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電影展」之路客與刀客

2017/10/3 — 9:46

現正舉行的「中國電影展 2017」,上次談了兩部特別優異的詩電影《長江圖》和《路邊野餐》,前者是穿州過省的長江貨船漫長航程,後者是乘火車、汽車、電單車的貴州旅程。一水路一陸路,都在迷離撲朔中尋尋覓覓,各有宛在水中央的佳人。

這次選映的十多部大陸片,還有幾部描述旅程。《岡仁波齊》最有西藏特色,拍攝向來令外地人非常驚奇的磕長頭朝聖,長途跋涉不斷五體投地叩拜,那種虔誠與毅力,實在難以想像,現在仍然常有藏民這樣做。

劇情是西藏某小村十一個男女老幼結伴朝聖,一路叩拜二千五百公里,花了一年時間,才到達拉薩與神山還願。他們用拖拉機和拖車,載着營幕和物資,天天「爬行」,晚晚扎營。途中發生車禍,又有孕婦送院分娩,老喇嘛逝世天葬,還因用光經費,留在拉薩打工,賺夠錢然後回程,非常艱苦。

廣告

導演張楊拍得像紀錄片,實感很強。不過,大肚孕婦也進行這種高難度長征,極可能傷害自己和胎兒,觀眾不禁懷疑是否屬實。張楊似乎就是拍過《愛情麻辣燙》、《洗澡》、《落葉歸根》等片的張揚。十年前《落葉歸根》是取材真事的奇詭旅程片,趙半山演民工,背着暴卒老工友的屍體,從深圳長途送回重慶家鄉,沿途經歷內地種種現實怪現狀,充滿黑色諷剌性。

《岡仁波齊》顯然半真實半編作,而與《落葉歸根》作風大異,毫不黑色,絕不歧視藏民「愚昧迷信」,十分尊重他們的堅誠。朝聖還神是履行長輩的遺願,或為親人祈福,或報答建屋死亡的工人,全部一片好心,長途爬行不會偷懶取巧,亦避免傷害地上的蟲蟻。看後想到,現在全國「流行」古靈精怪,偷呃拐騙,藏族仍有村民保持古風,相當難得。雖然我始終覺得磕長頭的傳統,歷來浪費了藏民很多精力。

廣告

今次另有一部拍攝少數民族之作《清水裡的刀子》,描述寧夏回教山村,非常貧苦,老家長為亡妻籌辦喪禮,唯有宰牛,對那頭相依苦幹了十多年的老牛深感憐愛和歉疚,於是天天陪牛餵牛。王學博導演此片,沒有旅程,不像《岡仁波齊》富於異鄉獵奇的「綽頭」,拍得非常平實緩慢,細緻呈現荒山窮村的苦況,畫面陰暗冷峻,很「悶藝」,但有風格有人情味。最後磨刀,沒有拍攝宰牛的血腥情景。

張猛導演《一切都好》也是旅程片,張國立飾演北京退休地質學家,喪妻後獨居,啟程前往天津、杭州、上海、澳門探望四個子女,發現各有煩惱,並非「一切都好」。此片改編廿多年前馬斯杜安尼主演的《天倫之旅》,那部意大利片的靈感其實來自小津安二郎經典《東京物語》,把日本一對老夫婦往東京探望子女,改為獨居老父到幾個城市探親。

《一切都好》有姚晨、竇饒、葉一雲等合演,由於翻版又翻版,成績普通。特點是把內地城市拍得摩登繁榮,老父獨居北京四合院,非常舒適。最落難是移居澳門的一個漂亮女兒。

《再見,在也不見》是三段體文藝小品,由中國、新加坡、泰國三位導演各拍一段旅程,都由陳柏霖主演。他在〈背影〉演原籍佛山的大機構青年經理,往廣西出差視察,偶然見到離家失散已久的父親秦沛,有不少粵語對白。〈湖畔〉是台灣已婚男子往新加坡探望死囚楊祐寧,勾起他倆童年在台灣疑似同性戀的傷心回憶。〈再見〉拍攝北京青年教授到泰國曼谷講學,與十多年前發生過師生戀的女教授蔣雯麗重逢。這三段各有當事人難忘的感情往事,手法中規中矩,只是比較新嫩,未能達到令觀眾難忘。

內地武俠小說家徐浩峰編導的《師父》,不是旅程片,但也與江湖人物南來北往的路程有關。廖凡飾演民國初年佛山詠春派高手,北上武館林立的天津,想自立門戶,與當地武林、軍閥和手車伕幫發生複雜的恩怨。拍出與眾不同的風味。

片中廖凡擅長的不是詠春拳,而是詠春八斬刀,兩把短刀鬥贏各式長兵器。徐浩峰自任武術指導,連場比武血戰多姿多采。壓軸高潮是他單人雙刀,在長巷與各派大刀老師父決鬥,相當獨特。開館典禮變成鴻門宴,現場放映早期中國武俠片《火燒紅蓮寺》,也很別緻,兼有紀念性。

廖凡和風塵女子宋佳結上情緣,收了勇武狂傲小子宋洋為徒弟,還有金士傑飾演天津武林元老,蔣雯麗演霸王花,這些主要演員都有型有格,發展出曲折驚險的戲劇性。加上白俄舞女,維吾爾族賣茶湯姑娘,在明爭暗戰中帶來香艷。《師父》無疑過於堆砌賣弄,但整體來說,可觀之處不少,是別具特色的刀客電影。

「中國電影展 2017」最值得注意就是路與刀──幾部漫漫旅程的路客片,以及這部行走江湖的刀客片《師父》,和《清水裡的刀子》。不禁想起 1970 年香港國泰製片公司結束前出品的國語片《路客與刀客》,張曾澤導演,改編司馬中原小說,楊群主演,是拍出鄉土風味和傳統武術(包括辮子功)的優異武俠片,當年甚獲好評。

今次其他影片當中,張大磊編導《八月》,半自傳式拍攝九十年代初的童年成長回憶,涉及國營製片廠員工「下崗」轉業的問題,被台灣金馬獎選為最佳電影。數月前我已談過,頗有細緻生活感,但平平無奇,我不大欣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