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立法會選舉 2 】遭黨國打壓 最年輕候選人:澳門或香港 都唔係一個正常地方

2017/9/14 — 21:57

黃健朗

黃健朗

「好多人鍾意將香港同澳門分開來處理,但我唔係咁睇。即係香港的命運同澳門的命運係黐埋一齊,兩個特區。」

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最年輕的候選人只有20歲,在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讀四年級。

年紀輕輕,已被黨報盯上,甚至引來大叔舉橫額踩場,點名指控他「要把港獨引進澳門」。

廣告

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四位的黃健朗,心知自己不會當選。但他還是蹺了兩個星期課,回澳門全力幫學社名單助選。他笑言:「除咗一個seminar唔走得(堂)要返去上,其他都走晒,馬嶽(中大政政前系主任)就嚟追殺我,哈哈。」

訪問當日,「學社前進」將在晚上舉行造勢晚會。在新澳門學社總部,一個四百呎左右的住宅單位,黃健朗一面忙著搬物資,一面應付不同媒體。穿著裇衫西褲,成熟間仍帶有稚氣,怎看也像個在大學上莊,趕著參加會員諮詢大會的學生[註1],完全不像立法會候選人。

廣告

黃健朗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四名,平日亦分擔團隊大小事務。

黃健朗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四名,平日亦分擔團隊大小事務。

黃健朗父母都屬於澳門傳統上一代,有穩定的職業和收入。父親曾希望兒子到葡國讀法律,回澳就可進入檢察院(即香港的律政司),此後平步青雲。但中五、六已接觸到「新澳門學社」的黃健朗,始終對政治情有獨鍾。

結果,他甫來港就學,就遇上大罷課,雨傘運動亦接踵而來。後來,他當上了中大學生會幹事,當上學聯代表會主席。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雖然有因身份認同而矛盾過,最後他亦以略盡綿力的心態,幫不同非建制候選人派傳單、守街站。

「我參與香港的學生會又好,香港政治又好,變相亦都係幫澳門做緊野,以咁既心態去做。」

去香港讀書之前,黃健朗已接觸過澳門民主派團體「新澳門學社」。2013年上屆立會選舉,他已幫新澳門學社助選。但2016年,他才正式成為學社會員。今次參選,排在名單第四位,既有「湊夠腳」意味[註2],他亦希望盡其所能做點事。

*    *    *

黃健朗仍是高中生的時候,就已接觸到「新澳門學社」,更為學社所舉辨的民間公投擔任義工。

2012年,新澳門學社就澳門政改進行公投[註3]。對從未有過政治參與的黃健朗而言,一切都很新奇。一群人齊心完成了一件事,又好像在現實中有點施壓作用,他第一次感受到公民社會政治參與是如何運作。

打壓一直都在 只是沒人察覺

相隔兩年,新澳門學社就2014特首選舉進行民間公投[註4]。這次,學社卻遭到政權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不單不讓學社舉行集會,就連非集會的投票也被打壓,多名義工被捕。轉為網上公投,亦被駭客不斷入侵,更被抹黑學社會將有關資料轉交美國。

「我嗰一刻真係感受到,當一個政權、一個國家對你全天候打壓,係可以去到一個咩嘅狀態。」

那一刻,黃健朗剛中學畢業,準備進入大學。兩年前對政治參與感到新奇的他,第一次感受到政治現實,亦動搖了他對政治參與的一點幻想。

「澳門或者香港都好,都唔係一個正常的地方,唔係一個正常運作緊的民主政制。打壓,或者呢類權力一路都存在,只係大家一路都唔覺唔覺。2014年那種全方位打壓,係令你感受到那種感覺。」

他苦笑著補充了一句:「當然而家選舉都一樣,仲有啲係超過上一次。」

這一次選舉,黃健朗和他的「學社前進」團隊,不單被澳門「土共」、「紅衛兵候選人」在街頭狙撃,在網上被五毛抹黑,甚至得到「黨的關注」,榮登《環球時報》

這些炮火,包括狙擊「學社前進」第一候選人蘇嘉豪「圖謀引入激進抗爭」,亦指黃健朗「積極參與佔中」、「認識不少鼓吹港獨份子」。黃健朗面對這些鋪天蓋地的攻撃,早已見怪不怪。不過,他憶起2014來港赴學即遇罷課,確是讓他大開眼界。

