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百人的造勢晚會如何變成九千票

2017/9/18 — 11:56

圖片來源:蘇嘉豪 facebook

圖片來源:蘇嘉豪 facebook

澳門立法會選舉前夕,我到了蘇嘉豪的選舉總部「新澳門學社」拜訪,和團隊談了他們的選舉策略。

蘇嘉豪在勝選後見記者時稱,自己嬴得「如履薄冰」。在票數揭盅前我問過大家怎樣評估勝出機會,大家也不太有把握。

蘇嘉豪的「嚮朵之作」,可謂是2014五月的「反離保」事件,當時澳門政府推出一條讓特首免刑責也為高官提供巨額退休金的法例,讓馴良的澳門人也覺得如同「貪污合法化」。

廣告

當時,為了運動的靈活性和進取風格,蘇和其年輕同伴不以「學社」名義搞集會,改以「澳門良心」為組織名義行動。結果,連串集會最高峰時,有二萬人出來,若以香港人口比例計算,即有多達二十萬人出來,是澳門自六四事件後,二十五年來最多人參與的社會運動。

但那「二萬人」在三年後的立法會選舉上,卻未必能全數轉化成選票。蘇曾經在訪問裡分析,當時出來遊行的人,部份在其後雨傘運動期間也變了「反佔中的藍絲」,而集會者當時的想法不一致,有些人希望「把事件擴大,令中央關注,想習近平來澳門打貪」。所以,示威只顯示澳門人對政府不滿,不等於對政制民主等概念有渴求。

廣告

蘇嘉豪勝出後,記者開始問:「你是否激進?」事實上,選舉最後幾天,蘇團隊已被「環球時報」指為「獨派分子」。蘇曾在台灣大學讀書,見證過太陽花,團隊裡也有中大學生,報道裡把傘運也扯上。

其實,蘇嘉豪風格以「香港標準」來說,頗為和理非非。他「最激」一次,要數2013年抗議一名澳門高官(陳麗敏)以行政手段把罕有的永久墓地轉為其親友名下,事件稱為「墓地門」。蘇聯同多名示威者,在遊行完畢後,「散步」到高官官邸附近的公眾公園,遭警察攔阻,雙方起衝突,多人被捕,學社後來進行司法覆核,法庭指公園乃公眾地方,示威者無罪釋放。事件中,蘇被記者拍得一張照片,當時他一人站在警察人鍊前面(有點香港長毛的風格)。有澳門人形容:「站在警察對立面,在澳門來說,已經是好激了。」

蘇也會做一些有點「黑色幽默」的抗議行動,例如向高官送上「杮」,高官拒收,有「無恥」之意思。令人想起香港這邊的黃之鋒,反國教運動期間,給官員送叮噹誠實豆沙包。

蘇只有26歲,成為澳門最年青的立法會議員。另外兩名同樣當選的「民主派前輩」區錦新和吳國昌已接近六十歲。今次蘇當選,對澳門民主運動年青化有重要指標意義。

學社中人分析,蘇的形象接近香港受年青人喜歡的楊岳橋:「澳門選舉傳統以來是以社團的組織關係帶來選票;而蘇的支持者則是透過網絡效應,多為有學歷,會思考,愛好論述的年輕網民。」

但這種人為數畢竟不多。澳門民風保守,學社中人指出,「反離保」事件後,他們曾籌辦集會遊行,尤其是打正旗號與「民主」「政制」有關的,民間反應冷淡。即使是蘇嘉豪的造勢晚會,也只有一百人:「如果要澳門人要行出來,兜口兜面畀你認到佢個樣參加政治活動,是很有心理障礙的,是很大件事的,他們擔心被「點相」。」這種擔心不無原因,澳門細小,人際關係緊密,敢於發聲而引致秋後算賬丟掉飯碗,不是罕有的事。

天鴿風災之後,擁豐富資源的建制派出動救災,澳門人覺得他們「做到嘢」,對蘇所屬的民主派未必有正面影響。不過,有觀察指,也有澳人在網絡上低調地開始理解民主派的理念,這班人不用多,一千幾百,好讓蘇嘉豪拿到需要的票數,就像香港的比例代表制(澳門是用改良漢狄法),到選舉的一刻,九千票,「低空飛過」,剛好完勝。

稍後我會再寫長文談蘇團隊。

 

圖片來自蘇臉書

圖片來自蘇臉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