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京都必看~重森三玲「枯山水」藝術

2017/1/17 — 11:58

暢遊京都,有否想過風雅一番,欣賞一下「枯山水」庭園藝術?

東福寺「龍吟庵」南庭 - 無之庭

東福寺「龍吟庵」南庭 - 無之庭

廣告

「枯山水」日文的羅馬拼音是KARE SANSUI ,令人聯想到中國的水墨山水畫,但其實前者由石組、砂堆及青苔所組成,渺無「水」的芳蹤,與一般中式庭園佈局大相逕庭。常見於日本禪宗寺院的「枯山水」庭園,始於日本平安時代 (794年-1185年),尤其應仁之亂 (1467年 - 1477年)後,社會民間久經戰亂,追求簡約侘寂之美,「枯山水」漸成主流,而一般打理「枯山水」庭園的多為寺院僧人,亦反映日本禪宗修行者苦行及自律的生活態度。

在「枯山水」的元素中「石」是山,「砂」是水,分別代表永恆及心無雜念,「青苔」則令山石添上溫柔;蘊藏了的「水」反映出對美的追求~正因為看不到,擴大了想像空間。日本禪宗美學中一個重要精粹,就是wabi sabi (侘寂)~遺憾及隱藏的美。

廣告

重森視「枯山水」為Land Art

現代的「枯山水」大師中以重森三玲 (Shigemori Mirei,1896年 - 1975年) 最廣為人知。活躍於昭和時期的重森,何以成為繼古田織部( Furuta Oribe,1544年-1615年) 及 小堀遠洲 (Korobi Enshu ,1579年-1647年) 之後的「枯山水」大師?

推敲原因,大抵可能是重森乃第一位將「枯山水」視為藝術,而非僅為園藝設計的人。他的先見之明,也與西方六十年代出現的 Land Art 有異曲同功之妙 — 山石成了雕塑的材料,大自然成為了畫布,跳出了傳統藝術的框框。另外,修讀正統美術的重森,受西方現代主義影響,將抽象美感融入作庭中,跳出具象及形似 (Figurative) 的層面,倍令作品扣人心弦。為堅持製作上的完美,重森還經常自掏腰包,不斤斤計較眼前利益。

東福寺的南庭

東福寺的南庭

東福寺 (Tofuku-ji とうふくじ)~是重森三玲於1939年建成的第一件庭園作品。東福寺初建於鎌倉幕府時代(1185年-1333年),到昭和年代1938年邀請了重森再來設計,當時43嵗的他已是知名的學者及作家,深諳茶道及花藝,經過三年走遍全日本研究「枯山水」,雖然從未有作庭經驗,但對於結合禪宗精神與日本美學的「枯山水」,早已掌握獨到心得。連重森自己也經常強調,東福寺是他最滿意之作,往後約有二百件作品,都經常與東福寺作比較。

東福寺的南庭左邊的「五山」蓋上了青苔

東福寺的南庭左邊的「五山」蓋上了青苔

方丈庭園-八景喻蓬萊

「方丈」是指寺院長老居住及會客的主樓,東福寺「方丈庭園」裡的石群融合了八個主題,包括「五山」、「方丈」、「蓬萊」、「壼梁」、「瀛州」、「八海」、「井田市松」及「北斗七星」,旨在表達僧人修鍊的八個階段,寓意深遠,白砂代表大海,山石代表仙島,佈局層次分明。

重森不但將意境融入山石,更在構圖中加入創新的線條。以往作庭人會任由青苔自然萌生,但重森則在青苔與敷石之間塑造明顯界線,強調簡約之美,北庭的「井田市松」刻劃出線條流麗的幾何方塊,因此他更被同期的日美藝術家及收藏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 讚譽為日本的 Piet Mondrian,但其實日本傳統上早有簡約美學,稱重森為 Mondrian,既是「識英雄重英雄」,亦有導賞西方人欣賞日本庭園之美意。

北庭裡的「井田市松」

北庭裡的「井田市松」

東庭的「北斗七星」特別建於台階之上,有別於一般觀賞日式庭園的平衡視點,亦可見重森的突破。物料取材自舊寺院石柱,星宿構圖亦別具創意,各種砂石線紋交織出美妙輪廓,接連著的青苔綠洲亦可算是景觀的一部分。站在台階觀賞砂紋佈局,倍覺靈氣逼人,愜意舒暢。

東庭裡的「北斗七星」

東庭裡的「北斗七星」

「光明院」的波心庭 - 同作於1939年

位於東福寺園外東面的「光明院」(Komyo-In こみょいん),是「方丈庭園」的同期作品。 前者是直線砂紋,這裡的砂紋以弧形為主,可見這是重森在這段時間的多方面嘗試。赤磚色的石塊在砂地及青苔上星羅棋佈,饒有氣勢。

三尊石是波心庭的重心,其他石塊都是瑩繞著的光。

三尊石是波心庭的重心,其他石塊都是瑩繞著的光。

「龍吟庵」-融匯東西方美學

作於1964年的「龍吟庵」(Ryogin-An りょうぎんあん),則是重森初作「東福寺」庭園之後25年之傑作,亦是唯一連青苔也闕如的「枯山水」庭園;縱沒一絲綠意,卻依然令人心醉神往。「南庭」內鋪蓋白砂,看以空無一物,重點卻是讓觀者欣賞庭園外之四季景色,以及匠心獨運的竹條圍欄;「西庭」則以「龍」為主題,海浪之白、浮雲之灰,揉合風起雲湧之氣勢;單色調突顯了和諧美,水墨山水畫的詩意盡在不言中;「東庭」以赤色的朱砂蓋地,石塊形態裊娜多姿。「南庭」與「西庭」的圍欄均飾以竹條圖案,原來那正是重森自掏腰包加建的潤飾,象徵雷電交加,山雨欲來的意境。

回顧上世紀六十年代,西方以美國為首的抽象主義 (Abstract Expressionism)正大行其道,重森的庭園也是以寫意為主,現在看「西庭」的設計,浮雕式的邊界線,也似從當時紐約流行的 Colour Field Painting 尋找啓發~先定出周邊輪廓,再琢磨中間的紋理。既要保留傳統,也要去蕪存菁,創出新意,大師也。「龍吟庵」此代表作也反映這時的重森,似接受了大自然之轉變帶來的遺憾,亦將「枯山水」美學推展至哲學境界。

「龍吟庵」西庭-龍之庭

「龍吟庵」西庭-龍之庭

「龍吟庵」東庭 -不離之庭

「龍吟庵」東庭 -不離之庭

後記:正如前文提及,現時的「枯山水」庭園大多每天由寺院僧人精心打理,多一塊樹葉灑落砂紋之上,亦需清理。欣賞簡約侘寂之美,亦不在於其「增添」什麼,反而在細味其「消去」什麼。作為觀者,絕對需要「消去」聲音,保持寺內的寂靜,相信這是觀賞「枯山水」的必要修為。

資料:

重森三玲―永遠のモダンを求めつづけたアヴァンギャルド (シリーズ京の庭の巨匠た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