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國網絡戰貳之連環計》計計精彩 數三國英雄「毒L」 氣焰勢難擋

2017/7/10 — 10:21

《三國網絡戰貳之連環計》

《三國網絡戰貳之連環計》

特區回歸短短二十年,在網絡上被網民backup起的「歷史事件」卻已經足以合輯成一本「香港網絡大典」。雖然是多事之秋,但香港官員的芝麻綠豆鎖碎事,相比起三國亂世中的英雄人物歷史,還比不起曹丞相留下的一條「雞肋」。偏偏,編劇路懿響應特區政府的慶祝活動,把香港官員的「小學雞」精神加入至三國武將的明爭暗鬥歷史,讓他們的嘴臉能夠在舞臺鬧劇上大顯威風,歡渡回歸,彷彿香港網民的風花雪月才是主角,三國英明武將都要被比下去;笑裏藏刀,編劇的文字充滿智慧而不失霸氣,有如關二哥般,抱著不亢不卑的精神,在劇場注入民間智慧盡顯威風。

運用大量諷刺時弊的幽默,雖然涉及政治比喻,但從不掉入在既定立場上作出指控,沒有一刻要求觀眾嚴肅對待主題,熱烈鼓勵大家「吃花生」,一笑置之。時事諷刺風格有如在看《頭條新聞》。編劇純熟操控鬧劇節奏,諷刺的尺度掌握得恰到好處,可見其寫作城府之深。往往在得罪人的底線前徘徊,是諷刺劇的最高境界,正好能夠為被突然抽起停播的《頭條新聞》作及時後備。

但與《頭條新聞》不同的,正如編劇自己所說,劇作是衝著「抽水」而來。而抽水的最大目的,是令抽水者及觀眾都能夠從抽水中得到歡樂:也就是劇場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的。令人喜出望外的,是這種歡樂不只是來自內容上抽水,還可以在鬧劇的格式設計上可見。極端的環境設定為鬧劇提供大量發揮空間,智能手機在古代出現,影響了三國故事原有的發展。手機拍攝食物,漢書(古代臉書)起底等,是經典的布萊希特效果運用。有如Tarantino電影(希魔撞正殺人狂、黑殺令)中,在歷史背景的情況下,(二戰德軍、美國早年黑人制度) 角色擁有現代人的人文精神,放大了歷史的荒誕無稽,同時諷刺現世代重覆歷史謬誤的荒謬。《三國網絡戰貳之連環計》在劇場演繹,因此能夠更大膽地拉開與現實距離。劇情發展也有如《尋秦記》。正當觀眾懷疑歷史可能因網絡世界的影響而改寫,編劇就像玩馬戲一樣,雖然故事發展細節不同,但在重要時刻,劇情發展竟然在一輪混亂後返回與歷史相接的軌道,這種樂意被編劇玩弄於股掌之中的瘋狂,為觀眾帶來滿足感。

廣告

劇情發展同樣充滿驚喜。優秀的寫作能令觀眾經歷編劇寫作時每一刻的思想進程。觀眾能從文字中看見編劇在寫作時也未能預測下一刻的情節發展,彷彿編劇在挑戰自己。這種刺激能透過文字傳達給觀眾。不事先預設,編劇每一刻都像在破解自己早前寫下的文字,嘗試挑戰更加有趣的劇情發展。正如劇中一位角色三次被斬首,明顯能感受到第一次斬首發生時編劇並沒有預設以後兩次的出現。即使第二次出現以後,編劇也沒有刻意編排讓第三次出現,只是細心聆聽劇本的節奏發展,在劇情中過去了一段時間後,彷彿聽見觀眾心想:「應該不會出現第三次了吧!」才把握時機,再次抽水,保持了自然流露的寫作觸覺。另外,在孟德獻刀一幕,編劇保持懸疑的敏感度非常高,簡單的概念,以某型號智能手機代替歷史中的七星寶刀,憑著準確的節奏步伐,讓觀眾期待情緒逐步放大,令一個本來是「爛gag」的笑話變成有趣的抽水情節。雖然筆者以各類型技巧標籤編劇的寫作手法,但從其原創性可見,編劇的唯一考慮是文字的趣味,絕非因追隨某些寫作技巧而衍生出來。從情節設計的創意,可見作者對自己反覆要求保持質素的執著,毫不妥協於簡易選擇下所得出的結果。正如名編劇游乃海曾經指出,編劇的工作就是要寫出他人意想不到的劇情。

