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九龍寨城出發】建築留不住唯有回憶 借戲劇傳承歷史

2017/4/20 — 14:15

「約莫十歲時,有日媽媽帶我去九龍寨城。她說,那裡是香港歷史重要的部分,但即將拆卸,所以我們一起去走走吧。」香港出生的導演 Joshua Wolper 向《立場新聞》記者憶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訪九龍寨城的經驗。

九龍寨城當時臨近清拆,大部分的住戶商舖已經遷出。Joshua 最深刻的印象是「黑」,還有窄巷。當時他懷著興奮緊張的心情,走過一片快將消失的地方。事隔幾十年,他留學海外,也曾旅居多個城市,再回到香港。直至收到劇團「香港小莎翁」的雙語戲劇邀請,他便想到要重新發掘這段香港歷史,說:「九龍寨城是八十年代成長的人的集體回憶」。

《寨成尋龍》排練情況
(相片由香港小莎翁提供)

《寨成尋龍》排練情況
(相片由香港小莎翁提供)

廣告

將童年回憶提煉成劇作,Joshua 透過書本、紀錄片尋溯當年歷史,發現原來很多海外媒體報道過。「三不管」的九龍寨城,更有一個別稱--「黑暗之城」(City of Darkness),呼應著他當年親身走過寨城的印象。

廣告

「提到九龍寨城當然有好多黑暗面可以講,我們不是無視它們的存在,只是沒有強調。我們想說的是當中仍然有好多人的故事,關於社區關於家庭,這些都市傳說如何傳承下去。」--Joshua Wolper

Joshua 將資料搜集所得寫成《寨成尋龍》(The Light Dragon)的劇本,英文標題顯然與九龍寨城「黑暗」歷史分別開來。劇中三個主要角色,分別為:香港土生土長的 Jenny,從曾經住在寨城的爺爺口中,聽到不少龍城往事;老外 Henry 則曾到過啟德機場,因而記得九龍寨城這個地方,甚至主動看書了解這段歷史;大陸來港的好姐亦曾居於九龍寨城,現時在九龍寨城公園當清潔工。

無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旅居香港的英國人,還是大陸來港的人,九龍寨城都在他們心中留下痕跡。他們在劇中相遇說起寨城事之餘,再分別尋找各自認為重要的東西。Joshua 感嘆,做作品期間不時也有淡淡哀愁,「畢竟這個地方已經不復存在,想再去做實地考察都不行。」

《寨成尋龍》劇照
(相片由香港小莎翁提供)

《寨成尋龍》劇照
(相片由香港小莎翁提供)

Joshua 認為,香港近年發展急速,幾乎每次維港填海,好些歷史建築物都給拉倒下來。九龍寨城不是獨例,而推土機至今仍未停下來。雖然如此,他強調自己並非一味反對「發展」,甚至同意部分改變是無可避免的事。

「城市改變速度快,人的腳步都會變快來適應生存。作品是談改變,講接受,再提出怎樣繼續前行。我不是反對發展,而是鼓勵大家抓住歷史瞬間,放下腳步,觀察當下,欣賞城市。」--Joshua Wolper

人人雖然都害怕改變,但改變又無可避免,Joshua 明白唯一可以留住的是人們的記憶,而記憶傳承的方法,其中之一便是說故事。作為劇場導演,他期望從九龍寨城出發,通過戲劇訴說本地消失社區的人和事。

--

《寨成尋龍》

日期:2017 年 4 月 28 至 30 日
時間:14:30 / 19:30
地點:元朗劇院演藝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