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速離否則開槍」的震撼:一個澳門人在夏慤道上

2015/9/28 — 18:52

年輕學子罷課不罷學,我在電腦前看著直播一起上課。

學生群眾重奪公民廣場,我在電腦前看著直播徹底未眠。

不用佔中三子,也不用泛民政客,年輕世代率先把香港引領上逐夢大道。

廣告

之鋒被捕第二天中午,我搭上開往上環的船,準備出席在旺角的一場新書分享會。啟程前,看著手機的新聞直播,看見廣場裡的學生一個個被抬上警車。那是我第一次因為自己活動參與者之少而感到高興。因為政總攻防戰「搶走」了許多熱血的觀眾。

那天晚上,我和幾個澳門朋友到金鐘看一看,在政總外面見到周庭也見到貳龍,彼此寒暄幾句,很快便各散東西。因為警察封鎖了海富天橋,回程時必須繞個大圈,當時朋友對路人打趣說:「唔俾行天橋,咪直接行出馬路囉。」

廣告

但夏慤道車速之快,直接跑出馬路,應該不用警察驅趕,也早就必死無疑。沒想到,只是十幾個鐘頭以後,據報就在政府開完記者會後不久,車來車往的大馬路上只見人潮,一發不可收拾。手機網絡亦告癱瘓。

畢竟是外地人,同行的香港朋友提醒說:「如果發生什麼事,你們記得要先離開。」我們從金鐘地鐵站踏出,在夏慤道上穿起雨衣、戴起眼罩、接過雨傘,心想最多吃幾下警棍、幾口胡椒。警察如常舉起「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的橘色旗。前線幾次嘗試突破,脆弱的雨傘成了抗命者手中唯一的盾牌;而後排則接力運上物資,同時把一個個陌生的傷者扶到臨時救護站。這就是媒體日夜渲染的「暴民」,就那麼一群手無寸鐵的「暴民」!

傍晚六點,換成黑色的旗從遠方舉起,上面寫著「小心催淚煙」。還沒反應過來,只消不到幾秒,一個黑色鐵瓶迎面掉來,現場瞬間一片白霧,到處都是咳嗽聲,即使閉氣,皮膚也有被灼燙的感覺。在毫無心理準備下,我們吃下生平第一顆催淚彈。眾人都用力往後方跑,心情大概混雜了恐慌、憤怒和難以置信,「梁振英正仆街!你不得好死!」

怒氣沖沖的人們邊跑邊喊。

到底是什麼,讓香港政府非要向香港人發射催淚彈不可?但原來更可怕的事情還在後頭。眼見驅不散的人群再次集結,荷槍實彈的防暴隊陸續進場。那夜,香港政府殺紅了眼。遺憾因為工作,我已經身處碼頭準備回程。然而我一直無法放心上船,於是在碼頭的茶餐廳坐了好幾個鐘頭,一路緊盯電視機的新聞直播。

當「速離否則開槍」被展示,防暴警向示威者舉槍的一刻,很震憾,大概是港澳人對軍警舉槍人民的歷史畫面猶有餘悸,我無法相信自己眼底的畫面!「狼振英敢開第一槍,一國兩制立刻崩解!」我在Facebook發佈了這段話。「你在哪裡?務必注意安全!」一個澳門朋友馬上傳來inbox message。「不用擔心,我不在金鐘。」雖然只是旁觀者,但不知為何,打這句回覆時竟也帶點怯懦,可能是恨自己當刻只安坐電視前……

往後的七十九天,一水之隔的澳門沒有獨善其身。藍絲帶與黃絲帶之間,說理的說理,吵鬧的吵鬧,unfriend的unfriend,親友聚會也成了角力場。但無論如何,澳門人總算因為隔海大事,願意把政治這個「禁忌」端上枱面。

那七十九天,出於聲援或是湊熱鬧,不少澳門人頻頻往返香港,親眼見證也好,直接過夜也好。我相信這些澳門人會因而變得不一樣,變得更清醒,變得更獨立。

謝謝雨傘運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