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製造,製造了哪些當代藝術?

2017/10/3 — 13:09

Ulla von Brandenburg 作品
Alon Levin, Installation view MADE IN GERMANY ZWEI, Hannover, 2012.	
(主辦單位提供)

Ulla von Brandenburg 作品
Alon Levin, Installation view MADE IN GERMANY ZWEI, Hannover, 2012.
(主辦單位提供)

2017年在德國稱得上是當代藝術的發光發熱年,威尼斯雙年展的最佳金獅獎國家館,德國再次掄元,Anne Imhof以裝置及行為藝術呈現人類當前生活的糾結,創下威尼斯雙年展最高得獎次數紀錄;最佳金獅獎藝術家同樣頒給了德國藝術家Franz Erhard Walther,表彰其藝術創作的前衛性。每五年一次的卡賽爾文件大展以及十年才舉行一次的敏斯特雕塑大展,將所有對藝術的焦點全部集中在德國。倒是有一個展也在德國每五年才舉辦一次,雖然名氣都不比這些大展響亮,展出的藝術家相對來說年輕且不太具有知名度,卻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能夠追根究柢,為什麼當代藝術的發展在德國會如此興盛蓬勃之外,還能遲去並且成為中心。

Alon Levin, Installation view MADE IN GERMANY ZWEI, Hannover, 2012.

Alon Levin, Installation view MADE IN GERMANY ZWEI, Hannover, 2012.

廣告

「德國製造」(Made in Germany)是在漢諾威每五年舉辦一次的展覽名稱,集結該城市三大最重要的美術館凱斯特納協會展覽館(Kestner Gesellschaft)、漢諾威藝術協會(Kunstverein Hannover)、以及史普格爾博物館(Sprengel Museum Hannover),首屆於2007年舉行。當初舉辦首次打破館舍之間的各自行政中心主義,聯合市政府與州政府,將層級提高到政府的觀光行銷策略裡,同時搭配卡賽爾文件展與敏斯特雕塑大展的時間,讓觀眾同時可以在行程中安排動線加入參觀。第一屆的展出效果超乎預期,因此才成為每五年一次的展覽模式。

Ausstellungsansicht Kunstverein Hannover, 2007
(主辦單位提供)

Ausstellungsansicht Kunstverein Hannover, 2007
(主辦單位提供)

廣告

2007年第一屆展覽,挑選52位來自世界各地但都在德國生活創作或長期展出的年輕藝術家,超過80件作品有七成以上是為這個展覽所創作,可見當初政府部門砸下鉅資要讓這個展覽一炮而紅,而且極為重視。三個月的展覽時間創下超過六萬人次的參觀數,給美術館與政府極大的信心與鼓勵,更特別的是參展藝術家個個在未來創作路上都開始發光,在國際雙年展受邀,或者與畫廊簽約成為經紀代理藝術家,學術與市場製造出雙贏局面,果然符合德國製造之名。簡單列舉幾位藝術家名字,不論是德國本地或來自其他國家,他們都曾經在德國創作或生活,也就是說德國藝術圈將所謂的德國當代藝術定義擴大,不再以國族主義劃定藝術的範圍,只要是這些藝術家在德國生活創作,他們的藝術都可以稱之為德國製造。伯格曼(Benjamin Bergmann,德國)、波特勒(Michael Beutler,德國)、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南非國家館藝術家之一坎迪斯布瑞茲(Candice Breitz,南非)、畢勇達勒姆(Björn Dahlem,德國)、受邀威尼斯雙年展國際展以及時尚設計錄像的納塔莉杜爾伯格(Nathalie Djurberg,瑞典)、當代藝術怪才,即將擔任2017年伊斯坦堡雙年展策展人的愛爾姆葛林與德瑞葛賽特雙人組(Elmgreen & Dragset,丹麥與挪威)、2012年卡塞爾文件展希爾佛洛耶(Ceal Floyer,英國)、孟克(Jonathan Monk,英國)、最近因Manifesto展覽紅透半邊天的羅森菲爾德(Julian Rosefeldt,德國)、史特林(Simon Starling,英國)、市場搶手的吉爾與烏佛托比亞斯兄弟檔(Gert & Uwe Tobias,羅馬尼亞)、藝博會常客泛艾登(Marcel van Eeden,荷蘭)、泛吾爾芬(Amelie von Wulffen,德國)、全世界展覽的梁慧圭(Haegue Yang,南韓)、大衛辛克伊(David Zink Yi,貝魯),點單幾位藝術家名單就足以看到這個展覽的獨到眼光與未來的預測性。

