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的故宮南院是世界級或是地區性博物館?

2018/4/16 — 10:57

故宮南院

故宮南院

世界級的台灣故宮南院對照阿布達比(Abu Dhabi)的文化藝術特區,你的眼光是放在什麼位置?

官方網站如此敘述:為「平衡南北‧文化均富」,帶動臺灣中南部地區的文化、教育、社會、經濟發展,民國93年12月15日行政院核定在嘉義縣太保市設置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定位為「亞洲藝術文化博物館」。 這個國家級與世界級的博物館所思考的是地方的事務, 斥資台幣80億元興建的故宮南院做的是地方建設,曾經創下國家級博物館1天參訪數不到300人的驚人紀錄,在世界上來說也是難得。

廣告

4月12日舉辦的一場「鏈結藝文好伴,文化旅行賞味」媒體見面會,由故宮院長林正儀親自以新視角、新形象、以及生活與地方的切角,帶大眾重新聚焦故宮南院。林正儀宣告故宮南院即日起推出月月有亮點的大型藝文展演活動、並跨業與生活品牌台灣麥當勞展開雙品牌合作、以及未來將更與在地藝文好伴攜手打造「故宮南院共榮圈」,推薦故宮南院為文化旅行的首選,邀請全台灣民眾前來體驗日常美感、共創美好生活與記憶。整場記者會告訴大家的是輕旅遊,國民旅行,要透過擴大民眾與社會各界參與,創造故宮南院與在地「新」與「心」的鏈結,力圖讓故宮南院走入生活、深入地方,提供民眾可親性的生活美學及多元文化體驗。怎麼看都好像是嘉義縣的觀光旅遊記者會。看不到國立故宮博物院一個世界級博物館的高度與深度,也沒有與全世界博物館對應的企圖心。

廣告

總面積約70公頃土地,也就是70萬平方公尺面積所呈現的景象讓人感覺蕭條孤單缺乏生氣以及荒涼。但是說到這樣的景象,對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阿布達比(Abu Dhabi)的文化藝術特區Saadiyat Cultural District 總面積27平方公里(兩千七百萬平方公尺)的原始荒涼與沙漠來說,改造工程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除了油產豐富,阿聯的首都阿布達比文化基金會致力推動文化藝術並以推廣觀光旅遊為重點,旅遊成為該國的第二個主要經濟來源(也是未來阿聯的主要經濟收入),每年的觀光人次與收入都在增加中。因此,這個新的文化特區計劃著眼點不只是本國的國民旅遊,而是憑以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包括文化藝術的特色,國際資金的投資,還有增加觀光消費。但是如何將一大片的荒漠改變成文化藝術特區必須要有完整的規劃與目標設定,包括未來整體的發展策略,如何吸引投資以及增加全世界的注目同時吸引好的計劃方案。

2004年由阿布達比官方旅遊局(Abu Dhabi Tourism Authority)構思推展位於城市外圍的快樂島(Saadiyat Island)將是一個融合休閒、居住以及投資的新計畫區,結合文化、住宅、辦公大樓與旅館的270億美元開發案,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文化藝術特區將有來自全世界的超級建築師聯合打造出新的博物館建築群,至2020年全島計畫完工後,絕對是全世界最璀璨的文化藝術迪士尼樂園: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的海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 by Tadao Ando)、英國建築師諾曼佛斯特建築事務所的扎耶德國家博物館(Zayed National Museum by Foster + Partners)、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的古根漢分館(Guggenheim Abu Dhabi by Frank Gehry)、法國建築師尚努維的羅浮宮分館(Louvre Abu Dhabi by Jean Nouvel)、伊拉克裔英國建築師札哈哈蒂表演藝術中心(Performing Arts Centre by Zaha Hadid)。 一座沙漠中的文化綠洲即將成為最耀眼的明星。 

首先是國際級的建築設計師與集聚亮點的設計,光是建築體本身就足夠引起全世界建築圈的瘋狂追逐,接下來吸引到古根瀚美術館與羅浮宮分館的設立,讓博物館界充滿期待。2009年英國大英博物館與扎耶德國家博物館簽訂10年合約,將出借500建博物館館藏到此展出;古根漢分館將以展出館方伊斯蘭以及中東文化相關的藝術;2017年11月在眾所期盼下,羅浮宮分館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訂30年合作協議,終於正式對外宣告完成開幕,一時之間成為全球建築界以及博物館界最大的新聞,不只是台灣,全世界前往參觀的建築設計專業人士不計其數,宣傳效應無遠弗屆,已經成為旅遊界新的觀光點。加上亞歐之間的航線,此處也是熱門中途轉機站,另一個酋長國杜拜的國際金融吸引力,在藝術方面每年三月的杜拜藝術博覽會,每兩年的沙迦雙年展,每年11月的阿布達比藝術博覽會,藉由不同面向,從經濟發展到文化藝術活動以及旅遊觀光的規劃,完整建構初一個新的發展模式。

故宮南院

故宮南院

台灣的故宮博物館在全世界受到的重視相信不只是美術館界,甚至在博物館界更是獨一無二的。但是這次的故宮南院記者會完全看到的是把自己縮小在島嶼之內,把自己做成地方型文化中心的規格,無法打造出俱有國際性的標誌,失去了將地位提升為亞洲文化人類學博物館的領導地位。

故宮南院為中心點,能夠幅員發射出的吸引力與擴散效益到底在哪裡?在考慮地方人士的期待時,是否應該從更高的角度來看居於亞洲以及世界的地位在那哪裡?

你的眼光放在哪裡的同時也決定了自己的高度。故宮南院的未來,還是令人擔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