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月二十五日:澳門人的康乃馨種子

2016/4/25 — 18:49

42 年前,1974 年的今天,葡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民主變革,二戰後薩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依舊採取法西斯獨裁統治,不願放棄戰前龐大的殖民地版圖,但由於戰後亞、非、拉三大洲的反殖獨立運動風起雲湧,殖民地衝突和軍事開支暴增,葡國人民和中下級軍官對軍事獨裁統治越來越反感,當時大批中下級軍官組織武裝部隊,試圖透過軍事運動改變政治體制。

直到 4 月 25 日,里斯本爆發軍事政變,期間有不少當地平民自發參與。儘管是一場軍事政變,起來革命的群眾仍盡量採取和平方式,軍人手持康乃馨來代替步槍,「康乃馨革命」由此得名。結果,革命在毋須經過大規模衝突的情況下取得成功,葡國把當天定為「自由日」以作紀念。

老澳門應該仍有印象,九九前的 4 月 25 是公眾假期,而立法會附近就有以「四月二十五日」命名的前地和街道。康乃馨革命後,葡國政界對獨裁統治深切反省,積極吸納歐洲民主和人權實踐法理的經驗,所以他們很快就制定了涵蓋 70 多道具體保障人權條文的新憲法。儘管當時澳門的華人社會對這場革命缺乏關注,至今也沒有幾個澳門人熟悉其來龍去脈,但當時葡國憲法有關人權的保障,後來也成了殖民地澳門法律體系的重要基礎,詳細規定所有居民享有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這場革命對澳門人而言絕對是一場無聲無色的政治變革。

廣告

葡國歷經民主自由化後,宣佈實行去殖民地政策,放棄所有海外殖民地,諷刺的是,今天把「血濃於水」掛在嘴邊的北京政府,當年卻不肯收回澳門(主要還是考慮到當時內地局勢混亂,加上擔心破壞收回台、港的戰略目標),北京只好豢養早於 1966 年「一二.三」暴動中重挫殖民政府的「愛國愛澳」陣營,牢牢控制住民間社會,澳門只好作為「葡國管治下的中國領土」,間接喪失殖民地自決的權利。

葡國建立的民主制度,間接促使澳門於 1976 年建立起立法會,首屆共有 17 席,包括 6 席直選(參與的都是葡籍人士,或血統上真正屬於葡裔的人士,直至 1984 年大多數本地華人才真正取得投票權)、6 席間選,另外有 5 席由澳督訓令委任。除了立法會建立民主選舉之外,當時澳門和海島兩個市政廳,也於 1989年 分別設立一個有局部民選成份的市政議會,處理市政事務。

廣告

如果比較港澳兩地,無論以 1976 或 1984 年作為準則,澳門社會的民主參與起步點都要比香港早(香港要到 1991 年立法局才首次出現直選議席)。可是,2016 年的澳門,民主政制依然原地踏步,特首與殖民地派來的總督一樣不是由澳門人普選產生;立法會的直選比例依然只佔 40% 左右,其餘由社團閉門推舉選出的間選,及由特首一人欽點的官委,加起來已可主宰立法會的決議權;負責為居民直接處理社區民生工作的市政議會更已經在 2002 年被消失,換成實際毋須問責的官僚機構:民政總署。

1974 年康乃馨的種子沒有完成散播澳門土地的使命,民主選舉開放了 40 年之久,也就是就澳門社會已經有 40 年的投票實踐經驗。但既得利益者還是死性不改,仍竭盡全力為不民主制度保駕護航,搶著批評澳門未具備落實雙普選的條件,其實這都是戀棧權勢和利益的藉口。試問有誰站在泳池邊就能學會游泳?

越是了解澳門以至葡國的政治歷史,越是看出現世官商既得利益者嘴臉的可惡。不要再踐踏澳門人的智慧,可以嗎?

相關文章:

四二五革命對澳門民主發展的意義

那年12月3日澳門變得不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