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 人人都期望,但都可達到嗎?

2017/11/30 — 13:34

由幾時開始,我們學會明天會更好,為甚麼明天或未來一定會比今天更好,而不是更壞的呢,應該不是由政府的宣傳短片告訴我們(那個「打波先嚟落雨」)吧,或者安慰自己,或找種種方式去催眠自己是人的天性,所以就算現實再如何的差,又或有更差的傾向,心裡都會說未來會好轉的。

早幾天筆者到了正在中環chi art space舉行的「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The Best Is Yet to Come)群展(展期至12月18日),原來這次展覽應算是個藝術家駐留項目的一部份,四個香港及內地藝術家,包括陳嘉翹、沙麗娜、何銳及吳佳儒,以香港為駐留基地,在另一位藝術家黃小鵬的陪伴下走訪本港、廣州、深圳等不同地方的藝術院校及機構,和不同藝術工作者及學生交流,讓他們認識及探討三個地方不同層面的所謂「美好」,不知道他們找到了美好沒有,再以各自的作品呈現出「美好」呢。

廣告

展場也被他們分成了好幾間房間,難道美好的事是從家開始,又或先「有瓦遮頭」開始。有一出升降機就看到吳佳儒的一組作品《念想2.0》,由一系列錄像、聲音裝置、燈箱等組成,最後就成了放了兩張梳化椅,讓人們看著投映在浴簾上的錄像片段,而四周又放置了茶几、花卉等不同家品。後面就是陳銳的房間,有張大檯,有本記事簿,旁邊有一大箱糖果,一面牆上掛了一組《30倍光學變焦》的相片作品。不需要隔一道牆就是沙麗娜的空間,除了有《城市》及《虎尾蘭》,還有一組《守護》作品,一看你就會猜出是甚麼的「家具」了。最後是陳嘉翹的房間,也許最令人留下印象,《觀眾1號2 號3號》是三個大人型公仔,還有那些燈光、佈置及其他錄像作品,包括那《藝術廣告系列》,「Come Feed Me」(如果筆者沒有記錯的話)。

四個人的房子(或空間)加起來,讓你領略到怎麼樣的「美好」,你會覺得是那個地方的甚麼人或東西會讓他們得出這樣的「美好」呈現,是香港的,還是內地的呢。或者,大家想知道的,不是作品呈現的「美好」,而是他們短期駐留及交流時探討或發現或感受到的「美好」。

廣告

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前設應該是現在及過去不算美好,或不夠美好,所以才寄望及期望,又或以為將來會有美好的事發生。無論現實是如何,各城的政治、經濟、社會、民生環境如何,你覺得將來會更好,又或認為自已有能力令美好的事會發生也好,筆者不知是不是比悲觀地或無奈地認為不會有美好的事發生是更好或更不好,筆者不是甚麼專家或學者,不知如何去說明在認清現實不美好的同時,但自己至少有擁有美好的事的能力或權利,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狀況--或者是很多人也有上樓夢,但你又明白上樓,是上公屋也好,是上私樓也好,都是一件很難得(你生於一個有父靠的家)或很難做(你要一世做房奴)的事。

記得有外國學者說都市是一個消化系統,吞下前來的青年人,吸收其勞動力,再將視為不能消化的東西種種願望排泄出去。如果香港是消化系統,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為了生活或生存,要被如何的吸收及消化,最後他們的種種夢想,因為不被層層的經濟及政治系統消化而被認為不合乎現實、不合格等,所以被排泄出來。

不知將會發生美好的事,究竟是甚麼,在那裡及何時發生呢,而所謂美好的事是對甚麼人美好的呢,而筆者最關心的,是為了令將會有發生美好的事,人們要付出,甚至犧牲甚麼呢,因為在現實中,美好的事是不會突然從天而降。美好的事,本身是很美好,但誰人告訴你得到的方法及過程,也是同樣的美好呢。

如果本港的最高領導人向大家說:將會發生美好的事,你會有何想法。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