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無罪推定原則是重要的(法治文明系列上篇)

2017/1/10 — 12:49

愛瞞日報製圖

愛瞞日報製圖

【文:小唯】

判別是非黑白,有四種可能情況︰一、判有罪者有罪;二、判無罪者有罪;三、判無罪者無罪;四、判有罪者無罪。你希望一個社會能夠彰顯公義,你必須要令第一種及第三種情況發生的概率非常高,同時令第二種及第四種情況發生的概率非常低,否則就只能淪為食人族層次的文明。如何能夠達到高度文明的境界,並沒有固定答案,但要判斷我們的社會與此境界相距有多遠,卻是有明確的方法。

設事件A代表「判有罪」,事件B代表「有犯罪」,又假設某種犯罪的盛行率,為平均每一萬人有一人犯罪︰P(B) = 0.01%。很正常吧?又假設法院以往識別有罪者的成功率,為P(A|B) = 90%,又假設法院以往識別無辜者的成功率,為P(A’|B’) = 99.9%,很不錯吧?可是實際上,當法院判定一個人有罪時,此人真的有罪而非被冤枉的機會率有多大呢?

廣告

此問題問的是P(B|A)等於多少,故我們用一般高中數學課程所教的貝氏定理 (Bayes theorem)︰

P(B|A) = P(A|B)P(B)/[P(A|B)P(B)+(1-P(A’|B’))(1-P(B))]
= (0.9)(0.0001)/[(0.9)(0.0001)+(1-0.999)(1-0.0001)]
= 0.0826 = 8.26%

廣告

結果令人非常失望︰當法院判定一個人有罪時,此人真的有罪的機會率,只有8.26%,即是說,此人其實是被冤枉的機會率,有91.74%,高得恐怖。

可能你會認為,那是因為法院以往識別有罪者的成功率P(A|B) = 90%,其實是太低,應當99%才合格,那麼貝氏定理會如何告訴我們這結果呢?

P(B|A) = (0.99)(0.0001)/[(0.99)(0.0001)+(1-0.999)(1-0.0001)]
= 0.0901 = 9.01%

結果仍然令人非常失望︰當法院判定一個人有罪時,此人真的有罪的機會率,只有9.01%,即是說,此人其實是被冤枉的機會率,有90.99%,仍然高得恐怖。

可能你又會認為,P(A|B) = 99% 仍然是太低,應當99.9%、甚至99.9999%才合格。可惜,即使是99.9999%,你嘗試重新運算一次,結果仍然是一個失望的9.09%,毫無顯著改善。

真正的問題,其實並非在法院識別有罪者的能力,而是在法院識別無辜者的能力︰法院以往識別無辜者的成功率P(A’|B’) = 99.9%,其實太低。假如把法院以往識別有罪者的成功率維持在P(A|B) = 90%,但把法院以往識別無辜者的成功率P(A’|B’)提升至99.99%,貝氏定理又會如何啟示我們呢?

P(B|A) = (0.9)(0.0001)/[(0.9)(0.0001)+(1-0.9999)(1-0.0001)]
= 0.4737 = 47.37%

明顯大幅改善,但仍未令人滿意。假如把P(A’|B’)提升至99.999%,又會如何呢?

P(B|A) = (0.9)(0.0001)/[(0.9)(0.0001)+(1-0.99999)(1-0.0001)]
= 0.9000 = 90.00%

明顯更加理想。而如果你再把P(A’|B’)提升至99.9999%,則答案變成98.9%,亦即是製造冤案的機會率只有1.1%,效果十分理想。

所以識別無辜者的能力,其實比識別有罪者的能力重要很多倍。換句話說,一個社會的法治有沒有失控,看的應當是政府及法院識別無辜者的能力,而不是識別犯罪者的能力,市民應當多加監察前者。增強政府及法院識別無辜者的能力,就等於減少政府及法院冤枉無辜者的機會率。

如何做到這一點呢?方法很簡單,就是無罪推定原則、除刑化。政府及法院是人類的聚合體,而人類是會犯錯的,不管其犯錯的原因是自身還是外部引誘。但透過無罪推定及除刑化,則能使身為人類的政府及法院在有可能冤枉無辜者的時候及時臨崖勒馬,體現出的結果,就是有效地把政府及法院識別無辜者的能力提升至99.999…%之高。但今日的動保加刑、毒品使用加刑,乜都加刑,完全是反其道而行,對無罪推定嗤之以鼻,結果導致冤案無數。貝氏定理看在眼裏,不禁搖頭嘆息。這種加刑社會,澳門有沒有人喜歡,我不清楚,但食人族層次文明的人,就一定不會反對。

 

(本文為「愛瞞來論」,即愛瞞日報讀者投稿;愛瞞日報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