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立法會選舉 3】新澳門學社的前路

2017/9/16 — 23:30

學社得知2013年立法會選舉結果後,包括周庭希(左)、吳國昌(左三)、區錦新(右三)、蘇嘉豪(右二)在內的各主要成員合照(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論盡媒體)。

學社得知2013年立法會選舉結果後,包括周庭希(左)、吳國昌(左三)、區錦新(右三)、蘇嘉豪(右二)在內的各主要成員合照(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論盡媒體)。

上回,我們提到今屆2017年選舉最年輕的候選人,只得20歲、排在「學社前進」名單第四位的黃健朗。我們跟他談到最後,他先嘆了一口氣,沉默了片刻,然後帶點激動,很用力的吐出一番話:

「我想講,唔能夠將澳門整個民主派嘅板塊看成鐵板一塊 [註1],或者每個人都係identical。呢個係澳門政治工作入面一個好深的體會。好多人將我地學社新一代同埋上一代的民主老新(新澳門學社)就當成同一回事去睇,或者覺得我地最大的分別只係年齡上的分別 ……」

我們從2017開始追尋歷史,回到1992年「新澳門學社」成立,追尋「年齡以外的差別」。

廣告

*   *   *

坊間輿論,或各大傳媒描繪今次澳門選舉,總以「民主派旗艦分裂」來形容。表證都是多人退出學社,而且今屆吳國昌「搣甩」學社排頭,自行出戰。但吳、區(區錦新)兩人跟《立場》記者傾談時,提到學社,均用力強調「學社無分裂!」,道出他們的學社故事。

廣告

1993年的學社刊物《新澳門》,以漫畫形式報告議員工作,指出政府問題,在當時來說非常前衛。

1993年的學社刊物《新澳門》,以漫畫形式報告議員工作,指出政府問題,在當時來說非常前衛。

「學社前進」成員跟我們說,學社在部署參選前,亦有主動詢問吳國昌出選意願。吳國昌確認此事,但最終決定自行另組名單參選。

「我話俾佢地聽,呢個世界已經變化左。上一屆係一個大台嘅態度嚟,即係我係民主派重要嘅艦隻,我就指點分成三隊,互相配合嚟出撃。係咁嘅情況之下,我覺得上屆證明我地呢種策略,大台策略係唔適合時代的進化。」

上一屆,學社派出三隊應戰,由吳國昌、區錦新、周庭希各自領導一張名單。原議員陳偉智排在吳名單第二爭取連任。結果,只得吳、區成功連任,陳偉智落敗,學社僅餘兩席。

全盛時期,「新澳門學社」有三位立法會議員。左起:區錦新、吳國昌、陳偉智。來源:《新澳門》第46期。

全盛時期,「新澳門學社」有三位立法會議員。左起:區錦新、吳國昌、陳偉智。來源:《新澳門》第46期。

吳國昌指,在這個「碎片化」的年代,自己甘願當一塊碎片。

這是一個怎樣的年代?

四分一世紀前,又是一個怎樣的年代?

*   *   *

「新澳門學社」於1992年成立,同年,吳國昌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亦是當時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1993年,學社另一名創會成員區錦新亦當選澳門市政議員。

那一年,他們35歲。

當時,澳門亦已進入過渡期,知道主權在1999年將移交中共。加上六十年代暴動後,傳統左派社團已雄據社會基層,澳門市民擔心回歸後被中共秋後算帳,大部份均不敢與民主派社團有連繫。

當時的澳門立法會,結構跟今日近乎一樣,有官委、間選、直選議員。那一屆立法會,不是葡人,就是傳統左派社團。吳國昌,可謂絕無僅有,會批評政府,不斷質詢,不斷為民發聲的議員。

吳國昌(資料圖片)

吳國昌(資料圖片)

吳國昌由1992年至今,已連續任職議員25載。區錦新由1993-2001年任市政議員,之後轉任立法位議員至今。

那些年,新澳門學社辦座談會,派傳單,面向群眾,向澳督直接遞信 …… 一切一切,開創先河。兩人任內,爭取推動免費教育,改善社會保障,揭發官商勾結等政績,其效至今。

已離開學社,曾為學社理事長的周庭希指,由90年代至2000年代,兩老的確「做咗好多嘢」。不過,當建制派亦變得不如此保皇,亦會狠罵政府之時,兩老突出的進步形象,似乎有所改變。

在年輕一輩眼中,兩老確有「繼續不斷質詢、遞信、開記招」,但效用已不復當年。來到二十一世紀,1990年代的模式,已跟不上時代步伐。

*   *   *

2014年,公民運動在港澳台三地接踵而來。3月,台灣有太陽花學運;5月,澳門有反離保法集會;9月,香港爆發雨傘運動。

這幾年間,台、港兩地經歷了選舉,新世代積極參與,互聯網、街頭、議會連成一線,無論在政治、民生等各方面,推動着公民社會發展。相較之下,澳門2014年的「光輝五月」,似乎有點曇花一現。但當年如何面對離保法案,看出了民主派兩代人之別。

