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談論勞動?論譚頌汶《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

2017/10/4 — 11:38

《遛時間》, 譚頌汶, 2017
(圖片來源:https://www.karinwebergallery.com)

《遛時間》, 譚頌汶, 2017
(圖片來源:https://www.karinwebergallery.com)

【文:謝傲俊】

在2016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譚頌汶,於凱倫偉伯畫廊展出了首個個展《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展覽概念明顯地受到卡繆《西西弗斯的神話》的影響,以西西弗斯被懲罰永無止境地推巨石的神話為喻,探討現代工廠辦公室的工作模式下的生活與勞動。

在談論譚頌汶的一系列新作品前,或許可以先追溯回他於2016時的畢業展的得獎作品《米》。此作乃以他每天跑步時流下的汗水去製成米狀物質,譚氏在作品自述上寫道:「我存在基於父親的勞動。我,以應屆藝術畢業生和兒子的身份,在藝術行徑上,把我每天跑步的汗水造成米,以我的生存回報父親的存在。」這個作品的驚喜之處大概不在於其技巧上的精緻,而是藝術家通過行動,將概念(救贖)—行動(流汗)—物質(米)逐一呈現於觀者的面前。也令人想起像Francis Alys、Sophie Calle、 Richard Long這些常被歸類為觀念藝術家的行動主義者們,作品真正的意義往往不在於展覽上展示予觀眾的那些物件或是藝術文獻(art documentation),而是作品背後的行動。譚頌汶的《米》亦可以視之為以裝置形式取替了攝影紀錄的方式來反映作品背後的行動,在本質上,我們關注的應該是譚氏在作品背後所採取的行動藝術(跑步流汗)。

廣告

《米》, 譚頌汶, 2016
(圖片來源: http://heritage.lib.hkbu.edu.hk/view.php?id=11138&lang=tc)

《米》, 譚頌汶, 2016
(圖片來源: http://heritage.lib.hkbu.edu.hk/view.php?id=11138&lang=tc)

廣告

縱使延續裝置藝術的形式以及對勞動議題的探索,但相比起前作《米》,今次譚氏的《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展覽中的作品則更偏向概念性的論述,「行動」似乎在是次的展覽缺席了。在《我們必須想像西西弗斯是快樂的》中展出的所有作品均是以重新組成現成物為主要形式,譚氏在展覽場刊上為每個作品也加上了一個具有明確暗喻的作品介紹。如 《遛時間》是「以時鐘和繩比喻鐘就像遛狗,人無法改變時間的流動」;另一件作品, 《工作機器》的跑步機和水泥則「象徵對制度和形式的荒謬反抗」。

《悲劇英雄》, 譚頌汶, 2017
(圖片來源:https://www.karinwebergallery.com)

《悲劇英雄》, 譚頌汶, 2017
(圖片來源:https://www.karinwebergallery.com)

是次展覽的一個重要問題是,譚頌汶似乎想以卡繆的哲學性語境去對新自由主義經濟下的工廠模式進行批判,但是對於這種議題的探索與採用的藝術形式,有些方向也許值得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到底藝術家應該如何利用合適的藝術語言梳理當代勞動性問題?」或者可以看看一個例子:本地藝術家程展緯的作品如《假瓷器:光害》或是《解款車》,程氏同樣地以重新組合現成物成裝置藝術的形式,然而,程氏的創作重心卻是關於這些物件是怎樣通過一連串與社區建立的行動而產生的,在程氏的artist statement上觀者會發現物件背後的社會脈絡是如何建構出來。而譚頌汶今次的一些作品,好像《遛時間》,時鐘和繩子單純地以象徵手法呈現藝術家的概念,想像力方面略嫌陳舊,裝置旁放置的照片似乎也無助於加深裝置意圖呈現的生活壓迫性,僅僅將藝術家的概念形象化一個畫面出來而已。而《悲劇英雄》以舊鞋底來呈現勞動的痕跡,很可能是在場以現成物作暗喻的作品中,最為接近回當初《米》結合行動主義的方向,但無奈處理上較為令人失望,《米》其中之一的可觀之處在於與裝置並置的文字,賦與觀者與作品之間一個脈絡上的敘事性,但是《悲劇英雄》中的這雙舊鞋底走過了多少路?經歷過什麼?觀者無從得知,相對上較為缺乏一個背景脈絡去進入作品企圖呈現的經驗。引用程展緯的作品並不是說明程氏的做法是裝置藝術怎樣去回應社會議題時作為唯一的方向,只是,當藝術家嘗試以空中樓閣的象徵/符號去談論勞動性問題,會否只落入一場藝術語言的遊戲上?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第二課(何建宗主講《藝評憑什麼?評什麼?》)獲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