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媽媽》非常黑色邪惡

2017/10/4 — 9:46

《媽媽 (mother!)》劇照

《媽媽 (mother!)》劇照

非常黑色邪惡的不是媽媽,雖然世上有些媽媽狠心、無情、毒辣,但普遍充滿母愛,這是無可置疑的。這部惹起爭議的美國恐慄新片,其實刻劃「無毒不丈夫」,那個丈夫十分陰毒。然而真正黑色邪惡,是拍攝者的心態,超級變態。

荷里活紅牌女星珍妮花羅倫斯主演的《媽媽 (mother!)》,由《黑天鵝》偏鋒導演阿羅洛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編導,他的影片一向黑色,今次黑上加黑,慘絕人寰,劇情異常離譜,令觀眾看得很不舒服。此片在美國失收,票房比珍妮花賣座系列《飢餓遊戲》和得奧斯卡影后獎的《失戀自作業》相差很遠。評價則兩極化,既有劣評狠批,亦有讚好。事實上,總會有人認為,越黑越邪越變態,就越有「藝術性」。

今次珍妮花羅倫斯飾演溫柔少婦,很崇拜年紀大得多的詩人作家丈夫,像依人小鳥殷勤服侍。這對「才子佳人」住在遠離塵囂的郊野古雅大屋,享受二人世界。

廣告

西班牙性格男星哈維亞巴丹演丈夫,似乎與嫩妻相親相愛。不過影迷知道他常在美國片扮演狂魔,最冷血是高安兄弟《二百萬奪命奇案 (No Country for the Old Man)》的兇殘殺手角色,因此可以預料今次也會越演越險惡。

果然,此片由文藝幽靜逐漸變得怪誕邪惡。古雅大屋來了不速之客,越來越多,紛紛登堂入室,鵲巢鳩佔,狂歡作樂,發生血案、暴亂、殘酷祭典和地獄式烈火之災。但不是通俗的驚險奇案片或鬼怪恐怖片,編導故作高深,很扮文藝,還搞聖經隱喻,又完全不顧常情常理,一味怪雞變態。尤其炮製虐待狂,讓懷孕女主角不斷受到欺凌、折磨和煎熬,真是極黑心的辣手摧花電影。

廣告

當然,人性中確有黑暗一面,現實世界經常發生狂暴慘劇,而且日益盛行比現實更離譜的黑色創作。《媽媽》就是超乎現實的「魔幻虛擬」,奇在把詩人作家妖魔化,形容他極想揚名立威,像天王歌星那樣被很多人奉為偶像,而且為免江郎才盡,竟然把嬌妻用作犠牲品,吸取靈感,比吸血鬼更可怕。

片中詩人丈夫簡直是魔鬼撒旦,嬌妻是落難的女神繆思,肉體、靈魂和愛心慘受壓榨焚燒,化為他在書房珍藏的「寶石」。阿羅洛夫斯基這樣處理,是否批評文藝家,諷刺崇拜偶像的狂迷呢?我則覺得只是這位編導的自我發洩吧了。

阿羅洛夫斯基有些「癲才」,《媽媽》一頭一尾的浴火魔幻映像不俗,可是情節人物太古怪造作。在真實生活上,珍妮花羅倫斯和他結上情緣,今次傾情傾身演出。然而她的角色天真幼稚,很愚蠢,全無《飢餓遊戲》的獨立堅強性格。哈維亞巴丹就十足邪神。其他角色都反常畸異,演不速之客的艾哈里斯和米雪菲花是癲夫狂婦,還有惡毒兒子。米雪菲花曾經很迷人,今次十分破壞美好印象。

我不喜歡此片,越看越反感。只能說,有些作家畫家和編導,創作時可能很邪很狂很惡,平時則是正人君子,非常好人。阿羅洛夫斯基是否這樣呢?也有相反,拍片純情,私生活未必端正。人性複雜,幾乎每個人都是有正有邪的多面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