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中港台演藝發展經驗 看製作人的機遇和挑戰

2018/5/21 — 11:24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亞洲表演藝術近年高速發展,單以中港台三地為例,多個演藝場地相繼落成,將為行業注入全新動力;除了有關藝術家、創作人的培育,各地亦開始關注製作人的發展,著力建立交流平台,其中西九文化區(西九)2015年首辦「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主力連結兩岸四地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影響所及,中國內地及台灣都分別開拓了自己的交流平台——「上海製作人沙龍」及「台北製作人趴」,遍地開花,各自耕耘,放眼未來,製作人的發展又有甚麼機遇與挑戰呢?三位分別來自香港、中國內地及台灣的資深製作人分享了她們的洞察和想法。

在亞洲表演藝術生態中,製作人仍然是新概念,獲得的注意,以至分配得到的資源,明顯不及藝術家和創作人,「過去台灣表演藝術界對於製作人的認定,往往都是協助藝術家完成作品的統籌者」,剛剛卸下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一職的李惠美(惠美)點出了台灣製作人現時面對的挑戰。

不過,行業發展近年有所轉向,關鍵之一是韓國Asia Now製作人崔石奎在2014年發起「亞洲製作人平台」(Asian Producers’Platform (APP)),以台日韓澳四地的非政府機構為主,共同建立專為製作人而設的平台;接著在2015年,西九表演藝術團隊籌辦了第一屆「PNMF」,著重於兩岸四地製作人的參與,全面思考華語及亞洲地區未來境況,希望促進跨地區、跨平台、跨界別的合作。

廣告

惠美一直活躍於不同的表演藝術平台及網絡,她形容,人脈建立是她這幾年參與「PNMF」的最大收獲,「過去時常參加國際藝術市場或其他組織的論壇和工作坊,雖然可以結識許多表演藝術同業,但是相較無法能有具體和聚焦的議題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廣告

由受忽略到被關注

兩岸三地製作人近年陸續開展不同類型的交流計劃,由去年6月起,台北製作人舉辦了「台灣製作人趴」,每月聚頭一次,根據每次主題邀請嘉賓主講,製作人則自由參與,平均每次都有大約十至二十人參加,惠美正是活動推手之一,她相信,除了依靠官方推動,民間力量亦很重要,必須及早啟動相關工作,「我們試圖跳脫正規形式,創造出屬於眾人的交流平台,有意者都可以前來使用平台並發表想法。」

去年8月開始,參考了「PNMF」及「台灣製作人趴」的經驗,上海製作人亦舉辦了前後九次「上海製作人沙龍」,參與人數一次比一次多,第九次沙龍在今年4月舉行,一共吸引了三十九位業界人士參加,當中既有中國內地各大省市代表,也有台灣同業,有些北京行家更提出在當地發展「北京製作人沙龍」,有關方面正在研究細節。

 

除了加強連繫,尋求合作亦是如「PNMF」、「台灣製作人趴」及「上海製作人沙龍」等平台的明確目標,其中汕頭大學與迷笛音樂學校正在「PNMF」結緣,並於去年合作在汕頭大學推出迷笛音樂課程,同年3月在汕大體育園舉行了全國首個校園迷笛音樂節,吸引到八千名師生入場參與,第二屆音樂節將於今年9月舉行。

現任新潮藝術節(前身為汕大藝術節)藝術總監的李藹儀(Heidi)指出,「PNMF」讓香港、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同業締結更加緊密關係,互相交換資訊,並會視乎需要提供協助;至於促成合作方面,基於理念、資源,以至製作水平與性質不同等問題,未來仍然大有發展空間,幸好汕大既有地場,又有資金,因此與各地製作人的交流合作也相對較多、較易。

廣闊市場提供不同可能

中國內地幅員廣闊,除了汕頭等為人熟悉的廣東省省市,西三角經濟圈的發展同樣不容忽視,其中位於重慶的寅子劇場就是一個新興文化地標,創辦人及藝術總監胡音(寅子)表示,當地發展處於起步階段,既存在挑戰,亦不乏機遇,「中國西南,跨界創作的勢頭剛剛開始,因為基金會的稀缺和資金主要流向國營,獨立藝術家和獨立製作人還在摸索如何生存,並同時推進創作。」

