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汗推拿》十一年之變

2017/10/5 — 10:15

《大汗推拿》是潘惠森編寫的舞台劇代表作之一, 2006 年首演,印象甚佳。隔了十一年,最近由「風車草劇團」在葵青劇院重演了十場。重看覺得,十一年滄桑變化頗大。其實劇情對白依舊,沒有大改大變,台上演員也多屬當年原班人馬。然而香港及中國大陸的形勢就有了顯著變遷,現在中港之間的恩怨關係亦更複雜,尤其是更多政治化的明爭暗鬥,跟該劇描述的情景似乎不同世界了。

重演版本仍以 2006 年為時代背景,同樣由梁祖堯飾演香港人,原是修讀宗教的大學畢業生,倒霉做了水客搵食。那天他在深圳「被拉入」一間古怪的推拿按摩院,在這「摩宮」發生連串荒誕怪雞的奇遇,陷於啼笑皆非又難以脫身的困境。

九七回歸後,香港改朝換代,經歷了金融風暴、負資產、禽流感和沙士疫症等災難,不少港人由「天之驕子」淪為「港燦」,內地則多了暴發的土豪土霸,大腕大款。不過當年港燦北上大陸還有一些優越感,前往尋歡作樂,往往覺得內地古靈精怪。珠三角最鄰近香港的深圳特別多來自天南地北、三流九教的怪人怪事。

廣告

《大汗推拿》是潘惠森「珠三角系列」第二作,以香港人眼光看珠三角走資發展的怪現狀。不過,此劇沒有「大香港主義」,香港男主角雖有高學歷,也淪為港燦水客,充滿自嘲。至於那間深圳按摩院雖然殘破簡陋,院內兩女一男員工像窮鬼餓鬼拉客搶生意。然而不是無良黑店,亦非變相娼館,而是千山萬水到來苦幹賺錢的民工,很盡責為客人推拿,還「贈送」食宿,並非搶錢欺客。

此劇沒有歧視內地人,更顯出貧賤民工可憐兼可貴。特別奇妙是按摩院員工包括不同族裔,甚至「雜種」。陳淑儀再演自稱來自蒙古大漠的「耶律屈原」;邵美君再演自稱東西方混血(廣東與廣西)的「萬純」;湯駿業男扮女裝,飾演自稱鮮卑族的「水仙花」(十一年前由楊詩敏演)。他們跟港燦男主角除了都窮,另有一個共通之處,就是半唐番的港人和那些少數民族,在「大中原」「大漢族」眼中都屬異類,不算「純正中國人」。

廣告

於是,港燦由最初如入魔域的大驚小怪,逐漸與他們不打不相識,有了同甘共苦的共鳴。男主角又發現替內地客戶攜帶的水貨暗藏手槍,大驚失色,錯摸出事昏迷,被他們施展「大汗推拿」怪招起死回生,奇跡般化危為安。然後各行各路,各散東西。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大汗推拿》在無厘頭荒誕搞笑中,有着東南西北不分族類,不計較來歷,互助共濟的多元包容精神。

十一年後重演重看,則深感時局變化。中國現已財大氣粗,買起香港,威震國際,不再全靠血汗廉價勞工了。反觀香港則發生「佔中」風雲,撕裂分化,又有「本土派」甚至「港獨」異軍突起,情況跟《大汗推拿》初演時期大異。劇中不分彼此的包容互濟精神,其實很好,但能否引起今日香港劇院觀眾認許呢?

現在香港「本土派」不但與中國人劃清界線,亦仇視水客。奇怪的是,重演《大汗推拿》的海報,也「去中國化」,沒有標明以珠三角深圳為背景,反而故意讓演員們扮成好像日本古裝,顯然認為「日本化」會吸引觀眾捧場,中國式郤會趕客。

實際上,此劇本身幾乎和舊版一樣,沒有變為東瀛版。只在序幕提到當年沒有的「一帶一路」,尾聲則傳出新興高鐵的車聲,諷刺大陸的宏圖大計。

原版由李國威導演,今次改為陳曙曦。舞台設計比十一年前多了花樣,並且增添了蒙古馬頭琴現場伴奏。演員都好,梁祖堯、陳淑儀、邵美君重演同一角色都有出色發揮,其中邵美君似乎扮相不同,變成男仔頭。最妙是湯駿業男扮女裝,有型有款。

整體觀感,則不及十一年前新鮮熱辣,合乎時宜。畢竟,環境與心態不同了。但潘惠森拿半唐番港燦和大汗、鮮卑、混血雜種開玩笑,始終抵死趣怪,還有微妙的歷史感。根本上,中國自古各族混雜,歷來漢、滿、蒙、回、苗、藏、匈奴、突厥等很多民族互相征伐,亦互相融合,今日漢族其實包含不少漢化的異族血統。而且全人類本是同根生,然後分化又同化。各地所謂本土人,查實多屬外來人的後代而已。

大家都是地球過客,偶然相聚,有衝突亦有共通。《大汗推拿》在嘻笑錯摸中傳出一視同仁的精神,今日更值得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