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王安憶《叔叔的故事》文本 分析叔叔與伴侶的情感關係

2017/8/9 — 12:39

【文:鄭子聰】

起初,作者形容叔叔的寫作故事是「一個偏僻小鎮的女老師,愛上一個摘帽右派,一個來自城市的老師,其中含有一個樸素的自然人與一個文化的社會人的情愛關係。」,這反映當時叔叔對婚姻及戀愛關係的看法是以心靈層面的要求為主,為的是滿足彼此的情感和思想需要,當中的關係是樸素及自然的,即使彼此背景不甚相同,雙方的城鄉文化也所差別,也可一起發展戀愛關係。

此外,文中也提及叔叔曾創作「一個根深柢固的家庭與一個漂泊的外鄉人的情愛關係」,這反映叔叔創作這類型的故事時,他利用漂泊的外鄉人進入穩定家庭關係,當中有可能涉及破壞婚姻關係和外遇的想法,而接下來的《叔叔的故事》,也為叔叔對婚姻和戀愛觀點的轉變,為我們帶來整全的瞭解。

廣告

生孩子能綁住丈夫的靈丹妙藥變成藥石無效

叔叔與妻子結婚後,文中提及「所有的人都認定了那段浪漫的愛情故事」,而叔叔的妻子認為她生了孩子後,叔叔的心便能被綁住,她和叔叔的婚姻便能趨向穩定,但事實事與願違。「在叔叔結婚的第二個春天,便有一個兒子,這一段日子是叔叔平靜美滿的時光,其實卻是災難來臨前令人陶醉的假象。」妻子認為她生了孩子後,叔叔的心便能被綁住,但因為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的影響,生孩子能綁住丈夫的靈丹妙藥變成藥石無效,而叔叔的婚姻和戀愛觀也在這時候開始轉變。

廣告

「到了十九二十世紀的今天,婚姻意義出現了很大的轉變,雖然仍有人為傳宗接代和功利目的而結婚,但是它賦予更多心靈層面的要求,尤其是對愛情盟約的渴望,現代女子不一定要有生育能力或整理家務的能力,加上愛情的熱度上被婚姻生活的繁瑣繞熄,所以人們常埋怨婚姻扼殺了愛情,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婚外情成為一道逃生口,或以離婚解除束縛。」,生活於一九六三年的叔叔也被這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的婚姻觀所影響,令叔叔的婚姻觀轉變。自此,他開始以工作為藉口,到城市裡尋找能滿足他的女子,嘗試婚外情的滋味,以滿足自己的性愛、情感和思想的需要,並與妻子商討離婚,以解除婚姻的束縛,希望不被他的兒子「大寶」綁住,藉此逃避養育孩子的責任。

叔叔在戀愛關係中極需要情感和思想交流

在戀愛觀方面,作者希望藉著對小米和大姐在職業上的描述,初步反映叔叔的選擇戀愛對象的條件,也反映他對戀愛觀的轉變。作者先以「一個是某刊物的編輯,比叔叔小一歲,人們有時候叫她大姐的、大姐的,她除了編輯小說之外,還寫一些散文,文字相當優美。」來描述大姐的職業,證明作者認為叔叔對大姐較為重視,雖然大姐比叔叔小一歲,但叔叔也不會而年齡的大小作長幼的比較,反而藉著第三者對大姐的稱呼,表示叔叔對大姐的景仰,而叔叔也認為,即使與比自己年齡大的女生交往,反而讓他感到有崇拜的感覺。

作者以「除了編輯小說之外,還寫一些散文」來表示叔叔的作家和大姐的寫作身份非常匹配,作者也希望藉著叔叔與大姐職業的類同,反映叔叔需要在戀愛關係中能志趣相投,並能透過共同話題增進兩性關係。而且,作者以「文字相當優美」來讚美大姐的寫作,證明叔叔對大姐寫作的認同和欣賞,也表示叔叔喜愛具寫作能力的女性,以及寫作須具備的知識、智慧和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是叔叔喜歡大姐的其中一個原因。

叔叔與大姐的見面方式,也體現了叔叔在戀愛關係中,極需要情感和思想的交流,「大姐與叔叔的來往方式主要為書信,叔叔每年有兩度或三度去看望他,兩人一個地方,就在那裡見面,都可給雙方留下很長久的回憶,他們沒有過性的接觸,但是在情感與思想上卻有互介入得極其深刻。」叔叔與大姐刻意用書信保持適當的距離,彼此也用書信來往的時間等待,醞釀期待的感覺,而且他們的會面重質不重量,透過每次的深度的情感與思想交流,把情感的餘韻放在腦海,慢慢回味,成為長久的回憶,而他們會面的地方大部份也是在室外,目的是避免有性接觸的可能,彼此維持冰清玉潔的關係。

叔叔從征服小米的過程中獲得成就和尊嚴

反觀而言,作者在較後的篇幅才介紹叔叔的另一位親密情人小米,也反映叔叔對戀愛觀的轉變。叔叔形容小米的職業為「其中與叔叔保持了不尋常親密關係的是那個叫作小米的姑娘,她是作協機關的打字員,當作協開會的時候,就做些會務方面的工作。」作者用「是那個叫作小米姑娘」來介紹小米,反映作者特意將小米地位貶低,與大姐的地位比下去,從而提高叔叔在職業地位能征服她,這反映在一段戀愛關係中,叔叔也希望從征服女性的過程中獲得成就感。

