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瞞來論】澳門人不應滿足於表態式的反對 反對自閹的議員請拉布

2017/7/26 — 10:54

【文/良月】

緊急!立法會突然宣布將於兩日後 (27號)表決自閹法案,禁止議員展示道具標語!立法會是全澳唯一能「兜口兜面」閙特首和官員的地方,他們亦只能乖乖坐著聆聽抗議。正所謂「唔X唔鬆化」,如果連舉牌這樣基本的表達意見元素也剝奪,試問澳門人還剩下甚麼呢?禁止舉牌,不只是議員表達自由的事,更是對全體澳門人政治權利的攻擊。

但到底我們的議員還可以做甚麼否決呢?立法會保皇黨佔絕對多數是毫無疑問的,但一直以來反對派的議員也不見得很努力反對,通常就是表態式投反對票,然後甚麼議案都照常通過。離保法如是,政制改革如是,最了不起就是離場抗議。不思進取,得過且過,失敗後怪責其他議員。澳門人不應滿足於表態式的反對,我們要真正動員反對力量,抗衡政府和保皇黨。

廣告

其實議員還有很多可以做,包括政治游說、連結民間力量抗爭、及至在議會內拉布延宕,但以上招數通通也未曾使用過。

(一)政治游說:

廣告

真理越辯越明,互相理解對方觀點,這才是議會的要素,所以議會上才有辯論的環節,而不是單單投票。但反對派議員往往自我孤立,放棄爭取其他反對票,自己表態了事,錯失真正為民服務機會,實在有負選民期望。陳明金在今屆立法會做了很好的示範,說服多名議員,共同提出《租務法》,實施管制租金等多項措施。而最近九名議員共同提出「海一居」解決方案,相信也是政治游說的成果,集結力量向政府施壓。今次自閹事件,已有直選保皇議員表態反對,否決不是不可能,但要靠議員的政治游說。

(二)連結民間:

進入議會後,很多人因過慣議員生活,待慣議事廳而忘記走出去連結民眾。政治力量永遠在於民間,哪怕在議會內勢孤力弱,民間中還有強大的政治潛力。2014年《離保法》抗爭就是最佳例子,如果只靠議員在立法會投票,那必然是成功通過,一眾官員已可以收取豐厚的退休金,而且任內刑事免責,多得民間二萬人遊行反抗,才能成功叫停權貴!

(三)拉布延宕:

很多人一看到拉布就覺得負面,覺得會影響民生,但這次拉布一定不會有影響。修改《議事規則》是議員決議案,適用一般立法程序,可以無限地提出修正案,議員還可以動議推遲表決,或重新交由委員會審議,拖延表決。但為甚麼不會影響立法會正常運作呢?因為《基本法》規定,政府議案須按要求優先放入議程,故此拉布不會影響政府有關民生的法案,必要時《議事規則》的修改必然放到議程最後。立法會現時仍積壓六項法案,政府一定要求先處理政府法案,加上會期於8月15日便結束,拉布拖延絕對有可能成功!

這次事件雖然關注度不足,但關乎立法會的權力和自由,議員必須大力用盡一切手段反對,不然你們就是令議會進一步自閹的千古罪人。請撫心自問:是否願意為議會帶來一點點的改變?以前沒有做過,不就代表現在可以不思進取,如永遠都抱著失敗主義犬儒地過,澳門永遠不會進步。

很多人喜歡說只有某某某在立法會發聲,請你們睜開眼睛,行動說明一切,沒有行動的反對,也只不過是一堆空話。

(僅代表投稿者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