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許,一分鐘後》:「宜譜詞」之存在性證明

2017/4/19 — 11:05

via pixabay.com

via pixabay.com

數學上說的「存在性證明」,是指某種數學關係在現實世界中還未找到具體實例,但可以用數學方法證明這種數學關係肯定存在。本文談的「宜譜詞」明明已經至少有一首《也許,一分鐘後》,跟據它譜成的曲調並存在於現實世界,何以還要說是「存在性證明」呢?還請讀者耐心細讀本文吧。

《也許,一分鐘後》的歌詞,是寫「九一一」事件的。而說到這首歌曲的歌詞,至少比它的歌調早面世十多年。

廣告

為何會如此?且長話短說的稍作交代。

2001 年尾,一位樂壇前輩知悉筆者有一套「宜譜詞」(註:當時還未有這個名稱)的理論,甚想試試。於是約定以九一一事件為題材,由筆者先寫出「宜譜詞」,讓他試試譜曲。共有五段的第一稿寫成後,他看後覺得不是想要的落筆取向,交流過後,筆者回家又寫了第二稿,只有兩段,這次算是稍中前輩所思,而他也試譜過。然後事情便一直擱下了。

廣告

時間飛逝,十多年後的這幾年,社交網絡盛行,民間音樂高手互動交流頻繁。 2015 年七月初,筆者試把拙詞《也許,一分鐘後》貼在一個名為「作曲填詞(廣東歌詞)交流區」的 fb 專頁,徵求音樂高手為它譜曲,得到一點回響,有些朋友試譜過。其中一位朋友 Willis Yu ,後來更安排了歌手顏昊天來錄唱他所譜的版本,又放到 KKBox 去發售,這些進展,筆者事前是全無設想過呢!

印證「宜譜詞」三個基本要求

有了這首具體存在的《也許,一分鐘後》,要解釋何謂「宜譜詞」以及有闗這種詞的一些基本要求,應該是比較容易的。事實上,概括而言,「宜譜詞」就是一首這樣的歌詞:它雖先於曲調寫成,但觀乎它的文字聲律的形態,卻很像是先曲後詞才會形成的模樣。

現在大家看看《也許,一分鐘後》的歌譜,是有很嚴整的曲式的: ABACCBA 。是的,「有曲式」乃是筆者設想的「宜譜詞」三項基本要求中的一項。其他兩項,一是「多扣合」,一是「少大跳」。

怎樣算是「多扣合」?主要是指詞中某些片段的句子群之中有許多不同形式的「聲律」上的重出,形成聲律上的「扣合」/「呼應」。這一項乃是讓譜曲者容易用得上重覆、模進等流行曲調創作中非常重要的技巧。以《也許,一分鐘後》的詞句為例,「親愛的,請放心,既已置身惡劣處境中,我會試把劫禍去操控」這四個句子,以給喻為粵語歌平仄的「零二四三」來標示,會是 343 343 444342433 444342434 ,這樣大家會見到「親愛的」和「請放心」的聲律是一樣的,「既已置身惡劣處境中」和「我會試把劫禍去操控」兩個九字句,其聲律則只有最末一字有差異。這一小段文字的聲律有這樣良好的「扣合」,現在事實所見,確是證明了很能幫助到譜曲者使用「重覆」和「模進」的技巧!再說,單看「試把劫禍去操控」的「零二四三」是 4342434 ,其聲律是一種回文之形態,亦是一種很良好的「扣合」呢。

「少大跳」又如何?這是為了讓譜曲者易譜出流暢的旋律線條而設想的。以「零二四三」而言,相鄰字音共有十六種組合,其中 04 、 23 、 03 、 40 、 32 、 30 這六種都屬「大跳」,能與之配合而且唱來自然的音程至少要是純四度或純五度以上。一首詞如果太多大跳,對譜曲人而言是夢魘,因為不易譜成流暢的旋律線條。近年筆者發現,既然粵語中相鄰字音的音高組合有十六種,而大跳佔六種,意味天然粵語之中,大跳的出現頻率約是八分三。對此,筆者拿過不少樣本來觀察統計,發現基本上是吻合這個「八分三定律」。然後筆者又統計過不少先曲後詞的詞作,發現其大跳出現的頻率小得多,一般是小於十六分三,故此稱這個為「十六分三定律」。十多年前,設想「宜譜詞」應怎樣寫的時候,僅是憑直覺覺得要「少大跳」,以利於譜成流暢音調,故此寫的時候是很有意識的使相鄰字音少些大跳出現。然而又一直覺得,如果題材較雄偉、悲壯或詼諧,在個別片段之中是無妨多一點大跳的。以《也許,一分鐘後》為例,一開始的「從不想去當英雄,從不,從不」,八個相鄰字位就有四個大跳,那時筆者是有點刻意如此的。說來,年前有朋友試譜時,便為這四個大跳處感到頭痛!

現在統計一下《也許,一分鐘後》整首詞的大跳出現頻率,是全詞有 303 個相鄰字位,大跳有 53 處,頻率是 0.17491 ……,原來也能小於十六分三,滿足「十六分三定律」。可見當年寫這詞時是很努力的做到「少大跳」的。舉個例,「親愛的,請放心,既已置身惡劣處境中,我會試把劫禍去操控」這個片段,相鄰字位共二十個,但沒有一處有大跳!另外一段:「也許,一分鐘後事態精彩結束;也許,三分鐘後會是不幸結局。親愛的,事已至此不要哭,奮起搏擊勝過畏畏縮縮。」相鄰字位共三十七個,大跳僅有三處而已!

