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鹿情緣》 — 投進夢裡,因寂寞有害!

2017/8/17 — 12:05

《夢鹿情緣》宣傳照及海報

《夢鹿情緣》宣傳照及海報

《夢鹿情緣》(下稱《夢》)吸引我的是首先是海報,奪目卻很難說原因,可能是裡面雪的元素,主觀覺得故事會合自己口味,要在戲院裡看,不然一定會被分心,看不下去...,觀賞《夢》是段類近「入定」的經驗,再簡單點說就是「投入」,我覺得投入一件事,今日愈來愈困難,大氛圍like 就是幾個作業系統同步運作,一心多用,搞定到會好有滿足感,但同樣會覺心亂,而投入到一件事,換來的是份恬靜,可以入左個故事,你會睇多好多事情(當然前提齣戲要高質一點)。

愛情,說得既夢幻又實在

見到《夢》的匈牙利女導演伊迪高安怡迪,感覺有點意外,背著金熊獎的頭銜,沒有絲毫的高壓氣場,穿得悠閒 氣氛又溫和,像說她來就是要做實事,跟媒體人見見面,說說自己的創作故事,一切變得很純粹,戲裡把一個愛情故事,說得既夢幻又實在,「夢幻」用了主角倆的夢境去發展,「實在」就在現實裡不斷進行,男女關係就是窒住窒住,彼此在一個大屠房裡,各自都有著一塊牆,彼此露出是因為工作場所需要帶上的面具,在夢裡反而可以做回自己,接觸最內心的喜惡...

廣告

人人是屠夫,人人都在被宰...

雖然這明知是一種手法,但卻用得恰到好處,讓我覺得很真實,「屠房是人類社會的縮影,屠房的牛與人沒兩樣」我問,「是啊,你在屠房工作就是要告訴自己,屠牛並非真的殺生,而是處理一些物件,否則很難做下去。」她答,「所以要分開不同的工序,去把這套說法說通?」我續問,「是啊。」她答得確切,我們在一個高度分工的社會,都經歷著屠夫的生活,收起一切感官,去做一些「屠宰」他人的工作,借用競爭、淘汰等字眼去解釋自己的行為,是效率的展現,又或者把自己物化為一頭牛,去用盡各部分去效忠消費者的慾望,人人是屠夫,人人都在被宰...

廣告

不寂寞,才是出路

兩個handicapped 的人,在屠房遇上了,成了彼此的外力,走出自己的牆,試圖接觸世間的溫暖,男的是對世情冷感的中年漢,女的對世界關了門,活在專線小巴的圈子裡,「你把主角們的內心、外在殘缺寫得很透明,女的有點自閉症的病徵。」這個做法可以是一個技術賣點,讓觀眾理解多一點(如情緒病就是例子),「我沒有把她變成病人,有些人對這種描述,感覺很欣喜。」她回憶道,人人都有病,講了很多年,沒太多改變,始終要為自己的「不正常」行為安放一個名,才會安心,有了病名,就需要醫,醫好就會回歸正常,在這個超不正常的世界,能「正常」活著的才是不正常吧!然而,導演分享的是一個大同世界的導向,醫治開始就是找到companion, 有了願意真心同行的人,不寂寞,才是出路。

「戲裡沒有大團圓...」我問,「係,佢地行埋,仲有好多事要處理...」,問題每天都有,有人陪伴,可以走出個局,寂寞有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