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展覽之後:《無何有之香》

2018/4/11 — 18:48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當文學作品不再停留於紙頁與書本間,而是悄悄地轉化它原有呈現的形式,當中除了閱讀經驗由翻頁轉到實際的空間外,當中還有有什麼元素會藉此躍動或散逸?同理,當視藝作品與文學作品並置而行,作品會因而受限?或是另有一翻光景?

《無何有之香》開宗明義以「氣味/焚香」、「香港」、「女性」幾個角度切入,除了張愛玲的文本外,其他的詩作與藝術作品都以這幾個角度重新創作,誠然,這幾個關鍵詞之間在文學上的關係密切,環環緊扣。然而,這些元素在藝術作品中又會怎樣呈現?當你走進這個小型展廳,文學作品轉移到牆上展示,詩作全首展示,張愛玲的《第一爐香》與《第二爐香》則以選段的方式化成片段印到牆上。綜合來看,觀眾還是感受到一陣似是執行某些儀式的氣氛。這種感覺沿自視藝作品的佈置與色調,在近乎黑白的作品中沒有多少額外的色調,私密般的裝置為展覽增添了幾份神秘的氣氛。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廣告

最牽動視線的,會是許思樂與鄭志堅的裝置作品。許思樂的作品與陳暉健的散文詩〈沉淪〉在內容上相輔相成,兩者發揮互補的作用,詩人營造出我與妳在密室中的場景,卻流露如煙般想出走逃離的欲望。還看許思樂的裝置作品,跟詩作所描繪的事物能作有幾分類比,觀眾總能找到作品與詩作間某些呼應的元素,詩中的「十二個源頭」,在作品上是圓桌上十二堆灰燼,倒吊著的燈泡似是時鐘的指針般,卻又反覆地以順逆時針的方向回旋擺動,由密室的場景轉化成無間的時間迴盪。作品與詩作間沒有誰闡釋誰的絕對從屬關係。要是詩作帶出沉淪與逃離之意,裝置作品則將觀者帶進無間的胡同中。

廣告

鄭志堅的作品以幾組漆黑的木板堆疊而成,營造出猶如水墨畫般的山景倒影浮雕(或者可視為對倒),微觀作品中的細小人偶似是代替觀眾在這黑山群上卧遊。作品的「地/水平線」上發出的輕煙一上一下地飄送,由虛幻至消失,意象顯而易見。作品對應詩人曹疏影的〈沉香〉,使觀眾走進詩意的迷宮,〈沉香〉源自拇指姑娘的童話,「蛆蟲」、「襤褸」、「骷髏」……詩作把思緒轉化成陌生化的意象,顯得糜爛而沉重,然後「電話骷髏 香開去了」,一切都變得虛無。兩組作品互涉似是平行時空,在並列對讀的情況下成為異聲,作品的內部(內容)與外部(互涉)帶出輕與重、具象與寫意等種種的詮釋,卻吊詭地找到不同的契合點。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無何有之香》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倪鷺露的作品對應張愛玲的《第一爐香》與《第二爐香》,文學作品既成經典,小說本身的意象繁多且互相拉扯角力,相對來說,要怎樣以視覺語言呼應如此經典定會是一項挑戰。張愛玲的兩部小說瓦解成片段節錄,以不完全的方式再現到展場上,此舉一來乃是實際需要,另一方面也在經典上打開一道缺口,讓別的藝術表達形式補完。誠然,藝術家的著眼點先放到《第一爐香》以開首焚香開展故事的狀態,作品算是放置在當眼的位置,但兩幅以線條描出的人物水墨畫卻懸掛在文本節錄前面,觀眾要穿插牆與畫作的狹窄的空間才能近距離看到小說節錄與兩幅均由簡單線條描繪出來的人物。誠然,可見倪鷺露希望以「輕」的處理方式來營造壓迫之感。

由陌生化的視覺元素,到焚香成為具象與意象,當中幾乎沒有香港寓言,而是挖掘內在的處境與狀態。不論是藝術家還是作家,其創作的本色依然,依循著自己的創作手勢。文學與視藝作品互相拼列交疊,文學與視覺作品之間的關係,並不像跨媒介對彼此式自身的形式與邊界作出叩問。因此,我嘗試放下跨媒介藝術的包袱與衍生的問題,重新思考文學(甚至文字)與視藝作品之間的關係,當中的實踐方式更像羅蘭巴特在〈Rhetoric of the Image〉中沒多幾句的「接力(Relay)」,我大膽地將藝術品中的視覺經驗類比成異化的圖像,視藝作品與文學(文字)間各為互補作用,擴大彼此間的意義。

「無何有之香」文學x視藝展覽

「無何有之香」文學x視藝展覽

一直以來,文學自有它的轉釋能力與變化形態,慣常的例子確實不少,如詩歌唱讀與音樂彼此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文學改編電影、劇場也是典型的轉釋例子。前者由文字轉化成演出者(甚至作者自身)的表演,隱藏的情緒與溫度就如埋於冰山下的底藴被演出者再一次彰顯與發酵,字裡行間內化寂靜的訊息與情感,由原本單靠讀者開發填充,因應表演者的表演下而變得躍動流動,當中波動的情緒是大眾的共感而非私有化,後者由文字變成影像,偏重內容的詮釋與鋪排。簡言之,文學在「跨」與「轉」時很多時會由靜態變動態,而所流動或躍動的元素會受到對應的藝術形式影響。還看文學X視藝的展覽模式,當中契合之處還是延多的,這沿於兩者採取相約的閱讀/觀看模式,文學與視藝作品都以內在沉默的方式展現,而背後隱藏著的價值與思緒都待由讀者與觀者探索。從解構的脈絡看,文學以文字生成意象,視藝以視覺符碼產生聯想與意指,不同的意象/視覺元素中堆疊成多義。在這種類近甚至同步的閱讀模式下,文學與視藝就算有接連外間的能力,但它仍可處於相當寧靜與內化的姿態。我們期待當中能激起漣漪,從而成為一把鑰匙打開公眾某種思緒,否則,寧靜與內化之於公眾,卻很容易墮入成為一場喃喃自語的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