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見魅了緣》極品級鬼故

2017/11/15 — 9:48

《再見魅了緣 (A Ghost Story) 》劇照

《再見魅了緣 (A Ghost Story) 》劇照

只是美國小本獨立片,拍法簡單,不搞猛鬼嚇人,不適合嘩鬼族。然而構思優異,多情癡心,成為出色的幽靈故事,甚至可以說是「極品」級鬼故。

《再見魅了緣 (A Ghost Story) 》的鬼主角,沒有魔幻特技炮製,而像兒童扮鬼遊戲那樣套着白床單出現,眼部有兩個黑孔吧了,簡直兒戲,還不及回教保守婦女的全身黑色密封裝朿複雜,反而有點像三 K 黨。但其實符合西方某種傳統的鬼魅形象,等於東方的披頭散髮長袍鬼樣。這個鬼故亦不搞笑,而是簡約又深遠的愛情故事。

故事發生於現代美國西部鄉野一間普通獨立住宅,卡西艾弗力、露妮瑪拉飾演恩愛夫妻,在二人世界自得其樂。然而車禍拆散鴛鴦,丈夫變為遊魂,回到家中留連不走,等着看着愛妻,但無人見到他。

廣告

影迷當會記起柏德烈史威西、狄美摩亞合演的 1990 年賣座片《人鬼情未了 (Ghost) 》,男鬼同樣捨不得愛妻,初死又不懂做鬼的異能秘訣,錯摸撞板,拍得有驚有笑,多情好玩。《再見魅了緣》沒有照板煮碗,不求通俗娛樂,有些漫長靜止鏡頭還頗悶藝。發展下去就有流年似水,滄海桑田,縱橫古今的變化,完全不落俗套,令人感動。

多情鬼不忍離去,然而轉眼間人去屋空,來了一家一家新住客,終於這間鬧鬼凶屋不復存在,他變為到處徘徊遊蕩的無主孤魂。

廣告

不禁想起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開頭的經典名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片中的鬼當然不是共產主義,亦不在歐洲,但確實是在美國徘徊的幽靈,徘徊在拆缷改建的地盤,徘徊在城市高樓大廈,還穿越時光,徘徊到「紅番」時代的舊西部,再回到自己未死的時候……。

唯一見到此鬼的是另一鬼,同病相憐,出場不多,非常哀愁無奈。片中牆壁縫中一張小紙條,是劇情起承轉合的一大關鍵,紙上寫什麼?乃微妙之謎。

編導大衛勞艾利David Lowery現年卅七歲,此片成本十萬美元,明星卡西艾弗力(他是男星兼導演賓艾弗力之弟,憑《情繫海濱之城》獲今屆奧斯卡影帝獎)和露妮瑪拉(演過美國版《龍紋身的女孩》和《卡露的情人》),大概只收象徵式片酬。其實大衛勞艾利四年前的小本犯罪片《險路謎情 (Ain’t Them Bodies Saints) 》,亦由他倆合演。

除了獨立小本片,這位編導也拍過迪士尼真人特技片《尋龍傳說 (Pete’s Dragon) 》。現在《再見魅了緣》則以很小規模,發揮名副其實的「鬼才」,是我看過最有鬼味的影片之一,也是今年所見最有心思影片之一。大衛勞艾利將會拍攝新片《老人與槍 (The Old Man and the Gun) 》,取材逃獄罪犯的真實故事,由羅拔烈福和卡西艾弗力合演。

歷年來美國偶有低成本鬼片爆冷賣座, 1999 年幾乎無本的《死亡習作 (The Blair Witch Project) 》更創下狂收奇跡,雖然很多觀眾覺得「搵笨」,但全球票房高達三億美元,非常賺錢。《再見魅了緣》在美國叫好不叫座,暫時只收百萬美元,好在也不會蝕本。這是真正鬼片,跟《死亡習作》疑神疑鬼完全不同。

亦想起卅年前西德溫韋達斯的《柏林蒼穹下 (Wings of Desire) 》,是留戀人間,徘徊塵世的幽異傑作,但不是鬼故,而是天使為情下凡的傳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