來港參與「PNMF」期間,寅子認識了更多來自兩岸四地的製作人,當她回到重慶籌辦「On The Spot實驗藝術節」論壇時,也一併邀請了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等地同業前往當地交流,包括參觀文化建設、觀賞演出和展覽,以及進行閉門會議等等,收穫豐富;她透露,寅子劇場長遠希望發展成為製作中心,未來會繼續加強連繫亞洲、澳洲及歐洲等地製作人和表演者,謀求合作可能。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憑藉各方努力,有關製作人的發展可謂漸上軌道,展望未來,各地業界都充滿期待,其中惠美提到,臺灣戲曲中心、臺中國家歌劇院及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相繼開幕啟用,隨著節目需求快速增長,製作人的角色亦更形重要,由於台港互動較其他地區容易,合作空間自然可期,適值剛剛卸下兩廳院的公務,惠美指獨立製作人亦會是她未來工作選項之一。

「PNMF」今年踏入第四年,惠美期待平台能夠繼續為台灣場地及製作人帶來刺激,「一方面聯繫國際資源、開拓多元合作形式,並且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定位,另一方面藉由參與其中,從各取所需中找到合作機制,擴展市場與資源;『PNMF』不僅是同儕取暖、創意分享、學習成長、理念整合的平台,實際上也是同中求異、異中求同的競爭舞台,相信相關經驗絕對值得台灣同業重視和借鏡。」

Heidi則提出,西九可以重新審視平台的成效,「是否已經達到預期目標,還是需要更加清晰的方向,並且開始收窄範圍,令『PNMF』往後的發展更有導向性?例如如何讓來自不同地域的製作人達成合作,將藝術作品帶往各地平台。」寅子表示,中國內地的獨立創作群體既分散又微弱,如何協助這些群體走向國際舞台,或可成為「PNMF」的未來工作方向之一。

長路漫漫 擔子不輕

按照眾人的闡述和分析,製作人的發展未來顯然大有空間,而專為製作人而設的「PNMF」幾年來亦大致發揮了「主力連結兩岸四地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的作用;放眼未來,「PNMF」需要如何與時並進、推陳出新呢?適值平台明年迎來第一個五年,同時西九區內如戲曲中心等主要場地最快今年年底亦會陸續開幕,以下問題著實值得思考:

(一)「PNMF」是一個讓製作人碰面聚頭,建立網絡,進而謀求合作的平台,以促進行業整體發展為己任,宏觀來說當然是好事;同一時間,微觀去看,西九自己的演藝場地終於見到落成跡象,屆時對優質創作的需求亦會大大增加,西九會否視「PNMF」為人才庫、節目庫呢?

如是者,除了開展對話,西九能否對「PNMF」的參與同業提供更多配套,甚至誘因,例如場地租務優惠等等,吸引他們將優質創作引入香港;須知道,以巡演為例,製作過程充滿各種考慮、計算,一旦成本太高,或是無利可圖,製作團隊也斷斷不會純粹乃念「PNMF」擔當了合作平台,就理所當然地把西九當成其中一站。

為免錯失良機,眼巴巴看著優質創作經過香港之門而不入,西九應該如何加大力度連繫「PNMF」的人才和節目呢?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二)承上,西九表演藝術團隊本身就是一支富有經驗的製作人團隊,涵蓋包括音樂、戲曲、舞蹈及戲劇等不同表演形式,作為「PNMF」的主辦單位,除了設定年度主題、邀請各地嘉賓、提供行政支援,以及記錄會議內容等等,團隊如何以製作人的身份與亞洲區內同業「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呢?

特別是表演藝術團體去年10月迎來了藝術總監方美昂(Alison Friedman),根據官方新聞稿所講,她肩負著「進一步強化藝術願景和方針」及「確保表演藝術節目在構思、策劃和執行方面能夠展現活力和前瞻性」等重任,這些的「強化後的願景和方針」到底是甚麼?在「PNMF」中,大家常常談到的優質創作,是否有助追尋哪些「活力和前瞻性」呢?

例如,一旦西九銳意發展個別表演藝術類型,能否透過「PNMF」邀請有關方面專家出席,並凝聚擁有相同知識、專長及興趣的製作人,從而促進知識交流和共享;同樣是一連數天的閉門會議,隨機的碰面聚頭,當然也有機會擦出火花;然而,如果能夠將焦點調校得更銳利,不但時間運用上會更有效,而且討論過程中也會更有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