿扁勢力第一次的「阿扁內縮效應」。 

然後,2017年,阿扁們全力動員要在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赦扁案,一時民進黨許多要角紛紛連署,連署黨代表超過500人,連署率高達8成5,氣勢如虹,不料臨到要表決時,連署代表害怕一旦通過,會造成自己選舉時的毀滅性效應,又紛紛提前離開會場讓會議流會。聲勢浩大的赦扁案功虧一簣,又產生了劇烈的「阿扁內縮效應」。 

現在,許P參選會不會帶動再一波的「阿扁內縮效應」,看來是難免的了,只是也許因為選不出一定的氣候,效應可能不致於太大而已。 

從民調上看,內縮效應有一個最典型的表徵,那就是挺赦扁的支持者隨著年齡的降低急速萎縮。例如,東森民調總共電訪1202名會員,贊成特赦274人,占總數的23%;這274支持的人,年齡集中在40歲以上,年齡降到30~39歲便剩34人,到了20~29歲,居然掛零。民調顯示的這個年輕人完全沒有加入擁扁行列意願的情形,說明的是阿扁們愈賣力操作,阿扁集團卻反而愈嚴重地「內捲」,以致於到了「內縮」的地步了。 

 

原刊於作者《美麗島電子報》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