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京劇《帝女花》殉國多於殉情

2018/3/6 — 9:40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網頁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網頁

今屆香港藝術節的戲曲節目,最受注意自然是京劇《帝女花》。

自從 1957 年「仙鳳鳴」劇團首演以來,唐滌生編撰的《帝女花》就成為粵劇戲寶,其中壓軸戲〈香夭〉主題曲「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更街知巷聞,堪稱香港最經典的「流行曲」。此劇六十年來不斷由不同戲班演出,一直深受歡迎,亦公認是歷來香港人創作的最佳文學作品之一。

今次京劇《帝女花》由「中國國家京劇院」改編演出,主演的于魁智和李勝素是國家頂級演藝家,在香港藝術節只演一場,戲票搶手,很早就預售滿座了。

廣告

我本來無緣觀看。最近我與陸離,和楊凡、邁克飯叙,原來楊凡買了國家京劇院其他節目的票,包括《挑滑車》和《紅鬃烈馬》,但買不到《帝女花》的票。幸而邁克說可以問問藝術節,於是輾輾轉轉,竟然得到一張嘉賓票,在此感謝邁克和藝術節。

坦白說,我沒有早早撲飛購票,除了太懶,也因為對內地新編京劇不大看好。何況粵劇《帝女花》非常出色,改編為其他戲曲很難保存原作的魅力。前年香港古兆申改編《紫釵記》,由浙江崑劇團來港演出,成績也不大理想。

廣告

那晚到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觀看,比預期稍好,至少中規中矩,簡化而不太差。首先,京劇《帝女花》的配樂,以「落花滿天蔽月光」這七個音為主調,一開場奏出便有親切感。根據葉紹德編、張敏慧校訂的《唐滌生戲曲欣賞(一)原創劇本:帝女花、牡丹亭驚夢》書中所述,這小曲來自描寫王昭君和番的古琵琶曲《塞上曲》第四段〈妝台秋思〉,被粵劇《帝女花》成功採用,流行至今。

此外,于魁智工老生,通常掛鬚登台,扮演英俊多情的周世顯駙馬是否適合呢?觀看前朋友談起也有疑問。好在于魁智今次無鬚,扮相可算「青靚白淨」,唱的不是半陰半陽的京劇小生腔,而是原聲,等於粵劇平喉。其實他正當中年,比陳寶珠、龍劍笙等年輕,目前狀態甚佳,演周世顯沒有問題。梅蘭芳派名旦李勝素好聲好樣,雍容華麗,演長平公主就更貼切。

京劇演藝往往比粵劇嚴謹,今次完全文戲,沒有北派武打,唱做都有水準。兩位主角的歌喉當然出色,贏得不少掌聲。合演者亦有份量,馬翔飛演崇禎,王越演清帝,胡濱演周鍾,各具功力。演周瑞蘭的戴忠宇俏麗生動,不斷義助公主,惹人好感。妙在花臉劉魁魁演她哥哥,雖是周世顯的情敵,但豪爽有趣,不像其父周鍾老奸巨猾。

劇情大致上忠於唐滌生粵劇,交代得條理分明。問題是京劇濃縮為兩個半小時,比大約四小時的粵劇《帝女花》短得多,無法每段都淋漓發揮,多數場面限於簡略,更缺乏唐滌生的精美詞曲,當然無法過癮。例如粵劇版本十分迷人的〈庵遇〉一折,細緻描述劫後情人重逢,「不認不認還須認」的纏綿婉轉情景,悲喜交集,戲劇性感染力很強。京劇版本郤全無驚喜,只強調駙馬向公主曉以大義,失去了愛情魔力。

這京劇僅得〈上表〉一折做到戲味劇力都不錯。駙馬與公主回到宮殿,說服清帝安葬崇禎,釋放太子,這場戲唇槍舌劍,大唱大做,是今次最能擦出火花的段落。接着〈香夭〉,則又簡單化蒼白化,粵劇把這場殉情殉國的悲劇戲肉結合真情相愛的洞房花燭,做到悲中有喜,非常浪漫,京劇版相差甚遠。

除了改編得太簡短,另一問題是側重愛國忠君,男女私情的描寫不夠引人入勝,盪氣迴腸。相比之下,唐滌生把愛國與私情緊密融合,相得益彰,這才成為戲寶。《帝女花》兩個粵劇電影版本也都大大縮短了,亦能大受歡迎,正是保存精華,不但充滿國破家亡的悲情,還富於愛情悲歡離合的情趣。

京劇《帝女花》則殉國多過殉情,不能說是成功之作。

其實《帝女花》的故事發生於明朝滅亡、清朝興起的北京,很值得京劇發揮。最早《帝女花》是清代黃韻珊編撰的崑劇,似乎很少演出,古代不少文人名劇適合閱讀,不大適合全本演出。黃韻珊的劇本沒有香夭殉情,描述清帝寛仁,讓長平公主與周世顯完婚,公主隨後抑鬱而逝,大概符合史實。

唐滌生版本是重新創作,大大修改,正如他把湯顯祖崑劇《紫釵記》改得精采那樣,真是詞曲優異的傑作。京劇《帝女花》或可改編得更好,不過能否創出戲寶級詞曲呢?難度甚高。今次配樂用上「落花滿天蔽月光」一句的旋律,很簡單,正式演唱就全屬典型京曲,沒有借用粵調。

京劇是否可以拿整首「妝台秋思」變奏演唱呢?有何不可,根本上中國各地戲曲互相吸收轉化,是傳統慣例。粵劇最自由,甚至東南西北樂曲都順手牽羊,太納雜了。京劇自稱集中國戲曲大成,不過京劇用京腔唱粵劇名曲,至今尚未聽過,今次也沒有破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