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兆銘:舞蹈人生的苦與樂

2017/5/2 — 14:12

(原圖由香港舞蹈聯盟提供,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原圖由香港舞蹈聯盟提供,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我全部也是半桶水,否則不會看到這麼多東西。」人稱Ming Sir的劉兆銘如此形容自己的舞蹈人生。說「半桶水」實在是過於謙虛,年輕時拜入美國芭蕾名伶Rosella Hightower門下,把中國武術融入古典舞蹈,後來再進入Maurice Béjart的比利時二十世紀舞蹈團學習現代舞,回到香港後教授舞蹈、組織「香港實驗歌舞劇團」、參與編演香港第一齣百老匯音樂劇《夢斷城西》、有份創立「香港芭蕾舞學會」和「香港舞蹈總會」,同時在電視台編舞、教演員形體動作,甚至後來自己當起演員來,在幕前演出⋯⋯

多年來,他潛心汲獵不同媒介,探索表演藝術的界限。今年,他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幾十年來對香港舞壇的付出與成就。「我接觸這麼多東西,其實都是半桶水。有很多不同的師傅,但這些師傅都覺得,好像都是從同一個源頭去探索。」

生於三十年代的香港,劉兆銘會遇上舞蹈都是陰差陽錯。十歲時,香港淪陷,全家只好走難回鄉下。回到家鄉打的仗更多,天天捱餓擔驚受怕,唯一娛樂是有人教他們唱歌、演戲。「這時我第一次接觸音樂,後來才知道,他們是那些地下工作者,那些是抗日歌曲。」也學武術,只因家鄉以舞獅聞名。「當時我連民間舞都未見過。前人的武術積累了很多智慧,不論作為運動、藝術,還是信仰。」武術剛勁有力的動態與美感,成為了劉兆銘舞蹈中最重要的基石。

廣告

戰後回港,輾轉間遠渡重洋到法國康城,在Rosella Hightower創立的法國古典芭蕾舞研究中心半工讀,不是在上課學舞,就是在清潔班房、斟茶遞水,認識了不少舞蹈大師,跟他們談編舞、談創作。三十多歲時,他在引薦下進了比利時二十世紀舞蹈團,見盡當時世界最頂尖的舞者,接觸與古典芭蕾完全不同的現代舞。「一個仇恨可以這樣表現,愛到不得了又可以那樣表現⋯⋯後來慢慢消化才領悟到,原來有些藝術家可以在生活中提煉到這樣的藝術雕塑。」但亦在這兒,他意識到自己的極限,下決心回港繼續舞蹈生涯的下半場。

年屆85歲的劉兆銘,將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在這些年來為本地舞蹈發展所作的貢獻。
(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年屆85歲的劉兆銘,將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在這些年來為本地舞蹈發展所作的貢獻。
(攝:黎宇文;場地提供:桃花源小廚)

廣告

「回香港,我第一個作品叫《海戀》,四、五十年前在大會堂演出,是陳達文叫我做的。描寫香港漁民離開香港去英國開餐室。說也奇怪,剛好又關於是魚,又是漁民。」當年在法國,劉兆銘為Rosella Hightower編的一個舞蹈裡,他就是演漁民。「漁民」這個角色,陰差陽錯下重覆出現在他的舞蹈生涯當中。童年顛沛流離,年青時代當「行船仔」飄洋過海,遠在歐洲追尋舞蹈之夢⋯⋯漁民無根的飄泊特質,正正呼應了劉兆銘早年的經歷。

後來劉兆銘為浸會大學大會堂開幕,創作了第二部作品《石頭姑娘》。當時多為海外華人回流入讀的民族舞蹈藝術學院剛好有些學生來港,他便把這些國內專業舞者組織起來,創立了「香港實驗歌舞劇團」,一起做了《石頭姑娘》這件作品。「當時也是不成熟的,是一個夢幻式的作品。」他笑說。

1980年,他又與黎海寧、鍾景輝、黎小田等人一起籌備香港話劇團的《夢斷城西》,香港首個百老匯音樂劇演出 。「當時又要編又要演,算是兩班人走在一起做。因為這樣,跟中國很多舞蹈家就建立了關係。」他隨即又與一班香港舞蹈家創立了「香港芭蕾舞學會」及「香港舞蹈總會」 兩個機構,繼續為本地舞蹈發展打下重要基礎。

劉兆銘的舞蹈,可貴在於它的自由與開放,在不同媒介、不同文化之間互相衝擊。回港後他一直進行舞蹈工作,也在麗的呼聲和無線電影編舞、教演員跳舞、在電影電視演出,甚至嘗試把現代舞與古典芭蕾融入傳統戲曲文化之中。「有段時間,我教仙姐任姐她們雛鳯鳴的人。教他們如何用古典舞和現代舞的身段,怎樣給一些新感覺讓演員去感受。」戲曲與舞蹈結合,繞了大半生,劉兆銘的舞蹈還是回到武術的美裡頭。

「其實每方面也半桶水,但我也沒有放棄,說只去拍戲而沒有舞蹈,也沒有放棄對舞蹈工作者的欣賞。好欣賞他們做到,現在也是,我覺得這是一種幸福。」 多年來,他仍然堅持對舞蹈的熱愛。2002年,他憑為香港芭蕾團演出的《白蛇》以及為香港舞蹈團演出的《梁祝》,獲頒香港舞蹈年獎,以加許他在舞蹈界的成就。

今年,年屆85歲的劉兆銘,將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傑出成就獎,以表揚他在這些年來為本地舞蹈發展所作的貢獻。由當年大眾對舞蹈認識不深,到今天發展出融貫中西、百花齊放的舞蹈世界,劉兆銘為香港舞蹈界付出的努力,實在難能可貴 。「我想我印證了一件事:唯有不捨不離,才能真正感受苦樂。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苦是甚麼,樂的極致又是甚麼⋯⋯怎會知道原來極致就是苦與樂的連接點。」

--

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

10.5.2017 (三) 8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160, $120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本文為贊助內容,完整對談錄像由黎宇文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