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幾首與三月有關的詩

2017/3/16 — 15:04

圖片由作者所攝

圖片由作者所攝

下場!

明知刀刃林立,
卻見刀刃的頂端沾著甜甜的蜜。
忍不住伸舌去舔——
啊哈,多麼甜蜜!
再舔一口,再舔一口,再舔一口……
哦,舌頭呢? 我們的舌頭呢?
怎麼被割了?

眼見著輪迴……

廣告

日子過了很久,
似乎走到了空。 空。 空。
某個輪迴,似乎在運轉。
恐懼與悲傷,
如鳥驚。 鼠竄。 亂卷的烏雲。
多事那年。 已經淡忘。
隨風。 隨風。
日月不捨晝夜。 你的雪域。
如何穿越寒冬?

春天

廣告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薩啊
每天下午,荒蕪的河谷
都會刮起沙暴
覺康[1]的酥油燈啊
每天在我們的手中點燃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薩啊
每天幾次,周圍的兵營
都會吹響軍號
我衰老的母親啊
每天去頗章布達拉[2]轉經
啊,拉薩的春天
拉薩的春天……
就這樣,一個個春天過去了

高度

我需要知道圖伯特[3]的高度
如同一個遊子需要知道命運的歸宿
一個信徒需要知道來世的方向
圖伯特的高度,如何測量?
當我走遍它的群山和眾水
也時常羈留偏僻一隅
聚散離合的親人
若隱若現的神明
請在我的心中建起一座小小的寺院
請成為這座寺院的守護者
遮蔽塵世的風雨、硝煙和眷戀
這樣的要求,在所有的祈禱之中
算不算有些奢侈?

西藏之病

在我眼中,漫山遍野的植物
不外乎三種:細弱的是草
絢麗的是花,高拔的是樹
但在依傍著群山和原野的喇嘛眼中
每一根草,都是八萬四千根的一根
每一朵花,都是八萬四千朵的一朵
每一棵樹,都是八萬四千棵的一棵
猶如佛法,八萬四千法門
每一個法都可以治療一種疾病
西藏之病,何時才會痊癒?

喇嘛旺欽格勒

說起過去和今天
他突然的哭泣令我驚駭
絳紅色的袈裟蒙住了他的臉
我卻忍不住大笑
以掩飾被悲痛猛然席捲的心
周圍的人都驚訝回首
像在責備我的無情
只有從袈裟中抬起頭來的他
當我們雙目凝視
像微風一樣的顫栗不易察覺
卻屬於無須公開的秘密

藍罌粟

圖伯特的藍罌粟
在圖伯特的山頂開放
圖伯特的藍罌粟啊
為什麼他們都想摘走它?
但你說:他們摘走的只是它的幻影
圖伯特的藍罌粟,永遠開在圖伯特的山上


註釋:
[1] 覺康:藏語,大昭寺。
[2] 頗章布達拉:藏語,布達拉宮。
[3] 圖伯特:即TIBET ,也是漢語的西藏。 按圖伯特傳統地理觀念,由高至低,分為上、中、下三大區域,有上阿里三圍、中衛藏四如、下多康六崗之說。 分佈在現如今行政區劃的甘肅省、青海省、四川省、雲南省的藏地,以及西藏自治區。


(原刊於自由亞洲博客作者博客網站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