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入場聆聽《鐘為誰鳴》之前,你需要知道的三件事

2018/2/21 — 12:48

今年香港藝術節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的「最愛中提琴」音樂會,有一首曲目十分特別:它的主題是「鐘聲」。

作曲家兼聲音藝術家楊嘉輝醞釀兩年,將自己從五大洲共十一個國家收集來的鐘聲糅入作品中,以六個樂章、三十分鐘的篇幅,講述鐘聲在人類歷史文化演進過程中扮演的、「又莊嚴又浪漫」的角色。

「我在旅途中已經決定創作這部管弦樂作品,甚至連作品的名字都一早想好了。」楊嘉輝告訴我。

廣告

必知事之一:曲名得自約翰·多恩的一首詩

啟發楊嘉輝寫下作品標題《鐘為誰鳴》的,是十七世紀英國詩人 John Donne的一首詩歌,名為《沒有人是一座孤島》(No Man is An Island)。詩中以「孤島」、「大海」和「喪鐘」等意象,不問膚色與種族、高下與貧富,強調人類命運的息息相關與密不可分,而最後一句「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而鳴」更是清晰呼應主題,道出過去與當下、彼處與此處、自我與他人之間的微妙關聯。

廣告

在楊嘉輝看來,兩年前那一場六十日環球旅行中收集而來的各地鐘聲,引他更深入地思考「族群緊張關係,宗教衝突,以及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史」。在肯亞蒙巴薩奴隸販子的警戒鐘聲裡,在二戰時被納粹奪走的波蘭鐘聲裡,在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的大孔雀鐘前,在摩洛哥菲斯卡魯因回教寺(Al-Qarawiyyin Mos)靜默的「鍾燈」前,作曲家遙想人類歷史上曾經的輝煌、光榮、紛爭與落寞,宛若經歷了一場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圖像之旅」。

楊嘉輝旅途上收集鐘聲

楊嘉輝旅途上收集鐘聲

必知事之二:楊嘉輝從未寫過如此長度的管弦樂作品

去年代表香港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家楊嘉輝,近些年一直嘗試從日常生活中尋找可以融入音樂創作中的元素,並希望多寫一些「不只在音樂廳中演奏」的作品。因此,他不斷跨界視覺藝術與電子音樂,有時以C語言寫作「音樂程式」,有時邀請音樂家以手提電腦演奏交響音樂曲目。而這一次由香港小交響樂團委約創作的管弦樂作品《鐘為誰鳴》,於他而言,更像是一場回眸而望。

「我已經有很多年不曾創作管弦樂作品了。而且,這也是我寫過作品中最長的一首。」

楊嘉輝的裝置作品《鐘聲》曾參與2016年巴塞爾藝術展,此番將這些世界各地收藏來的鐘聲元素創作成曲,他說最具挑戰性的地方在於「如何令到鐘聲錄音與樂團中的樂器順暢對話」,以達到「合作演奏」的作曲初衷。

除鐘聲與器樂外,敘事人(narrator)亦是《鐘為誰鳴》的重要角色。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紀文舜將擔任這一角色,與樂團樂手與場下觀眾共同踏上一場充滿對抗與角力、反思與喟歎的「鐘聲之旅」。

必知事之三:悠揚的鐘聲,也可以極富侵略性

這首三十分鐘的作品分為六個章節,沿用「標題音樂」手法:開篇講述作曲家甫到緬甸、「鐘聲之旅」初開始時的欣喜與好奇;第二樂章轉入意大利,在西西里島上收集南歐八月炎夏時分的鐘聲;第三樂章「時鐘」和第四樂章「插曲:被遺忘的大地景象」各自聚焦俄羅斯與法國,前者關注初秋時分聖彼得堡著名歷史建築冬宮中的大孔雀鍾,後者則呈現作曲家在法國夏日湖邊或教堂中收集來的、或浪漫或莊嚴的鐘聲。

繼而,在第五樂章拼圖般地呈現各地鐘聲後,尾聲的「僕人之歌」則以南澳收集的「和平之鐘」為引子,將全曲帶入悠遠平和的氛圍中。餘聲繞梁,久久不散。

收集的鐘聲愈多,楊嘉輝對鐘聲的豐富與神秘愈感好奇。原來,在現代機械發明以前,只有鐘與武器能夠發出近似於自然界中的雷鳴聲響,而火炮與鐘實際上是用相同的物料製造而成。依書中所載,戰爭期間,鍾被熔鑄,製造武器;戰爭之後,餘下的大量火器又被重新改鑄為鍾。

「優美的聲音,都有具侵略性的時候。」楊嘉輝說,《鐘為誰鳴》此曲意圖呈現鍾的二重性,又浪漫又莊嚴,且罪且美。

--

節目資料

楊嘉輝的《鐘為誰鳴》將在「最愛中提琴:賴沙諾夫與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會上作世界首演,時間為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八時,地點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詳情:http://bit.ly/2EXv9R4

另外,楊嘉輝與soundpocket創辦人楊陽下月將合作參與「香港小交響樂團ArtisTree駐場計劃」,舉辦展覽,由「樂譜標記法」(notation)這一概念出發,探討音樂與繪畫藉助時間與空間多重向度延展的豐富可能性。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