相比起劇本的龍飛鳳舞,部分演出的演技水平的確有所不足:畢竟演員都是有正職工作的劇場愛好者。然而演出在製作上十分認真。服裝及佈景雖然沒有特別美學取向,但都十分細緻完整,滿足了劇本的要求。影片的製作令人驚喜,不單是技巧成熟,而且準確塑造了諷刺網絡影片潮流的獨特風格,尤其「四大妖術」影片對某類型網上3D人像動畫新聞片段影射:旁述追不上畫面的節奏、不停重複某些畫面,嘲笑該類型影片的誇張失實,可見創作人的創意膽色、視野及執行力。除影片外其他瘋狂的抽水畫面不計其數,包括董卓企圖以精靈球收服呂布、貂蟬被迫在網上「裸聊」等。抽水的範圍之廣,令人差點忘記三國故事事態發展。到演出中後期,甚至令人擔心編劇起初設下的「西涼大軍」主題可能已經被遺忘?會否因為在其他支節玩得樂極忘形,失了方向,令人期待的「打大佬」畫面就因此不了了之?對此編劇作了一個「神回應」。

廣告

現今的網絡文化不容忽視,編劇純熟運用網絡術語:J到出血、開live直播、陶瓷心(玻璃心的古代版),都是屬於廣大「鍵盤戰士」的特別語言。甚至董卓女兒與舞妓突然在情節發展中「亂入」,打破對話節奏,突然在舞臺的中央作了差不多三、四分鐘的舞蹈演出,有如在電玩動漫節等大型節目中段,主持突然停止說話,讓cosplay女模特兒衝上台大跳一場熱舞,再返回正軌繼續故事,完全反映了「毒L」文化的真實面貌。這種「亂入」非常湊效,像在挑戰觀眾:當美女上場,什麼狗屁戲劇理論都要放下,大家還是目定口呆看美女,毒L就是要看美女呀!然而大家都沒有投訴,因為其實大家都是毒L:網絡文化中的毒L只不過是普羅大眾不願意承認的內心真我。網民經常恥笑毒L,但有誰不想成為毒L?其實大家都嚮往毒L的語言智慧。說話刻薄,但一針見血。擁有著「反正我是毒L,要說什麼就說什麼」的精神自由。有如莎士比亞劇中的小丑,他們在伊利沙伯年代是社會中最低微的階層,因此可以「攞正牌」向皇室權貴抽水,不單止不會被處罰,還能討人歡心。小丑的睿智,正在其「食花生」態度,是騎場派。表面上指指點點,卻什麼都不支持,最重要是口頭上佔了上風,又不用上身。假如是一個成年人以成熟認真姿態這樣口沒遮攔,自然令人覺得傲慢無禮。但假如以毒L及小丑一貫嬉皮笑臉的態度,像蠟筆小新,沒有惡意,只是有意識地詐傻扮懵,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向被圍攻的一方加一腳、插一刀,輕微邪惡,但又無傷大雅,有時候更湊巧道出大道理,正是大智若愚。

本著毒L精神,未到最後一刻,編劇都不讓觀眾知道「西涼大軍」的下場。雖然忙於在眾多社會現象中抽水,但編劇不忘留下伏線。一方面加強觀眾對「西涼大軍」主題的懸念,另一方面在冷不提防的情況下,一刀刺進社會討論問題的核心。在其中一幕的末段,董卓向朝中大神怒吼「睇下個天恐怖啲,還是本太師恐怖啲!」,在最後幾幕,又不停重複「隔咗網絡,隔咗層紗」,似乎有弦外之音,剛剛足夠保持主題的神秘感。唯一明顯的是,董卓與呂布之間互相利用的義父義子之情,說穿了就是契爺契仔的關係:無論是西涼還是西環,無論是三國還是香港,都不能避免父子間必定出現的正面衝突。這個時候,編劇又再發揮毒L的最大本領:不作評論。只是透過一首流行曲,施展「改歌詞」絕技作最後抽水重擊,借用歌詞形容父子「難離難捨」之情,實屬互相折磨但永不分離的又愛又恨!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