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空間的劇場 — 記「表演空間的文化政治」論壇

2018/2/23 — 16:05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文:高俊傑】

當我們說起「劇場」時,其實既指向戲劇作品,也同時指向這些作品上演的場所。表演藝術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從來都沒法離開空間:它需要在一個現實生活中實際存在的地方中發生;但同時,在它開始的那一刻,就不斷帶著觀眾觀看、感受舞臺空間上發生的一切,而使他們暫時離開身處的地方,進入另一個世界。如此說來,表演空間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空間?發生在這個空間中的體驗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這個空間,又與空間之外整個公共空間的文化政治有著怎樣的關係?

近日一場關於表演空間為主題的論壇中,便聚集了對這些問題有興趣的一群學者、研究生。這場由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的文化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及文化研究中心在二月二日及二月三日舉辦,名為「表演空間的文化政治」的論壇中,一眾講者各自展示了他們在不同脈絡下,對表演與空間的複雜關係所作出的思考。在論壇兩天的主題演講中,兩位報告的學者 Octavian Saiu 和 Richard Hand都不約而同先提起,二十世紀的現代歐洲劇場中,已曾出現過一些對舞臺的另類想像:前者提到波蘭的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在一九六零年代已提出,劇場應該是純粹的,它僅僅是讓戲劇和每一位觀影者(spectator)之間相遇,相互作用的空間。因此,劇場可以不是一個規範化的,實際的舞臺空間;後者則點在更早的時間點,比如說由前衛藝術的戲劇運動,到大眾化的大木偶劇場(Le Théâtre du Grand-Guignol),劇場都不只是一個與現實空間割裂的,讓觀影者純粹進入其中逃避,尋求刺激的空間,而是和現實空間產生共振的空間。

廣告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廣告

二人都看到這些對劇場空間的理解,在一些當代的戲劇作品中得到相當有趣的開展。Octavian Saiu舉例說,新媒體、新技術在當代劇場中的應用,使得一些新形式的實驗成為可能,或把某些對戲劇的理念呈現得更徹底。比如說,戲劇可以從實際的舞臺空間中消失。Simon McBurney的劇作The Encounter即為一例。此劇的名稱「相遇」,即對應上述提到的葛羅托斯基對戲劇的理解:舞臺上的演出被減到最少,而觀影者透過沉浸在由耳機中傳出的臺詞、聲效所構築的聲景(soundscape)裏與戲劇相遇。換句話說,戲劇真正發生的空間是在觀影者的內心空間中。

Richard Hand則觀察到,當代某些劇作中怪誕的戲劇效果,正正是來自劇場空間對應現實空間的方式。比如說在Robert LePage 的劇作887中,舞臺空間既是劇作家的內心空間:一個由他構築的,充滿自己童年回憶的記憶宮殿;同時也對應一個實際存在的城市空間——887是一座房子的號碼,它位於他曾生活過的加拿大魁北克市,一個自他童年時已持續爭取自身政治身份、文化身份的城市。透過各種舞臺設置、調度,這些空間反覆被縮小、被放大,這個比例上的設定使得不同空間的對應產生了一種非常獨特的張力。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Forum o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the Performative Space
(圖片來源:Centre for Cultural Studies, CUHK facebook)

在論壇一節由研究生報告的環節中,一位研究者,盧穎珊也聚焦在表演空間與城市空間之間的關係。她的研究個案並非是特定的戲作,而是北角新光戲院這一表演空間。她點出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新光戲院作為香港這座城市其中一個標誌性的文化空間這一論述,其實是將它與它所處地區的文化政治割裂開來。比如香港政府宣傳新光戲院時,只突出它是粵劇表演場地時,其實隱去了它與北角生活的不同移民群體之間的複雜關係。事實上,由於位於被稱為「小福建」、「小上海」的北角,新光戲院也有閩劇、滬劇上演。此外,新光戲院也是愛國左派活動的場所,播放愛國題材的電影,更是回歸前舉行中國國慶晚會的地方。從官方論述將這些複雜的文化政治脈絡抹去,將新光戲劇淨化為「中國」粵劇的表演場地的例子,可見表演藝術、演出場地與政府話語之間的張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