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觀察 一個未開幕的展覽和一些猜測

2017/3/7 — 16:37

宋拓│加油好男兒 單頻道錄像 6’41” 2016 藝術家提供

宋拓│加油好男兒 單頻道錄像 6’41” 2016 藝術家提供

【文:卞卡】

一個未曾開幕的展覽能夠引起關注和談論,也許可以說是因為如今的藝術圈實在太過乏味,當然也無法迴避事態本身的話題價值。宋拓以「K-POP取代J-POP,C-POP取代K-POP」為題的個展未能如期呈現的事件中,藝術家的新作以及臨時閉展這一事態本身,已然構成了一套饒有趣味的話語關係,一些點到即止又不可意會的明暗規則,足以激起好事者們的猜測。而不同猜測本身的出發點,也意味著文化或政治的判斷與差異。

宋拓│加油好男兒 單頻道錄像 6’41” 2016 藝術家提供

宋拓│加油好男兒 單頻道錄像 6’41” 2016 藝術家提供

廣告

我們幾乎無從得知這個展覽為什麼會被臨時取消。《ART FORUM》中文網援引藝術家本人的措辭:「宋拓表示雖然感到鬱悶,但這也不是第一次展覽被叫停」,但文中並沒有指出由誰叫停。主辦方北京公社的官方解釋則是語焉不詳的「因技術原因延期」。儘管在15年前甚至更早的時候,當代藝術展因政治審查被封幾乎是一種常態,但眼下隨著官方對當代藝術正逐步寬容,另外藝術家和機構們的自我審查也早已「心領神會」,觸碰紅線的事件已經極為罕見。我們也很難將展覽取消歸結為一種自我審查的結果,畢竟公開的展覽信息在擬定開幕前三天才發布,顯然主辦方可以在更早的時候知道藝術家要做什麼。當然也可以不無惡意地揣測這是藝術家「雞賊」的炒作(編按:「雞賊」為大陸方言,指耍小聰明或算計)。但無論如何,僅「猜測」這個行為本身就足夠令人沮喪了,這意味著其間可能有太多事態難以言明甚至啟齒。

廣告

不過展覽取消並未影響作品傳播,之後的幾天展覽中的全部作品在武漢得以呈現。大家也可以通過手機終端的社交媒體平台讀到作品的多數信息。這似乎也可以在一定層面上讓我們懷疑展覽機制自身的必要性,同時也能感受及移動互聯網時代數位作品傳播路徑便捷的魔力。

如果「展覽取消」是和某種意義上的「權力」相關,那麼回到展覽標題中的「C-POP取代K-POP」即是來自藝術家對流行文化中的國家權力關係的釋讀。藝術家解釋C-POP中的「C」即代表Chinese(中國人),也可以指Communist(共產主義者)。藝術家在錄像作品《加油好男兒》中邀請了一批韓式流行明星扮相的中國南方青年(據說其中一名演員是真的韓國人),在人民大會堂式的佈景中模擬中共領導人出場的陣勢,大致應該是說K-POP進入中國的文化(或政治)話語系統,即被中國或共產主義的概念所取代,通過「那麼酷的紅色資源」[1] 形成新的文化象徵和圖騰。如果做為旁觀者按這個邏輯的解讀K-POP,其自身也應帶有所謂的共產主義POP或者紅色資源的元素,北韓有著與中國政府一脈相承的政治圖像包裝、審美體系以及儀式感。只是說南北韓同祖同宗,「那麼酷的紅色資源」並沒有流向南方,而是在中國被混搭,所以也有人戲稱中國是「西朝鮮」。

宋拓的「派BB孫子湧向街頭」系列攝影作品。(宋拓提供)

宋拓的「派BB孫子湧向街頭」系列攝影作品。(宋拓提供)

不過我們權且把宋拓的作品視作是某種對現實玩笑和自嘲,「我們就偷偷做個懦夫好了,因為後面還有人嘛,把責任留給他們」。[2] Communist與POP被聯繫在一起,恰恰顯示了中國政府的「政左經右」策略的現實寫照,而這種畸形的嫁接也就意味著同一件事某些時候被允許,某些時候不被允許,它們之間有太多的灰色地帶,也決定了會製造出太多言說的禁忌。藝術家的作品和展覽取消的事件之間,似乎存在著這樣一個潛在的邏輯鏈。

韓式流行風加共產主義紅色審美的圖像複合似乎可以和20多年前王廣義創作的「大批判」系列在一個方法論的上下文關係中討論,黃專在「視覺政治學:另一個王廣義」展覽後的訪談中稱王廣義是「政治中立的立場」, 「對毛澤東甚至很崇拜」,其創作結構將政治關係抽象為文化關係來推進。比王廣義年輕的宋拓在政治與時髦符號的圖像組合的同時,也試圖在解釋系統中消除圖像的政治指向。宋拓在《ART FORUM》中文網的專欄中激烈地批評一些藝術家「自我組織、『做局』,或者合作社這樣『工會』性質的單位」、「像『喪屍』一樣麻木地抱團」的工作方法;另一方面強調「政治很無聊」,「才華」和「文化觀察」才「足夠有趣」。不過同樣有趣的是,差不多同一時間段,政治傾向激烈的另一位青年藝術家劉偉偉的作品在廣東時代美術館展出前被撤。而僅在這一時刻,持「去政治性」的文化立場的藝術家宋拓的境遇也是殊途同歸。

宋拓的「派BB孫子湧向街頭」系列攝影作品。(宋拓提供)

宋拓的「派BB孫子湧向街頭」系列攝影作品。(宋拓提供)

--

註:

[1] 微信公眾號「藝術雲圖」專稿〈宋拓:C-POP 就是亞洲最強文化戰隊》〉,2016.12.10。

[2] 同上註。

(原文刊於《今藝術》2 月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