譜曲者的功力

近日才終於有《也許,一分鐘後》的歌譜可看,正好借此分析一下旋律,向譜此曲的朋友 Willis 偷偷師。

先看他如何處理相連的大跳「從不,從不」和「能否、能否」,但覺得是處理得很高明的,四個至少須五度的大跳,配的音至少有不同的三組,可謂變化多端!

起初,見到他把實際上是另外寫的兩段第二稿詞也加進第一稿的五段歌詞之中,覺得意外,怕兩稿詞的詞意未必共融。但現在聽整首歌曲的效果,倒又覺得是融合得很好的。音樂段落的佈局很能循序漸進, A 段是最弱拍起,整段有三個長樂句,頭兩個在低音區盤旋,第三樂句則轉到高音區,頗有層次。 B 段屬次強拍起音,形成變化和小小對比,何況這一段在高音區盤旋的時間比 A 段長得多。此外,B段的後半段看來像是從A段變化而來,感覺上陌生中又有點熟悉感。 C 段從頭拍起音,密度也極大,一小節有含十一個字的(之前最多是十個而已),調式上也傾向 Minor ,跟之前兩個段落的對比是很強烈很鮮明的。粵語歌先詞後曲而能做到在音樂結構上有這樣精密之佈局,實在厲害!

在協音技巧上,但見Willis是巧用了協音上的各種各樣的彈性,從而相對地得到旋律寫作上較多的自由。拙著《粵語歌詞創作談》中所說的彈性協音技巧, Willis 幾乎都用齊了。當然,在某些地方,其實是會有微拗的,但歌者露字功夫好的話,則全不是問題!

寫「宜譜詞」不比填詞易

近來瀏覽林沛理的《英為中用十大原則》,頁 45 提到詩人奧登 (W. H. Auden) 說詩的韻律和規則將詩人從他的胡思亂想中拯救出來。筆者相信,對詞人來說,也有同樣的作用。

在最近的一次公開講座,筆者在解說何謂「八分三定律」及「十六分三定律」的時候,曾同時指出,當我們據曲調填上合音的粵語歌詞,其實是做着違反自然的事情!是的,是違─反─自─然!在填粵語詞的過程中,我們要把天然粵語的八分三大跳頻率調整為合樂所須的十六分三大跳頻率,二者的數值關係約是兩倍!這過程中很多字音含大跳的詞語會沒法用得上(以前我們只會覺得難,卻不知有這個道理)。對於資深填詞人,早適應了這種調整方式,所以不會覺得有何難,可是對於初學者而言,這種調整方式,是難似登天。所以,筆者常認為,除非是天才,不然一般初學者要填上半百以至百首以上,才適應得了這種調整方式,填起詞來不再感到難似登天,而是如履平地,所謂隨心所欲而不逾矩。

依曲填詞於初學者而言,當然還有其他困難,不及「少大跳」那樣容易有「定律」可解釋罷了。

回說「宜譜詞」之寫作吧。關於「宜譜詞」,或者可以這樣定義:「易於譜成優美的/易上口的粵語流行曲調,且基本上能一字一音地譜的詞。」具體到實際,「宜譜詞」在寫作時須達到「少大跳,多扣合,有曲式」這三項基本要求。

歌曲創作的方法,多種多樣,有些創作人,能詞又能曲,創作歌曲時,常常詞曲一起來。但筆者最初設想「宜譜詞」,是為只會寫詞不擅寫曲的朋友提供多一個選擇,何況有時心中有了題材,卻沒有曲調可以適合填寫,以「宜譜詞」的方式去寫,或是一個不錯的出路。

然而,寫「宜譜詞」不會比依曲填詞容易,何況依曲填詞時,填詞人是被動的,有旋律可依,很多困難不知不覺就克服了。寫「宜譜詞」卻一切都要主動,要有意識地達到「少大跳,多扣合,有曲式」這三項基本要求。打個比喻,無心插柳容易,有心栽花卻會覺得過程特別辛苦!相信,寫「宜譜詞」,一般也是要寫上幾十首才能適應下來,達到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地。然而寫「宜譜詞」還有另一煩惱:除非有要好的作曲家拍檔,不然詞成之後,找誰譜曲呢?

在民間,先詞後曲有很多進路,比如據詞所譜的音調但求動人而不一定要易上口的,又很多時沒有嚴整曲式也是可以的。至於主流流行樂壇早已習慣先曲後詞的模式,別的模式講多無謂,頂多是先有一句詞以至先有幾句詞,比如近年甚受注目的《女神》,就是詞人先有一句詞(並且容許稍改動),然後讓作曲人憑這句詞發展成曲,再交回填詞人填詞。

有朋友形容《也許,一分鐘後》這種「宜譜詞」詞作,彷彿寫詞者已「心中有曲」(但實際上心中並沒有任何成曲),寫詞者是在「以詞作曲」。但於筆者而言,《也許,一分鐘後》只是「宜譜詞」的存在性證明!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