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種舞蹈語言 ── 訪問盤彥燊和白濰銘的編舞故事

2017/5/5 — 8:00

經常有人問,怎樣才算是好的編舞創作呢?我會說:當你看出背後創作人的真誠和他非說不可的話那時;當你在作品𥚃看出創作人的個性那時;當你看了作品後會覺得爽呀我都想試試做創作,那個時候好的編舞創作就出現了。

每年香港舞蹈年奬頒奬禮均是業界的盛事,總結一年的成果同時表揚和肯定舞蹈界各持份者的努力。今年首辦獎學金,支持本地創作亦鼓勵年青編舞家。這次訪問找來了兩位獎學金得主──盤彥燊(Wayson)和白濰銘(Ming),說說他們何以開始編舞和享受編舞的故事。

白濰銘(右三)盤彥燊(右二)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白濰銘(右三)盤彥燊(右二)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廣告

* * *

廣告

「你為什麼喜歡跳舞?」我問。

這是我手上貓紙的其中一條訪問題目。說來這個問題其實涉及的範圍可以很闊,而且已經假定了對方是喜歡跳舞的。也許這不是最好的問法,但我倒想聽聽眼前的編舞創作人:盤彥燊(Wayson),對於這個模糊不清的問題想起什麼。

盤彥燊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盤彥燊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很難答啊!」Wayson笑說。

問這個問題後,他沉思了幾秒。後來他說:「其實我不太知道跳舞究竟是什麼。因為對於我來說,跳舞在每一個階段都在改變中。」看來我問對了問題。

「我會說是『享受』多於用『喜歡』吧。」Wayson形容「享受跳舞」在他生命中擔當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原因是跳舞讓他有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借助舞蹈,Wayson說他享受接觸不同人的過程,又可以結識世界各地不同喜歡舞蹈的人。他形容這些愛舞蹈的人都是可愛純真的人。

盤彥燊(Wayson)享受跳舞給他的感覺。舞蹈作品就像他的分身,有時會搭着他膊頭,告訴他當下的狀態。

盤彥燊(Wayson)享受跳舞給他的感覺。舞蹈作品就像他的分身,有時會搭着他膊頭,告訴他當下的狀態。

對於Wayson,舞蹈作品有時候就他的分身一樣,它會搭着Wayson的膊頭,和他對話,告訴他當下的狀態。這次舞蹈年獎匯演,Wayson將帶來新作品《二線一點》。

「我想找回最根本驅動身體郁動的是什麼。」Wayson在《二線一點》嘗試探討呼吸和氣,以至身體血液和骨內的液體狀態,究竟如何運行。當中的能量如何從一點到另一點中間發生了什麼,可能關乎情緒、肌肉的張力,又或是身體器官如橫膈膜對於身體質感的變化。

他想像兩位舞者是兩條直立的線,二人分別來自日本和香港,前者年紀較後者大十歲,他們身體之間的連接就好像透過中間的一點,連繫二人溝通,就連Wayson的編舞筆記都以不同形態的點線作記號。於是「線」和「點」成為了整支舞蹈的關鍵。

盤彥燊(Wayson)分享他的編舞筆記,在創作《二線一點》的過程中想到的「點」和「線」。

盤彥燊(Wayson)分享他的編舞筆記,在創作《二線一點》的過程中想到的「點」和「線」。

盤彥燊(Wayson)偶爾會畫這種像曼陀羅的圖案,記錄自己內心的狀態。上圖暗示自己在奮鬥掙扎中,現正尋找出路。

盤彥燊(Wayson)偶爾會畫這種像曼陀羅的圖案,記錄自己內心的狀態。上圖暗示自己在奮鬥掙扎中,現正尋找出路。

* * *

在短短數十分鐘的訪問時間,Wayson給我的感覺是他擁有內在深層的探索力。我相信他的舞蹈將會與你展開發人深省的思辨。轉過來問問白濰銘(Ming),他反而似是鬼靈精怪的編舞,愛在斑駁日常中天馬行空地想像。

為何喜歡跳舞,他說起自己的入行經歷。由最初十五歲那年青春地學過一年跳舞開始,這就成了他往後舞蹈發展的一顆種子。那一年什麼都試的時光後,他為了生計停下來沒有再學跳舞,後來花了六年賣衫賺錢過活。

白濰銘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白濰銘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往後的人生都只會這樣了,沒有很大變化或滿足。」正因為這個反思,Ming毅然回到演藝學院重新訓練自己。「那倒不如趁自己年輕後生、有生之年,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吧。」雖然當年Ming認為跳舞是不討飯吃的,但依然選擇了這條路。

跳了一段時間,他開始思考自己在這個舞蹈界的角色。不如試試做創作?Ming形容自己是一個奇怪的人,想做就去做,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一開始時他試迫自己養成創作的自律,後來他發覺編舞的領域其實很闊,即使是平日點頭、說話、身體的擺動都可以是跳舞。亦因為以往賣衫的經驗,他有時候會想像舞者成為一件件會動的衣服,然後就由他來排列,展現衣服們最美的一面,就這樣他悟出一種屬於自己的舞蹈語言。

白濰銘(Ming)喜歡創作,喜歡想像。他笑說自己是一個奇怪的人,想做就做。

白濰銘(Ming)喜歡創作,喜歡想像。他笑說自己是一個奇怪的人,想做就做。

Ming喜歡創作,喜歡想像,亂諗行先,他的創作卻有一份在地的親切感。在這次舞蹈年獎匯演,Ming則會帶來《廁所泵》,顧名思義利用廁所泵的吸力或結構特性,看看舞者可以玩出什麼火花。他的靈感來源的確源自於生活,有天家中大解時無聊看到廁所泵,忽然閃過把它放在舞蹈的念頭,於是慢慢發大成為舞台作品。

白濰銘作品《廁所泵》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白濰銘作品《廁所泵》
(攝:黎宇文;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Ming期望這次舞蹈表演不單是追求畫面上的美,更重要是透過舞者的身體與跳舞表演不常見的物件互動理解,有機地發展出一種獨特的律動。他想知道舞者可以如何玩這物件,可以探索到些什麼。幾個廁所泵是否可以吸起一個人呢?

白濰銘(Ming)的創作與生活緊扣。假如把廁所泵視作一種舞蹈表演的道具,究竟可以玩出什麼花招?

白濰銘(Ming)的創作與生活緊扣。假如把廁所泵視作一種舞蹈表演的道具,究竟可以玩出什麼花招?

* * *

盤彥燊(Wayson)和白濰銘(Ming)兩種個性創作出兩款不同面向的舞蹈表演,這確實叫人期待。

今次香港舞蹈聯盟全力支持Wayson和Ming發展他們的舞蹈風格。從一開始的《共創實驗室》(Collaborative Creative Lab),提供自由的想像空間,讓二人深化屬於自己的舞蹈語言,再提供獎學金的申請機會,找來合適的舞者、補上專業的藝術行政,甚至提供排練場地和資金協助,成就他們精彩的舞蹈製作。

《二線一點》和《廁所泵》均是今次《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的節目。同場兩種舞蹈語言相信都充滿感染力,期待當天看到他們創作的最終成果。

--

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

10.5.2017 (三) 8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160, $120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