「學社前進」9日造勢晚會外,有幾名大叔拉起橫額,將黃健朗打為「港獨派」。來源:Jason Chao

「學社前進」9日造勢晚會外,有幾名大叔拉起橫額,將黃健朗打為「港獨派」。來源:Jason Chao

一直活於框框之內 原來可以衝破

除了中大政政系,黃健朗本來亦考慮過跟隨現任學社理事長鄭明軒、副理事長蘇家豪的步伐,赴笈台大政治系。不過,中大政政師生那種「貼地氣」的政治參與氛圍,馬嶽蔡子強的論政魅力,始終深深吸引著他。

那年,2014,罷課、催淚彈、雨傘運動,一切都教這個「半解放區」的青澀少年大開眼界。更令他驚覺,原來活在澳門,就好比活在一個個無形的框框之中。框內的人,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衝破框框。

「去到外面你就會發現,原來有好多嘢可以做,可以做得好勁。」

滿以為黃健朗會說「佔領馬路」、「磚頭橫飛」,他卻把我們拉回校園。

「例如罷課已經係一個好驚為天人的事。」因選舉連日奔波、疲態盡現的黃健朗,說這一句話時,雙眼頓時發光。

「又或者... 至少學生會入面的工作,你見到好多校內發生一些不公的事,其實已經可以去到好盡,call 記者會,然後即時派傳單,喺民女(民主女神像)擺街站,然後可能走上去校長辦公室要求佢回應。澳門係好難想像……」

九二二大罷課的時候,黃健朗受朋友所邀,擔負學聯糾察一職。但當佔領運動真正展開,他卻不如黨報所說般「積極參與」。

「我衝胡椒噴霧好拿手嫁!」正當記者一頭霧水,如何「衝撃」胡椒噴霧,黃健朗手作執水樽狀:「幫人洗眼好拿手嫁!」記者才恍然大悟。他笑笑口:「係『沖』。」

由雨傘運動1130衝撃龍和道,到去年反釋法遊行後佔領中聯辦,黃健朗都在現場。不過,他從來沒有走到最前線。相比其他人,他若在港被捕,就會失去學生簽證,「個學位就凍過水喇!」

但身在抗爭現場,已令黃健朗感受尤深。

「我見到香港人對自己個地方那種投入,或者願意負上刑責,那種心態在澳門其實係非常少有。甚至成個澳門民主派陣營,都好少去到咁committed的地步。」

由港英時代到回歸之後,香港人都習慣了有事就會走出來,而且能號召一定人數;香港人或許很難理解,澳門人其實很多事都未見過,或者可以「做到咁盡」。在澳門,很多時候都是在網上鬧鬧而已。

黃健朗覺得,許多事情澳門人都沒有盡力去做,盡力為自己爭取。大家都不會關注外面的社會運動、政治參與的程度到哪裡。

「 大家一路就鎖自己喺個框框,我跟住咁樣生活就算喇。」

那對比學社呢?

黃健朗歎了口氣,有點無奈地道:「其實好頹架咋……」

一方面,學社缺乏資源;另一邊廂,大家都習慣了一個模式——有甚麼事,就召開記者會,遞信,街站派傳單……有另一件事發生,大家就將視點轉移,然後再重覆以上工序。

沒有資源 自己一腳踢

在香港生活與參與政治,讓黃健朗發現,原來除了記者會、遞信以外,還可以連結公民社會,為推動社會進步,做得更多。2014年以來,新澳門學社亦嘗試就不同議題,如教育方面,連結公民社會不同團體和界別的人士,「嘗試做大個餅」。

當他比較兩地,又見到澳門的局限。

很多議題、個案沒有跟進下去,跟澳門「太細」有關。黃健朗舉例,香港有很多對口社福團體,會專注於某一議題,支援不同個案,並與政府討論有關政策。例如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集中關注弱勢社群,全民退補聯席只談全民退休保障等等。

但澳門沒有這樣對口的社福壓力團體,幾乎所有擔子都由新澳門學社挑起,學社根本分身不暇。

澳門之細,讓新澳門學社社員要「一腳踢」,但亦迫使學社社員「周身刀,張張利」。

黃健朗曾是中大學生會幹事,其莊員、前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記得,黃健朗對典章制度、法律方面特別熟悉。

