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微觀社會日常思辯危機 《原則》文字刀劍鋒芒初露

2017/7/4 — 13:55

《原則》劇照,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原則》劇照,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近年劇場寫作的文字風格各走極端。最常見的是運用流行文化用語,擺脫傳統寫實主義心理描寫,以嬉笑怒罵,寫作屬於布萊希特式的社會角色語言;近期很受歡迎的瘋狂現場電視節目主持人就是一例子。這種文字有一種令人感覺貼近潮流的娛樂性,易於消化,是一種有效的大眾娛樂,像Peter Brook所說的Rough theatre,非常「貼地」。另外,即使是由劇作家精心設計,從心理角度描寫角色的劇作,很多時候都依賴了某種題材類型:居住於美國的華僑夫婦兇殺來訪年輕女性是懸疑犯罪劇,在未來以人的形態培養家禽是科幻。這類型,像是Peter Brook所指的Holy theatre。文字比較踏實,透過意見上的爭辯,把人性中的Invisible-made-visible,但在現今劇場潮流當中,都借助了題材類型中的幻想元素保持觀眾關注。

《原則》編劇郭永康的文字嘗試超越兩者,結果是更為幼細的文字。他的角色沒有殺人放火,不是心理變態,更不是來自未來或外太空。他所利用的是微觀的「magic if」,透過對社會人物特徵敏銳的觀察,文字接近細膩多於震撼。這些角色在日常生活中可見,甚至是主流意識形態。放在特殊的社會情況下,透過人與人之間原則上的不妥協,突顯角色差異。沒有殭屍與科學怪人,是屬於「獨立電影」類的小品。沒有受限制於任何舞台畫面的前設,不難想像《原則》能於各類型大小的劇場演出,可見文字中有其獨立的尊嚴;不希望只為某劇團、於某特定地方、只演出一次而設,有意識成為再被演出的劇本,甚至獨立出版成文學的目標。在大量特別能彰顯角色意志的二人對話中,流暢的用字把簡單的情景設定逐步放大,將觀點反覆辯證。同時保持避免把角色妖魔或神聖化的原則,控制在潛藏著危機但不爆破的語境下,角色必須以文字說服對方,以文字作戰鬥的武器,這正是郭永康劇作中的潛力。

那麼換句話說,如果演出忽略了特殊情況下的危機感,文字的戰爭也就打不起來。導演李中全選擇了讓劇本字面上的幽默蓋過危機感。演繹流於只直接取用文字諷刺社會時弊的功能,欠缺深入重現人物之間的關係,浪費了最能扣人心弦的內心困局。新校長、副校長及訓導主任在會議室內為自己捍衛原則時都放下很大的賭注,他們的每一個決定都影響著會議室外面整間學校的每一個學生。這些嚴重後果沒有反映在他們辯論中受到挑戰時的反應上。訓導主任幾次以辭職威脅新校長,雖然必須根據劇本所寫而還擊,甚至接受,但面對威脅時看不見消息對她內心的打擊,看不見這個辭職將會為她帶來的行政後果,令人難以想像她與會議室外學生的關係。也許這是演員為角色塑造冷血無情的性格設定,但假如校長一早已擁有放棄所有的決心,對她來說任何挑戰都不算得上是危機,這可會嚴重削弱人物關係。(三人各持原則不是都是為了用自己方法讓學生好?)矛盾的性格設定不但讓角色變回不再特殊的普通人,甚至變成不合乎常理的怪人。

廣告

部分語境上的模稜兩可也可能導致了演繹上無所適從。編劇沒有害羞於使用豐厚的文字。在特殊的情況下爭論,愈普通正常的人越能夠用豐盈的文字作鋒利的刀。不少歐美作家如Caryl Churchill,Simon Stephens,Annie Baker等筆下的角色雖然不少是流氓、沒受過高等教育的社會低下層,他們都總能夠在命運將要改變的時刻說出像詩一般的大道理,同時保持著角色的粗鄙。然而,在保持現代感及粗鄙的各種手法中,很少發現他們會要求角色說出網絡上、或政治上的潮流用語,尤其一些具時限性及需要文化背景才能了解的特別句子。劇中「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等,只有香港人才明白的政治術語略有「抽水」之嫌。當然,即使在莎士比亞劇中也有不少包含年代背景的諷刺,而且流傳至今。(也有不少在現代導演搬演劇目時被刪除)但假如不停出現,成為了保持觀眾注意力的「方便工具」,甚至形成了一個重複出現的主題概念,可能會令原本文字豐盈的詩意力量洩氣,避開了發掘更深入有趣文字表達的機會;同時,亦可能阻礙了演員在塑造世界觀中的連貫,偏向了早前提及的Rough theatre演出概念。這種演出上的方便也滲入到情節創作上。當文字發展的動態到達高潮,需要力量相對應的情節出現,一些未成熟的idea令作品輕微出軌:其中包括突如其來的撞車和跳樓;亦有情況是因為情節上預早設定了大方向,文字在潛意識中預知了結局,留下伏線時埋下太多線索:副校長最後作出的決定不難預料,失去了揭盅時所需要的刺激。

但這些戲劇上的大原則沒法隱藏編劇嶄露的光芒。正如劇中紅葉美景,明顯是編劇願意多走一里路,在等待、嘗試、與掙扎中生產出來的「開花結果」。這種輕描淡寫不但能令人會心微笑,而且不受文化、時空所束縛,有一種令人感覺氣吞天下的心矌神怡;要是多一點信心,堅持創作不妥協的「原則」,紅葉以外,還有更遠、更大的世外桃源。

廣告

(原文題為〈香港話劇團——微觀社會日常思辯危機 《原則》文字刀劍鋒芒初露〉」)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