而且,作者將小米在作協機關的多元化會務工作,用「就做些」這一詞草草略過,證明小米的職業對叔叔沒有景仰的感覺,也沒有稱讚小米工作的形容詞,但由於小米的主要工作內容為進行文字記錄,大部分時間也是接受指令而行事,故小米唯命是從的特點也在她的打字員職務裡開始反映,而這種唯命是從的特質,也是叔叔喜歡小米的其中一個原因,這也是因為叔叔在女學生發生桃色事件後,「抬不起頭做人,被妻子使喚,有點怕老婆,唯唯諾諾的,被妻子使喚著。」,所以他希望跟小米交往時,彌補他在現有婚姻關係中所缺乏的尊嚴。

叔叔與大姐和小米的見面方式也突顯了叔叔與小米維持戀愛關係的方法,作者在文中描述他們的見面方法為「只要叔叔給她辦公室電話,當天晚上她便來到叔叔的小屋裡,叔叔要她來,往往是為了做那樣的事。」叔叔與小米的通訊工具主要為電話,隨時被叔叔呼之則來,叔叔的隨性和性需要成為他們見面的主宰因素,而且他們的會面重量不重質,主要也是性的接觸,而他們會面的地方大部份也是室內,目的是方便他們進行性的接觸,互相維持著以性愛為主的戀愛關係。

故此,叔叔在戀愛關係中除了滿足情感和思想需要外,他也開始需要透過與小米進行性接觸,從征服小米的過程獲得的成就感,而提高自己在女生面前的地位,也彌補自己在現有婚姻關係中所缺失的尊嚴,這體現叔叔與女學生發生桃色事件後對戀愛觀的轉變。

叔叔對戀愛關係中的性和愛作出清晰定義

再者,作者特別利用叔叔喝酒的場景,用酒後吐真言的敘事手法,增強叔叔這段說話的真確性,而且作者想吸引讀者特別留意叔叔在喝酒時對愛和喜歡的女人所作的不同定義,也反映他在戀愛關係的不同需要。他說:「他愛的女人,是不會有性的要求,但對喜歡的女人,則有這要求。女人是不配愛的,我想,大姐是世上極少數她愛的女人。」明顯地,叔叔曾對小米作出性的要求,是他喜歡的女人,而他並沒有對大姐作出性的要求,是他所愛的女人,也反映了大姐在叔叔心目中的地位也比小米重要,他仍認為在一段戀愛關係中,情感和思想交流比性的交往重要。

叔叔希望透過戀愛關係克服自卑

但當叔叔與大姐最後一次會面時,叔叔的戀愛觀再次轉變。他在大姐面前淌下男兒淚後,認為自己的尊嚴瞬間蕩然無存,大姐離別叔叔之後,因為他的情感和思想需要未能被滿足,而他也希望透過尋找新鮮對象的獲得快感和刺激。文中提及,「從此,叔叔便到處嘗試他做男人的功能,他獲得了一次證明不夠,獲得了十次證明不夠,一百次證明還不夠,要多少次證明才可推翻和大姐的那一夜晚的經驗呢?他一定要克服他這可怕的自卑,這自卑是他歷史的遺跡,他負了這沉重的遺跡。」所以他在日後的作家聚會中能與不同的女生交往,讓他能尋找性慾所需的神秘性和挑逗性,從以慰藉自己與大姐最後見面後所衍生的自卑情感,以及證明自己寶刀未老。

叔叔透過戀愛關係滿足行為自由

其實這也反映,叔叔也被自由主義女性主義中所提倡的行為自由所影響,他也希望透過戀愛關係獲得行為上的自由,從過往的婚姻契約中逃脫。當時泰勒認為:「唯有行為上的自由,才能使人格因為生活的豐富多樣面貌獲得健全的發展,社會不僅要培養自由的環境,更要呼籲寬容的重要性。一個行為沒有妨礙到他人,也未對社會有顯著的傷害,即使稍有不便,亦當如容忍。人的行為可以粗分為兩種,一種是只和自己有關,另一種是會關係到他人,前者主張放任,後者則應干涉。」
這種戀愛關係確實能滿足叔叔行為上的自由,但叔叔所追求的戀愛關係顯然會關係到他人,因為作者以表明這種關係「往往發生和建立在出版社組織的筆會上,因此這些關係往往跨越省市和地區。」當時身為長輩的叔叔,不但沒有干涉這種過分的行為自由,而且更透過自己當時的社會地位和女生對他的虛榮心,不斷透過性愛滿足自己的慾望,為的是証明自己是征服女孩的能手。

總結:叔叔應該務實地追求幸福美滿的婚姻

總結來說,叔叔的理想伴侶,其實是大姐和小米的混合體,叔叔一直所追求的「是從大姐的關係中所享受的精神真愛,以及於從小米的關係中所享受的肌膚之親。」但在叔叔的戀愛經驗中,這位叔叔所期待的理想伴侶從沒出現過,這也反映叔叔對理想伴侶的要求,與現實環境存在一定程度的落差。故此,叔叔應該務實地追求幸福美滿的婚姻,當中包括「彼此真誠相愛而結婚、雙方共同理財不負債、夫妻一起分擔家務事,親密美好的性愛生活、教育孩子立場的一致,以及共享興趣和休閒時光。」,倘若叔叔能根據上述的要點調整自己對婚姻和戀愛觀念,相信他定能步向幸福美滿的戀愛和婚姻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