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參差中看鄭婷婷看兒童學習

2017/7/7 — 12:58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早前在非常年輕(90年出生,13年浸大視覺藝術系畢業)藝術家鄭婷婷在K11 chi art space的個展「參差」(Enfante)(展期至8月4日)開幕時,看到她的油畫新作,包括《我們的頭在哪裡?》、《我們的耳朵在哪裡?》,以及三幅《跳舞練習》,其實是讓筆者記得之前在其他展覽及博覽會中看到她的作品,如在兩屆Basel Hong Kong都看到她的作品,上一屆是《海星工作室》,記憶中好像是一個水手大如水池的盤中曬相,今屆是《關於沙點的調查(上午五時)》及《關於沙點的調查(下午五時)》 ,好似是有個人在沙灘走來走去,尋找一上失物似的。筆者有印象,是因為她的油畫好像是在畫一種回憶,好好像是一種幻想,有點東歪西倒,有點雲遊幻覺,但有點憂鬱落魄,正如要將夢中的回憶下來似的,而且總是覺得自己會用顏色奇異來形容她的作品。

今次展覽可說是回應她是兼職幼兒美術班導師,所以看作品時,會令人想到原來小孩們是這樣的,這個這樣的,或者可以解讀為藝術家教導時,小小學生們的踴躍好奇玩笑情況,你也可以看成是原來小孩是可以學習得很快樂有趣,又或當成是一種對現時教育制度的一種控訴也無不可。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廣告

如果我們的教育局長看到這些畫不知他有何想法,或者又是大說理當前,認為現時的香港教育制度大方向是很好,但也有可改進空間等等,但真的只是這樣嗎?畫中的孩子各有不同,正是參差有別,有的活潑外向,有的害羞內向,有的循規蹈矩,有的吵吵鬧鬧。在筆者小時候,或者仍可以依循著一個既定模式去教小孩,希望他們達到某個水平,但時代不同,現時及未來的社會,早已不是舊時,教育政策、制度、方向等是不是需要更大的改革,口說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又認為要有評核制度才知道學生的學生水平,本身就是有矛盾。

廣告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另外的三幅《跳舞練習》也很喜歡,可說是藝術家將童年記憶的重組,原來是她有位好友提起,她在小時候曾畫過三幅畫,穿著芭蕾舞衣的女孩叉腰彎腿站立,她之後據朋友的描述重畫了三幅畫。所以這三幅畫是將她的回憶重新呈現出來。因此,放在這次展覽中,也很配合,就當作是藝術家小時已留意兒童學習這議題吧。

藝術家好像也會在展覽期間會進行即場創作,所以在展場中,除了掛了她的作品,還放了畫架、繪畫工具及其他材料,不知大家參觀時會否看到她創作。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及K11 Art Foundation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