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西環學玩地景藝術 跟何柏基疊石砌葉

2017/8/1 — 16:05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筆者記得好像有評論人士指,香港大部份問題的最深層次問題其實都是土地問題,高樓價、公屋上樓慢、市區重建、保育、郊區土地發展、填海、環保等等,都好像跟土地有關,其實藝術發展都可以跟土地問題有關,缺乏藝術文化活動場地,而且租金昂貴,影響藝術家找工作室及搞活動。其實,無論誰人做特首,都無可能一下子就解決最根本的土地問題。

說起土地,筆者會想到地景藝術(land art,也有直譯做大地藝術),以筆者的經驗,不知為甚麼香港好像很少藝術家做地景藝術,是不是真的因為土地問題所致,但就算你覺得地景藝術好陌生,但只要在網上搜尋一下,會找到很多外國藝術家及作品,如Robert Smithson、Andy Goldsworthy等,他們利用大自然的物質或力量創作藝術,令作品與自然融合,但大家不要以為是很隨心隨意,又或亂擺,是經過思考,有時規模及涉及的人力也很大,但要突出的不是人為干擾自然的痕跡,而是要大家重新思考藝術創作、對自然環境及生態的關注、藝術的價值等等。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廣告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廣告

曾跟一些人討論,看到外國的地景藝術家會在高山、森林、河流、沙漠、峽谷、湖泊、海島、沙灘等創作,不知如果在香港,藝術家是不是要向甚麼政府部門申請,是地政署、漁農署、康文署或其實,是無人理折或是被禁止的呢,好像沒有人有明確答案。

不過,就當是筆者好彩,在認識的藝術家友人中,也有一兩個有從事地景藝術創作,其中一個是本地攝影師何柏基(Ho Pak Kei)從事媒體工作多年,筆者知他會在西環的ATUM Space舉行地景藝術工作坊,除了會分享他的作品及有關地景創作,也會帶參加者創作自己的地景藝術作品。

何柏基在疊石砌葉

何柏基在疊石砌葉

筆者平時都是從他的相片及錄像片段中看他走到山林河澗中,利用石頭、樹葉、花瓣、樹枝等為材料,堆疊拼湊,好像是自然環境中加入一些圖案,一些標記,一些痕跡,筆者覺得如果說是修飾又不太對,因為太人工化了,因為藝術家不是為了美化環境才做的,大自然本來就不需要人去美化,人類不去破壞環境已是萬幸了。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用圖片或錄像去欣賞地景藝術始終是有些問題,就是作品是位於大自己環境中,又以自然之物為素材,最好就是親身看,才有真實感及即時性,圖片或錄像充其量是來記錄,不能充分表現地景藝術的全部,等筆者醫好懶惰症,就會親身陪他上山下海去疊石砌葉啦。

不過,地景藝術又不一定只可以在郊外發生,市區中也可以,城中也有植物、山坡、公園等,要找自然素材也不是一件困難之事,在充斥著高樓大廈及汽車的石屎森林中創作地景藝術,或者更有力景,令人留意到對自然的反思,對社會的控訴吧。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何柏基的地景藝術攝影作品

其實,地景藝術也不一定要很大規模,可以很小型及隨興,希望不會有天看到有新聞報道說,有藝術家因為創作地景藝術而被控告非法破壞大自然,當然也不想看到有人假借地景藝術之名而任意破壞自然景物,真是矛盾極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何柏基也在自己的作品之中

何柏基也在自己的作品之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