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人在香港】為世界添價值:Green Safety 創辦人 Antonio Wong (上)

2017/8/14 — 11:50

兩個澳門人在香港的茶餐廳合照

兩個澳門人在香港的茶餐廳合照

與Antonio(黃碩東)認識,源於一位大學同學的穿針引線:同學知我以澳門為寫作大方向,也想聽不同居港澳門人的故事,便向我提起了這樣的一個人 — — 一個在澳門任職過投資分析員、涉獵過文創品牌,最後在香港創立了一家初創企業,專營駕駛安全方案……憑着這引人入勝的背景,我就知道會是個有趣的相遇。於是,我決定相約Antonio在土瓜灣的一家咖啡室見面,只因這舊區沒有地鐵可直達,有澳門的影子。

不喜遲到的我按例早到,卻沒料到Antonio也比原定時間早到十分鐘;一見面,眼前人三十開外,一襲淺藍企領恤衫、高額大眼,絲毫沒有「毒男」影子,及至一開口說起經歷時,方知眼前人其實真是個非一般科技人,而更重要的,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外向,既在性格亦在思想,而這是一種普遍澳門人身上都欠缺的特質。

由價位到價值

廣告

兩個澳門人在香港相遇,話匣子自然由各自到港的前因後果說起,Antonio快人快語,一下子由幼稚園開始談起,又轉眼就跳到了中三,因為這十二年光景,他都在名校永援中度過,更強調自己「小學六年都名列前茅」,只中學開始出現戲劇性變化,但就如大部分澳門學生一樣,覺得理科班是高人一等的象徵,結果,理科成績大崩盤,化學科更出現單位數的7分。我一邊聽,一邊驚覺情況與自己多有相同,不同的是他後來到了英國留學,由寄宿學校到曼徹斯特大學的數學及統計系,一步步走近科學;而我卻留澳完成高中課程後才到香港升學,徹底脫離理科。但談到了畢業時的想法,我們的思維竟又重合起來。

「2005年畢業,回到澳門當時已經知道自己不會想進入賭場,也不會選擇政府工。」我一聽,馬上笑說「那其實你可以不必回澳門」,Antonio笑着同意,只因同為澳門人,相當了解這兩大行業根本就是澳門最大僱主,也許因爲這樣,他過上了半年無所事事的日子,「2006年1月,我進了銀行,負責一些對數的工作,相當乏味,還記得是七千月薪,當時來說算不錯,不過三個月後就走了,因為我知道自己只是要找個起步點。」及後又到了誠興銀行,由風險投資分析師,一路做到管理市值八億的基金,期間跟隨上司學習投資美國股票,收入、職銜也相當不錯,但2011年年尾,他卻突然辭掉工作,不是因為另有高就,而是想有改變。

廣告

我心中暗暗算了一下,衝口而出問了一句「是因為30歲快到,覺得需要改變?」Antonio大笑,說「與這個無關,只是覺得太累,因為美股開市是我們這邊的夜晚,加上白天工作,幾年下來都沒有好好休息,其次,就是我有感自己在做的其實都是炒賣,是可以從中穫利,卻沒有為社會增添到甚麼價值。」

Antonio 也坦承,雖然這些炒賣沒為社會帶來價值,但也確實有為他帶來收入,只是有收入以後,他自覺有能力可以做其他的更多、發掘不同的潛能。換言之,這就是人生中的一個轉向:由價位到價值。

辭掉銀行工作之後,有價值的事並沒有馬上出現,反而有長達半年的時間,他留了在家中看Discovery Channel 。及後的兩年時間,他試過到朋友的餐廳幫忙,侍應、打雜、派傳單,一一做過;也曾與朋友合辦 apps公司,雖然不算太成功,卻令他更堅信自己對科技的熱誠,只因從前留意美股狀況時,也研究過不少科技公司,對這方面的發展有一定認識。

「我相信科技是可以改善人的生活質素,就以電話通訊為例,從前的人其實想像不了我們現在的電話會這樣,但今天的通訊方便,就是因為科技進步。」Antonio邊說邊把玩着隨身帶備的平板和電話,這刻我才發現,這位科技人除了手中的通訊儀器和小相機,原來就真是手空空無一物。也許是緣份使然,自言對科技有熱誠、有想法的他輾轉在2015年做起了有關澳門巴士的車身電視生意,最後雖然賣盤離場,卻因而認識了今天的夥伴 — — 當時在香港已在經營小巴限速器事業的Ben,更一同開展提高道路安全的4S (Safematics Smart Safety System) 方案。這就是今天 Green Safety 出現的前因後果。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