Made in Germany  2007年第一屆德國製造海報

Made in Germany 2007年第一屆德國製造海報

這個展覽的成功可以從幾方面來看:首先是打破本位主義的合作精神,集結政府與民間,藝術與觀光行銷還有金融機構的合作,當然還有最專業的藝術策展團隊以三個美術館的人力投入。包括拜訪在全德國各區創作與展覽的藝術家工作室,透過這些在此地生活的藝術家眼光看到社會的巨變以及年輕藝術家的個人想法轉而為共同的思索,以學術性的策展條件來檢視當前的社會現象,當初也有被質疑過於菁英主義的批判,不過在透過多次協調討論中逐漸修正方向,將展覽更親民化,畢竟必須與文件展的方向有所區隔,同時以年輕藝術家的創作更應該有自己的思考路徑,從古典的材質到最新最前衛的創作,透過美學的語彙探索集體的記憶,展覽中不時也可看出這些年輕藝術家在生活的同時,也深入理解周圍環境的人文與歷史,甚至地理特性,環境背景,思考個人遷徙或創作的意義與認同,因此這個展覽雖然名為德國製造,內容的意義早已跳脫五哩環境的限制,成為可以受到共鳴的對話,從個人出發卻又能擴及所有人的經驗之中。

Alicja Kwade 2012年第二屆德國製造
(主辦單位提供)

Alicja Kwade 2012年第二屆德國製造
(主辦單位提供)

2012年第二屆「德國製造」展覽再次出現,共有44位藝術家參展,超過四百篇國內外的報導與評論,幾乎等同於一個國際大展的受重視程度,其中幾位藝術家如以色列的凱倫席特(Keren Cytter)已經獲得藝術上的肯定、波蘭的艾莉西亞柯瓦德(Alicja Kwade)在巴塞爾藝術博覽會與國際雙年展幾乎是不會缺席的人物、藝評界與策展人最愛的以色列藝術家歐瑪費斯特(Omer Fast)錄像作品對社會政治的強烈震撼、法國的未來藝術明星西普里安蓋拉德(Cyprien Gaillard)開啟科技藝術的重新製造與觀看方式、日裔英國藝術家藤原西芒(Simon Fujiwara)多元的文化生活經驗背景,讓他的作品充滿全球化問題下的迷惘,這些藝術家不僅在學術上的成功,在商業上同樣獲得空前的肯定。

Simon Fujiwara  The Personal Effects of Theo Grünberg, 2010 
(主辦單位提供)

Simon Fujiwara The Personal Effects of Theo Grünberg, 2010
(主辦單位提供)

2017年的展覽,將焦點放在德國如何成為當代藝術的生產中心,從懷疑開始深入探究從地理區域位置到政治環境因素,以及各個研究中心的架構與組織如何讓當前新產生的科技技術成為藝術創作的部分,其間的重要關鍵點與銜接處該如何整合以及可能遇到的困難及瓶頸。第三屆的展覽,藝術呀的作品與呈現方式更強調身體的參與性還有時間的變化對藝術的改變,因此除了三個主要的美術館之外,今年又加入漢諾威劇場(Schauspiel Hannover)、劇場藝術節(Festival Theaterformen)、藝術戲劇活動(KunstFestSpiele)等單位,這又恰恰連結到今年威尼斯雙年展德國國家館的展出形式,可以看出德國當代藝術的發展與產生雖然已經跳脫一百年前藝術的革命靠著一群藝術家團體產生運動,但是隱然在德國地區藝術的交流與溝通透過學院的理論建構,實務的展覽成形到最需要支持的經濟體系商業市場的運作已經達到非常成熟的狀況,雖然各自在不同領域執行藝術的成效卻又能互相搭配產生最良性藝術製造生產與管銷的完整行銷鍊,無怪乎德國人可以直接將當代藝術稱作德國製造。

Stop Shell, 2016, installation view, Galerie Conradi
(主辦單位提供)

Stop Shell, 2016, installation view, Galerie Conradi
(主辦單位提供)

今年所邀請的參展藝術家不再只是年輕人,而是在這個主題上適合的藝術家都有可能受邀,不過還是有許多年輕藝術家已經開始在各個國際展出現,包括國際級巴塞爾藝術博覽會、雙年展以及畫廊的個展,如提姆席勤(Timur Si-Qin)、羅馬尼亞藝術團體皮勒斯帝國(Peles Empire)參與2017年敏斯特雕塑大展。

--

展覽

Produktion. Made in Germany Drei

日期:3.June.–3.September.2017
地點:Kestner Gesellschaft, Kunstverein Hannover, Sprengel Museum Hannover

發表意見