行動上:照辦煮碗 VS 最後通諜

大家所知道的兩萬人遊行,並不是「新澳門學社」主動發起的;而是由一個名為「澳門良心」的團體發起,但時任學社理事長周庭希、成員蘇嘉豪同為後者骨幹成員,主導整個運動發展。

我們請蘇嘉豪及區錦新分別憶述「離保法案」一事,可見兩代人在行動方式、力度上確有分歧。

蘇嘉豪指,當時學社內「似乎不太容許比較進取的聲音」,不只是吳、區兩位議員,一些較傳統的社員,都希望用返傳統的方式,如遊行、集會、遞信等等。

「但問題係我地深思呢件事迫到埋身,如果你完全照辦煮碗,用返一樣嘅方式。其實你係明知會失敗。但當時我地睇到社會上個氣氛好熱,我地見到有可能可以成功,結果我地遊行完轉到去上面官邸隔離去做集會抗議,然後再用『最後通諜』等字眼,去迫政府,好堅決就係要包圍立法會。如果佢唔收返,我地下一步已經有預案。」

區錦新提到離保法事件時,指學社之前已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用學社名義做了很多簽名運動,在街站呼籲市民關注這個法案等等。

「但突然間原來學社理事長(周庭希)搞左個澳門良心去發動遊行, 咁我覺得點解我地學社明明做緊街頭運動,但遊行唔係學社自己做,俾左個叫『澳門良心』去做呢?我質疑係質疑呢樣野,就唔係反對學社做。我當時對呢個做法的確係有啲微言。」

理念上:何謂推動公民社會?

今屆主張「搏到盡」的「學社前進」蘇嘉豪,看到近年民主派在立法會某些議題上表現,即使議題不算敏感,但議員仍缺乏活力、輕輕帶過。

「其實搏到盡係一種態度,從政的態度,就唔係集中在形式。我地希望帶出呢班年青人,係可以在一啲話題上面,不計成敗,據理力爭到最後一秒。希望借住呢樣野,最終目標未必真係擋住某啲惡法,但係佢個過程,就係希望帶動整個公民社會,對立法會,對澳門,有返啲信心。」

區錦新和吳國昌對推動公民社會的理解,跟蘇嘉豪有點差別。

「我地一直都講緊,我地爭取民主,係從關心民生的事項導入,令到市民覺得有民主需求,呢個方式逐漸去建立公民社會的推動,就係民主政制,呢個係我(區錦新)和吳國昌一直的共識。」

區錦新補充,從過去一直可見,他們這種做法成功得到選民支持。不過,他和吳國昌均不知道未來是否如此,但他們指不會妨礙年青人作不同嘗試。

選民是否一直支持吳、區的做法?我們比較了吳、區名單從2001年至上屆2013年的得票率,發現整體有下降趨勢。[註2]

「學社前進」是今屆選舉中「新澳門學社」唯一推薦名單,由26歲的蘇嘉豪(圖中)領軍。

「學社前進」是今屆選舉中「新澳門學社」唯一推薦名單,由26歲的蘇嘉豪(圖中)領軍。

分道揚鏢 學社一鋪清袋?

新澳門學社創立以來,經費多來自議員上繳,會章亦有列明。吳國昌指,由1992年創立至今,他不需要有任何契約或協議,自己主動上繳。只要支持到學社與民間社會發展,就無問題。

今屆「學社前進」名單所有候選人都曾簽聲明,如當選會將薪律全部上繳,再由學社以「出糧」形式回撥部份薪酬予當選議員。

不過,吳國昌今屆非「新澳門學社」推薦名單。《立場》問他若當選會否仍自動上繳薪津,他說會視乎情況,說不定「學社前進」名單有數人當選,用不著他。

蘇嘉豪說,若「學社前進」今屆沒人當選,將會對學社運作帶來重大打撃,很難維持恆常運作。

問道他們是否有信心當選,會否怕互相「鎅票」。吳國昌指不會攻撃朋友「鎅票」;區錦新覺得年青一代可以「做大個餅」,不擔心票源重疊。蘇嘉豪則指,對學社及自己過往工作有信心,相信可以當選。

但有不願具名,曾為吳、區義工的選民透露,今屆傾向投「畸呢」名單。

「選民無責任一定要選民主派的,民主派要拎票,就勞煩行動證明,而唔係選lesser evil。」

選情如何,很快便有答案。

 

註:

1. 澳門廣義自由開放陣營(俗稱民主派)除「新澳門學社」外,另有高天賜、梁榮仔等人。

2. 《立場》將歷屆「新澳門學社」推薦名單得票率作比較,發現2001年第二屆得票率為20.95%,至上屆2013年三張名單共得15.73%。資料來源:澳門立法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