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青春的名義》— 談甚麼「薛定諤的猫」

2018/1/19 — 6:16

《以青春的名義》宣傳照

《以青春的名義》宣傳照

【文:殷永@好好品】

「薛定諤的猫」( Schrödinger's Cat ) 是電子力學中一個著名的假想。奧地利物理學家薛定諤提出,把貓、放射性原子核和裝有毒性氣體裝置放進不透明盒中,如放射性原子核在一小時內衰變,便會觸發毒性氣體裝置,毒殺盒中貓;放射性原子核也有50% 可能沒發生衰變,則貓仍然存活。在實驗者打開盒中進行觀察前,放射性原子核正處於已衰變及未衰變的疉加狀態,而貓也就處於又死又活的疉加狀態。這就是電影《以青春的名義》所要探討的,當人生遇到某個坎時糾纏於自欺夢裡、雖生猶死的狀態。

《以青春的名義》是導演譚惠貞首部長片,屬小規模製作的文藝小品,劇本略為單薄,這亦是政府或機構資助電影的常見窘態,但得多位影壇老戲骨助陣,包括女主角劉嘉玲、董瑋、謝君豪等,導演以三位「困在夢裡」的人物,鋪陳彌補先天不足,明顯比同是資助電影《點五步》 ( 2016 ) 以一對兄弟對人生取態的對比來得豐富。

廣告

故事以三縱三橫編織,三縱是三位夢中人:以酗酒逃避現實中妻子離他而去的老父張福偉 ( 董瑋 )、樂於周旋於女同學間爭風吃醋以補償自小失母遺憾的張子行 ( 吳肇軒 )、及面對丈夫外遇顯得徬徨失措的葉若美 ( 劉嘉玲 );而三橫是三個描繪活或困在自欺中的隱喻。當人潛進水底時,只會聽見自己的聲音,外在的聲音像隔在遠處;相擁是一個很古怪的距離,四肢身驅交纏,理應親蜜無比,透視靈魂的雙目卻不能對望,擁著一個,想著的可以是另一個。華人社會避忌相擁,跳舞是使之名正言順的變奏,貌似戀愛般合拍,也可以毫無感情。三個人物,反覆出現的學校泳池邊、水底聲、相擁、跳舞,刻劃眾人不願面對傷神現實,沉溺在半夢半醒間的狀態。

電影以青春為名,故事又是熟女少年的組合,外界焦點大都放在師生戀禁忌話題或劉嘉玲與吳肇軒的床戲上。誠然,電影前半段充斥男女間的試探曖昧,張子行這小滑頭明白女人想聽甚麼,因好奇或種種道不明的因由接近班主任葉若美,他代她接近丈夫外遇對象,把學來的舞步轉教給她,讓她重拾久違的活力;葉若美出身中產,身為官太,輕易便查出張母近況。他們彼此代對方面對最不願面對的事,與其說他倆是情人,倒不如說是戰友,偶然的同病相憐。

廣告

及後劇情推進亦引證這個觀察。葉的丈夫(謝君豪)返家撞破張子行為其妻療腳傷,爭執間接戳破丈夫婚外情的秘密;而這一晚張子行在學校泳池看到他曾胡說由他養的魚 — 一條鯨魚。他剎停與葉在床上的廝纏,認清自囚夢中的自己,毅然綁架自己的同母異父妹妹,迫使生母相見,惟生媽不見不認,自此他再不見魚,連泳池的水也乾了。所謂「青春」其實是指唯有年少氣盛才敢打開「薛家諤的貓」兼迫旁人打開。盒一日沒打開,誰也揮不去「他或她還是愛我的」假想,然後大家都打開盒了,張父的、葉若美的、張子行的,所有夢都醒了。

導演譚惠貞首次執導長片已展現紮實的敘事功力,亦把人物間若即若離、似有還無的情愫及進退兩難的掙扎描繪細膩,末段處理人物轉化時以張父、葉女的成年人被動態度對比小子張子行的乾脆俐落,手法既點題亦增說服力,惟電影剪接稍有突兀處,略為影響觀影流暢感。久未在港產片露面的劉嘉玲近年演出總是擺脫不了「武則天式」味道,是次演繹從事教育、曾任名校校長的「葉若美」一角終見突破,雖當「老師」時依舊霸氣外露,但也把角色失意時的內儉壓抑演活,尤其喜歡她在長距離鏡頭中的背影,腳踏高跟鞋,身穿洋裙、乾濕褸,步履搖曳生姿,暗自傷神年華不再之際,殊不知自己早已令少年目迷情慟。吳肇軒繼《 哪一天我們會飛 》 ( 2015 ) 後再演學生,與多位前輩演員同場較技而不失色,且演出恰如其份,實屬令人期待的新生代演員。

 

作者為好好品影評人

Facebook 專頁  www.facebook.com/hohobanhongkong/

網頁:www.hohoban.com.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