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長了,談什麼創作?

2018/3/4 — 11:20

「年長了,談什麼創作?」這句話可以兩種口脗說出來,一是態度輕蔑的嘲諷式,二是虛心的疑問句,正在合舍展出的「年長藝術生活創作計劃總結展」,既以老人家的作品反駁前者,同時以行動嘗試回應後者。年長,原來可以是創作的起點和靈感來源。

年長 = 包袱 = 與創作無關?

執筆之時,全城聚焦在新鮮熱辣的財政預算案上,有關人口老化的前瞻性舒困方案依然欠奉,而且當社會大眾也在疲於奔命地催促著政府去處理有關醫療、退休保障以至安老等問題時,年長,似乎只是個大包袱為社會帶來一堆又一堆問題,說得動聽的銀髮族、退休後的人生新一頁呢?大家似乎既無暇、也無心機去想像、去探索…

廣告

以藝術創作分享人生感悟

廣告

幸好香港從來不缺的,是有心人。由社群藝術網絡 (Community Art Network) 於 2016 年聯同信義會金齡薈及信義會馬鞍山長者地區中心合作的「年長藝術生活創作計劃」,正是個讓長者接觸藝術創作的計劃,有別於我們想像的社區中心式繪畫班、書法班之類,這個分為五部份的項目,並非以藝術媒介或技巧先行,反而更像是「抒發班」,經過持續了一年多的不同活動後,以展覽形式總結出他們的成果。展品中除了一批「行山寫生」的繪畫作品屬較傳統的創作形式外,「個己錄毫」和「我字己記自我」都分別以藝術譜出他們的人生歷練、經驗之談,以及對生活的所思所想,前者從個人幾十年的生活中提煉出各種小故事,透過自製報章、小書誌及打油詩圖文並茂地呈現;後者以字體為重心,在自創新組合的造字過程中,整理出人生感悟,不但形式妙趣橫生,作品內容更是意味深長。

藝術創作之大用

人口老化,往往單一地被視為社會問題,我們對待長者的態度亦容易流於施予憐憫,著眼點多是他們身體健康狀況,精神和心理上的健康呢?似乎無從入手,有趣的是,被主流價值觀視為「無用」的藝術創作,其「大用」之一,正是情感託付,無論是緬懷昔日,是抒情遣興,還是警世勸勉,長者累積了幾十年的人生經驗和智慧,未必能三言兩語表達出來,現藉由藝術創作過程中,和導師及學員的交流間,卻能慢慢滲進作品之內,和觀眾產生感通。創作,從來是人皆有之的本能,年長了,滿滿的經歷正是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什麼創作也難不到他們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