黃健朗又無奈地笑著解釋:「因為澳門法律界無任何律師會主動幫我地,係零,你香港都可能搵到幾個御用法援律師。好多時變左法律野要自己去摷(法律文件),再嘗試去點apply去做。」

澳門的特殊情況,迫使參與社運和政治界別,必須要有熟習法律的人。黃健朗苦笑,腼腆地承認自己是其中之一。最近「學社前進」的選舉宣傳活動被打壓,黃健朗就集會和示威權向終審法院上訴,結果上訴得直。

選舉期間,選管會曾打壓「學社前進」名單集會,黃健朗入稟法院,最終上訴得直。(澳門行別行政區法院網頁截圖)

選舉期間,選管會曾打壓「學社前進」名單集會,黃健朗入稟法院,最終上訴得直。(澳門行別行政區法院網頁截圖)

提起澳門法律,大家總想起澳門已通過《廿三條》。但黃健朗卻說,《廿三條》對新澳門學社的工作暫沒有太大影響。

對一般人而言,《廿三條》會令人覺得「好似會奶嘢」;但黃健朗對比澳門的《廿三條》與香港當年撤回的草案,已是「剝左牙」,定罪門檻不低。

「一來澳門係一個好細的地方,知道你出來搞政治,或者而家抹黑或好多人都話我港獨,一路以來都係咁。國安法係多左舊嘢擺係度囉,唔會話立咗法之後就 『嘩』成個言論自由空間跌左好多。」

他笑言,對普通澳門人而言,大家早已活在框框以內,不會無故公民抗命。

「 大家一路都係咁,好悲哀」

*    *    *

澳門民主派 嘗試堅守住僅餘陣地

黃健朗在其香港朋友眼中,總帶點「灰」。前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分析:「或者對阿朗嚟講,佢地(澳門)更一直活於更高壓的狀態,相對而言,香港仍有得救。」

「我覺得香港人真係唔係好關心澳門發生緊咩事,又或者有時會以一種鄙視的狀態:『 你都解放左架啦,你地全部都係紅底嚟。』 但就好多人無發現到澳門仲有我地民主派,仲嘗試堅守住僅餘的陣地。」身在澳門的黃健朗,也許沒有他在香港朋友眼中那麼灰。眼看香港多位抗爭者,包括他認識的朋友入獄,甘願為香港犧牲,黃健朗變得更堅定。

「我或者其他人都好,有更大的心理準備,就係——如果你無被打壓,你係唔正常嘅。」

「所以今次選舉,令我更加面對呢啲嘢。所以就算有針對我的抹黑又好,乜都好,都係當強心針咁去看待。」

在澳門土生土長,黃健朗和他的戰友當然了解普遍人的冷感甚至反感,但同時清晰知道自己的使命和方向。

「見到有啲人直接鬧傻仔,抵死,坐監,當然覺得呢個世界點解有啲咁嘅人呢?但心入面知道,唔可以唔做事,正正要拉攏佢地,啟蒙又好。如果你敵視呢班人,或者罵佢港豬澳豬, 對成件事無幫助。」

選舉也好,議會也好,公民社會也好,「你去爭取一樣嘢,你去反對嗰樣嘢,仲有好多嘢可以去做。」

選舉以外,黃健朗已大學四年級。記者問到他之後有何打算,會在哪裡發展,他又歎了口氣,笑說很多人都問他這個問題。

「又或者喺邊面發展,都depends on 今次選舉有無人選到。如果有,變左會覺得至少有義務,留低幫佢地,至少壯大,或者settle咗某啲嘢先囉。」

 

註:

1. 大學有不同「莊」(社團),「上莊」(擔任幹事)前,候選內閣會舉行諮詢大會,講述其政綱,接受會員質詢等等。

2. 按澳門選舉法例,每張名單最少必須有4名候選人。

3. 2012年,澳門展開了回歸後第一次政改,各在直選和間選增加了2個議席,並修改了一些提名辦法。

4. 2014年,新澳門學社欲就特首選舉,舉辦民間公投,以及展析選舉流弊,卻被政府以不同理由打壓。詳見《論盡媒體》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